2010年日韩市民社会论坛的与会者参观了横滨市青叶区的农业实践活动。

2010年日韩市民社会论坛于东京和横滨召开

东京自2010年10月2日至3日,2010年日韩市民社会论坛于东京和横滨召开。该论坛起始于2002年,参加人员在轮流对韩国和日本进行互访的同时,也深入讨论了两国的市民社会所面临的共同课题。

在10月2日举行的分组会之中,有一个以“地区建设”为主题的分组会,约30名日韩市民参观了横滨市青叶区的市民农园和水田保存奖励项目,以及与残疾人共同进行田间劳动的“绿色农园”,零距离接触了日本城郊农业的第一线。

在横滨市拥有的430平方公里土地中,现有32.31平方公里的农地,每年的农业产值达到100亿日元。横滨市从1965年开始实施“港北新城构想”,即在25.3平方公里的农村地区建设30万人居住的新区。由于战后20年中农地减少了一半,横滨市在实施计划的时候,以(1)防止无序开发、(2)确立有计划的城市农业、以及(3)市民参与社区建设为理念,专门指定了230公顷的农业专用地。

因此,港北新城得以在大城市中保留了与农地邻接的环境。与此相对,东京的多摩新城建设住宅区时没有保留农地,以至于现在成为完全没有农地的地区。

此外,为了保持城市农业,横滨市还实施了市民农园项目。在该项目中,市民从农家租赁农地,一边享受种植蔬菜的乐趣,同时也能给予对方的农业经营活动以支援。横滨市于1993年在日本率先开展了“种植收获体验农场”活动,到了2009年3月,市内总共开设了92所农园,面积达到12.6公顷。这次参观的就是其中之一的“GASHAPON农园”,我们能看到家长和孩子们一起参加农作业的和睦景象,而这正是城郊农业的本色。

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农业人口正在不断减少,而通过开展上述活动,很有可能遏制这一趋势。据说,参与种植收获体验农场的人们有机会构建新型的社区,并有助于培养出支援农业的人才。对参观者来说,能够管窥大城市中农业的新挑战,真是很有意义的一天。

【作者】广濑稔也(HIROSE, Toshiya) /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 / 投稿 /  [J10100801C]
]]>

为了地区建设(2)——山形县寒河江市的耕作方法

对无土栽培的执着及其成果

山形与其它行业一样,农业领域的技术进步也是日新月异。但在这之中,也有很多人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和技术。在这次的学校培训中,我去了山形县的寒河江地区。在当地经营玫瑰园艺农场的H先生,正是这样一个坚守的农人。

你知道无土栽培这种耕作方法吗?无土栽培是不使用水,直接用营养液接触植物根系进行栽培的技术。这种方法消耗较多的材料费,但优点在于不依赖土壤肥力就可以进行栽培。无土栽培在草莓旅游果园和玫瑰栽培中的应用不断扩大,如今玫瑰栽培总面积的一半以上都采用了这种方法。

但是,H先生还是执着于“有土栽培”。这么做都是为了消费者。通过有土栽培生长的玫瑰吸水性好,花期更长。在倾听了消费者的意见之后,H先生最终选择了有土栽培。他说,他曾一点点地探索大棚内的环境,如今终于发现了自认为理想的条件。在H先生的背后,还有支持着他的人。

H先生是第二代农业经营者。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土地,如今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经营者。在参观的时候,他父亲在我们面前精力充沛地做着工作。老人家在很早的时候就把农场的管理交给儿子,并一直支持着他。农业是需要经营手腕和技术的行业,培养接班人也必然要花费时间,需要有人尽早地让他们负有责任和使命感,并在背后予以支持。

战后,日本形成了“农家土地由下一代人继承”这一风气,而相关法规也不断完善。但这也导致日本的农家几乎都是小企业。虽然近年来农业的“法人化”环境正在日益形成,但门槛依然很高。

今后农业的发展需要新的思路和感觉,还需要具有独自信念的接班人。由于现在出现了重新审视过去和现代农业的动向,我所在的大学校也培养了很多人才。我期待经营环境和相关法规能进一步完善,使这些人都能随心所欲地开展农业经营。

【作者】山口 究(YAMAGUCHI, Kiwamu) / 新泻县农业大学校 园艺经营科 果树专业 / 投稿 /  [J10080602C]
【翻译】徐波]]>

为了地区建设――在新泻县柏崎市高柳地区的实践

不能只局限于自我满足,要为地区建设奉献――我的信念

新潟高柳地区冬季白雪皑皑,一年之中能够从事农业生产的时间是很有限的。而且因为地处山区,不适合大面积种植单一品种的农作物。

尽管高柳地区的农业环境比较艰难,但这里的人们从20年前就开始着手地区建设,并努力开展环境教育。有不少人从首都地区搬到这里,经营自己的商店。在这次进修中,我从S那里学到了如何开展为地区建设做贡献的活动。

让我最先感到惊讶的是当地小学生的“食育”(关于饮食文化的教育)环境。有关方面事先和小学生们制定一个关于栽种什么作物和如何栽种的计划,然后按着计划让孩子们体验农业生产,并汇报各自的收获。我们农业大学校的学生们做的事情,都是当地孩子们在小学期间就已经经历过的事情了。

孩子们的活动中有一项叫“自然体验活动”。在这项活动中,城里的孩子们到有丰富大自然的高柳来体验生活,是名符其实的自然体验活动。茅草房顶的房子就是孩子们的住处。晚上,孩子们到农家去,倾听老爷爷、老奶奶讲事情。

“要是觉得来的是客人,大家就都比较拘束。要是觉得来的是朋友和伙伴,就可以放松地欢迎他们”,S说起了自己的感想。由于和孩子们的学校逐渐建立了互相信赖的关系,高柳的环境教育(环保旅游)也逐步走上正轨。

为什么这里能够开展具有当地特色的活动呢? 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答案。S的周围总是有很多人。S经营的水稻中心总是有很多人来访。此外,S出门时也会顺便造访各种各样的地方。在S去的地方,总能让人感到浓浓的人情。我想这就是答案吧。

S就是这样,在与当地居民之间相互信赖的基础上,建立了与客户的信任关系。于是,S在外出时又与相遇的人建立了友谊,增强了地区的活力。

我的家乡也是在山区,现在正在逐渐变成人烟稀少的地方。为了阻止这种变化,6年前有关方面策划了环境教育旅游,动员全镇的人都来参与。虽然我的家乡没有高级渡假村的那种宾馆和游泳池,但有丰富的大自然和浓厚的人情。如果我的家乡也能像高柳地区那样发挥农村的长处,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来访问的。

这次,我从S那里学到了如何重视人际交往的圈子,如何发挥地区特色。我想,我不能局限于自我满足,而是要考虑到整个地区的发展。今后,我应当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如何发展农业。

【作者】山口究(YAMAGUCHI,Kiwamu) / 新泻县农业大学校园艺经营科果树专业 / 投稿 /  [J10070202C]
【翻译】姜晋如]]>

未来的农业会是都市型吗?

热点话题的“植物工厂”的长处和问题

日本全国今年3月到5月,日本的日照量非常少,恶劣天气持续了很长时间。其结果是导致蔬菜收成不稳定,超市的蔬菜价格上涨。日本是一个岛国,领土狭小,很容易受到天气左右,像台风等自然灾害和近来常常听说的冷夏和暖冬气候都对蔬菜生长影响很大。此外,日本的食品材料自给率不足50%,蔬菜歉收时会很快出现价格浮动,继而会波及普通市民的生活。

为了保证给市场提供稳定的蔬菜货源,目前日本政府正在努力普及和发展植物工厂。农林水产部为了促进普及,在技术和资金上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援助。政府计划的目标是,到2011年为止,要将植物工厂的各种蔬菜重量单位的生产成本减少30%,将植物工厂的数量增加到100家。在资金方面,政府将从“强势农业建设补助资金”提供24,416百万日元。此外,经济产业部也将推动植物工厂的发展,将从今年6月26日公开征集发放“促进先进植物工厂项目补助资金”的对象。 那么植物工厂究竟是什么呢? 这是一种在封闭式空间或半封闭式空间有计划地生产植物的一种系统。植物工厂分为“全人造光式”和“阳光式”两种。前者是在封闭式空间里不使用阳光的类型(在日本已有34家);而后者是在温室等半封闭式的环境里种植蔬菜的类型(日本现有15家)。植物工厂的特征是不使用土壤,用培养液来培育植物。并通过人工施加二氧化碳,防止植物缺少二氧化碳。

因为植物工厂不受天气的影响,一年到头可以提供稳定的蔬菜上市量,价格、质量和产量也都能保持在一定水平。而且植物工厂的蔬菜几乎不含杂菌,不需要洗净,当然也不含农药,是纯有机农产品。植物工厂的单位面积产量也非常高。普通的露地栽培是平面的,而植物工厂是立体栽培,所以单位面积产量会飞速增长。由于工厂是24小时连续运转,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种出蔬菜并提供给市场。除此之外,还有以下几个长处:(1)由于蔬菜生产工厂化,可以增加新的就业机会;(2)可以将农民从露地栽培的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3)大幅度减少农民的劳动负担;(4)难以得到土地资源的公司和NGO等非农行业的企业等也可以参与进来。

但在植物工厂存在的各种问题中,最大的问题是巨额的设备投资和运转资金。有关方面估算的一个植物工厂的运转费用是1,860亿日元,这样的投资普通农家是很难投入的。另外植物工厂生产的蔬菜种类也比较少,目前的种类局限于生菜类和一部分药用植物。而且,植物工厂是全封闭状态,工人要穿上类似半导体生产车间的那种防尘工作服。因此,假如工厂的空气或培养液中混进了杂菌,就有可能因为连锁感染使工厂的植物遭受灭顶之灾。在采光方面,由于使用电灯代替阳光,在调节温度时会需要巨额的煤水电费等费用。尽管使用LED灯具会大幅降低电费,但仍然是一笔巨大的支出。

根据日本公库做的问卷调查(参见后续说明)结果显示,大约只有70%的普通公众知道植物工厂栽种的蔬菜,认为与普通的蔬菜相比,工厂蔬菜的外观和安全性比较好,但味道要比普通蔬菜差。还有60%的人感觉工厂蔬菜的价格相对要高一些。

总之,由于存在着上述长处和问题,我们还应当进一步思考植物工厂的存在方式和未来农业真正的发展方向。此外还有人认为与全人造光式植物工厂相比,阳光式要相对低廉一些。这些意见都值得有关方面在今后发展植物工厂时做进一步的探讨。

参考链接
·日本政策金融公库(日本公库)农林水产事业部门――各种问卷

http://www.afc.jfc.go.jp/information/investigate.html(日文)

·为促进植物工厂的普及和发展(农林水产部)

http://www.maff.go.jp/j/seisan/ryutu/plant_factory/index.html(日文)

http://www.maff.go.jp/e/index.html(英文)

【作者】洪石峰(Hong,Shifeng)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 / 投稿 /  [J10061802C]
【翻译】姜晋如]]>

中国部分科学工作者呼吁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

2010年3月10日,曹南燕、蒋高明、江晓原、刘兵等部分科学界人士发布《关于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呼吁》——

中国全国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这意味着中国将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进行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的国家。但是,这些安全证书是在未经充分论证基础上发放的,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制止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我国食品安全和粮食主权将受到重大冲击。这个担忧出于以下考虑:

第一,对于新批准的转基因主粮,中国并不拥有核心技术专利。一旦商业化,根据他国的教训,很可能被索要高昂的专利费,导致我国农业对跨国公司的依赖,这相当于为我国的粮食主权埋下了“定时炸弹”。

第二,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就能增加产量。粮食产量的构成因素很复杂,在影响农业生产的系统条件中,有气候、土壤、肥料、灌溉、种子等诸多因素,种子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目前制约中国粮食生产的因素主要是人为的和生态的,不仅仅是种子,转基因水稻所要解决的虫害问题用常规植物保护方法也可以解决。美国是掌握转基因技术最早、最多的国家,耕地比中国多,但美国粮食总产量远低于中国。中国粮食单产也比美国高。推广转基因主粮,未必能保证中国粮食增产。

第三,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存在着潜在的风险,对生态环境存在潜在的风险。关于动物及人类食用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问题,科学家有不同的实验结果,尚无定论,现在就认定没有风险,为时过早。袁隆平院士也认为,转基因抗虫大米必须经过试吃后才可放心食用。转基因不是杂交,自然界里从来不存在转基因生物,它是按照某些人的意志合成的人工生物。转移的基因是否会在自然界中扩散并繁衍复制,从而造成无法逆转的生态后果,目前看来是难以预料的。

第四,主粮问题事关国计民生,子孙后代,公众应当有充分的知情权。目前不正常的是,某些鼓吹转基因水稻的专家和部门选择性地利用各种数据向公众保证转基因水稻是安全的,并断言转基因的反对者对生物技术无知,对转基因产品有“恐惧症”。然而,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围绕转基因作物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其中既包括某些跨国公司,也包括相当部分从事转基因研究的科学家,因而,关于转基因问题,这些科学家并不能保证他们的观点是客观、公正的。对于这样一项涉及公众重大利益和生态风险的问题,当事者应该向公众澄清自己与该项目是否具有利益相关性。

我们恳切地请求政府部门充分尊重公众对非转基因食品的偏好,在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还没有建立充分信任,在科学共同体还没有取得高度共识之前,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

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其农业政策在世界上具有很强的示范性,稍有不慎,有可能成为全球农业灾变“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扳机”,对于蕴含隐性风险的转基因品种的批准与推广必须慎之又慎,以体现对人类生态高度负责的大国责任意识。

科学探索固然重要,但国民的食品安全与生态安全更加重要。

【作者】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供稿 /  [C10031601C]
]]>

保护国产大豆的活动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

如果我们失去了水稻和大豆等农作物的遗传基因,使这些作物被国外企业开发的转基因作物给取而代之了••••••

山形利用转基因技术可以将其他生物的基因植入农作物,使后者获得原来没有的特性。但人们担心使用这种技术会危害人体健康,还会对生物多样性产生恶劣影响。为了保护自给率只有百分之几的大豆,生产者和消费者于13年前开始了相关活动,到今年已进入第13个年头。

2010年2月20日下午,在山形县新庄市召开了“第12届大豆田托拉斯全国交流集会”,有200人左右的农户和关心食品安全的市民参加了本届会议。

由于日本的大豆几乎都是进口的或是转基因的,为了保护国产大豆,消费者们开展了支援种植国产大豆农户的“大豆田托拉斯”活动。消费者们经常是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购买国产大豆的方式来支援生产者。这项活动是1988年从新庄开始兴起的。

会议一开始,主持交流会的山形新庄大豆田托拉斯负责人高桥保广(TAKAHASHI,YASUHIRO)在致词中介绍,“我们开始这项活动是因为在和城市居民进行交流时,有人提出‘请给我们生产大豆!’ 当我们了解到大豆的自给率低和外来转基因作物流入国内市场的情况后,就开始了这项活动。” 其后,除了评书演员宝井琴梅(TAKARAI,KINBAI)在评书形式 “让妈妈们来吃大豆”的报告中介绍了农业方面的相关情况外,其他在全国各地开展大豆托拉斯活动的人士也介绍了各自的活动。此外,环保记者天笠启祐(AMAKASA,KEISUKE)做了演讲。

根据天笠先生的介绍,目前世界上种植转基因作物的耕地面积大约是日本国土面积的3倍,其中种植最多的大豆中约7成是美国的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mpany)的一个品种。因此,转基因作物对人体带来的影响中,对免疫系统的影响是引起过敏、抵抗力下降,还有生育率降低、内脏疾病等。此外,转基因作物对生物多样性也有影响,如在农作物品种改良时,由于容易发生基因丢失,当原生品种和转基因品种杂交时,原生品种有可能发生永久性丢失。

天笠先生还举例说明,中国在培育转基因水稻时,将中国云南省的水稻原生种类与转基因品种进行杂交时,就产生了水稻这一生物种永久性丢失的危险。今年即将在名古屋召开的生物多样性条约第10次缔约国大会(COP10),会议将对制定限制转基因的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进行讨论,这反映了人们期待对转基因生物加强管理的愿望。

这次的大豆田托拉斯活动,不单纯是为了号召人们吃大豆。一旦丢失了水稻和大豆等作物的遗传基因,而被国外企业开发的转基因作物取而代之,国内的食品会存在被生产转基因作物的企业所左右的危险。保护原有的遗传基因,可以说和保护原有资源是相同的。

日本政府难道不应当关注一下生产者和消费者为此做出的努力吗?

参考链接:
•新庄大豆田托拉斯
http://daizubataketrust.sakura.ne.jp/(日文)

【作者】山崎求博(YAMAZAKI, Motohiro) / 从脚下做起 思考全球变暖的市民网络江户川 / 投稿 /  [J10022601C]
【翻译】姜晋如]]>

《珍重生活》——第三届国际有机农业电影节

第三届国际有机农业电影节于11月27至28日在东京开幕。

东京11月27日和28日,国际有机农业电影节在东京开幕,两天内共计有约800名观众来到会场。
该电影节最初于2007年筹办的,目的是推广有机农业。在电影节上放映从世界各地汇集与有机农业有关的纪录片,本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今年的主题是《珍重生活》,征集的作品主要是与有机农业和人们的生活有关的作品。

农业撰稿人兼电影节执委会代表的大野和兴在开幕式上说:“现在全世界有超过10亿人处在饥饿之中,环境遭到破坏,难以让‘生命’安居的社会正在不断扩展。日本花了50年左右的时间,由种粮食的人和支撑他们的吃粮食的人所共同构建的‘有机农业’,是不是可以成为解决上述问题的工具呢?我认为现在应该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指出为了在如今的全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中生存,有机农业是很有力的手段。

第一天放映的《沉入水下的村落》,是以岐阜县德山村为背景拍摄的纪录片,跟踪描述了生活在水坝建设预定地点的村民生活。在村民因为建坝而迁往附近的安置地之时,有好几家的老人们反而从外面搬了回来,希望一直居住到村庄沉没为止。作品描写了他们从山上采野菜、在河里捕鱼的生活场景。在电影节当天,导演大西畅夫走上前台,说“我并没有从反对建坝的角度来拍摄,只是说如果不以‘生活’为原则进行思考,那么水坝的问题只会流于表面”,诉说了以普通人的生活为中心进行思考的重要性。
除了放映会,这次还另外举办了与刚开始从事农业的人的交流会。因为有很多观众参加,能容纳70个人的会场都被挤满了。有一位男性参加者是住在山形县从事养鸡行业的,他笑着说“今天见到了很多跟我处境相同的人,我感到非常兴奋”。

第四次国际有机农业电影节预计于2010年举办。执委会已经开始挑选明年的作品,而国外的作品也在随时征集之中。

参考网址
国际有机农业电影节网站http://blog.yuki-eiga.com/ (联系方式:info@yuki-eiga.com)

【作者】上垣 喜宽(xxUEGAKI, Yoshihiro) / 自由撰稿人 / 投稿 /  [J09120401C]
【翻译】徐波]]>

环保造纸原料槿麻的近况

槿麻曾经备受追捧,如今有关槿麻的环保行动仍在继续。

日本全国能充当造纸原料的不仅有木材。用甘蔗、甜菜等作物的渣滓制成的蔗渣及竹子、麦秆、芦苇、蕉麻、隈笹、油椰、海藻等非木材纤维原料也可以制造纸浆。人们把由这类原料制造的纸制品统称为“非木材纸”。

非木材纸的历史绝不算短。不过由于其使用现状不好把握,我们无法准确算出它的普及率(粗略估计,其普及率应该在不足1%的水平上徘徊)。在一些饭馆中,我们可以看到餐巾纸和方便筷的包装袋上印有非木材纸的标志。这使人感到,尽管实际流通量较小,但非木材纸在生活中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非木材原料的代表首推槿麻。槿麻是槿葵科,木槿属的一年生草本植物。由于是一年生,其生长速度较快,对二氧化碳的固定效果也十分突出,同时亦是优质的造纸原料。因此倘若在制造纸浆时使用槿麻,会对防治全球变暖更有效果。由此我记起在召开COP3(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即京都会议)的1998年前后一段时期,槿麻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虽说槿麻的原产地是西非,但作为纤维作物,其在东亚及东南亚一带也有栽培的历史,因此在日本也易于推广。

荒井进是NPO法人循环型地球环境保全机构(现为团体)的理事长,也是在日本普及槿麻的先驱之一。我们就槿麻环保事业今后的动向等问题向他进行了咨询。他说,“在中国,槿麻栽培很兴盛。但是面临的一个障碍就是中国缺少制造纸浆的工厂和企业。目前中国都是向东南亚出口槿麻,在当地加工成纸浆后再进口回来。”
 
在日本,由于槿麻没有形成产业,因此日本也是进口由第三国加工的槿麻纸浆。不过,如果在槿麻的原产国就地加工的话,将便于产品调度,促进槿麻环保事业的普及。不过有人指出,这种做法需要顾虑到对栽培地周边地区造成的生态影响、槿麻收获后保存困难、实际加工时可能产生二氧化碳等因素。因此尽管近来人们在推行低碳社会的建设,但槿麻没有被提上议题。可以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就是上文提到的槿麻在产品调度上存在掣肘因素。

 
不过,由于槿麻造纸见效快、并拥有抄纸等体验性较强的环节,槿麻在环境教育和社会贡献方面获得人们坚定的支持。目前日本各地的学校、公园、工厂等都在持续栽培槿麻。虽然我们在东京城内及其近郊难以见到栽培场地,但只要稍微走远一点儿还是可以参观到的。大家在帮助孩子做暑期自主调研的同时,不妨和孩子一同探访槿麻栽培地。(栽培地举例:浦安市高洲海滨公园,札幌啤酒千叶工厂等)

参考链接:
•NPO法人非木材绿色协会(旧称•非木材纸普及协会)
 http://www5.ocn.ne.jp/~himoku/ (日文)

•关于“印刷•信息用纸”购买指南修订的通知(绿色购买network)
 http://www.gpn.jp/press_release/press_release_paper_gl0905/release_090520.htm (日文)
※关于槿麻的叙述见指南正文中的详细说明。

【作者】冨田行一(Koichi, TOMITA)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 / 投稿 /  [J09073101C]
【翻译】魏譞]]>

农药工业如何实现高效低毒低污染? 

我国第一个农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即将实施,有助淘汰高污染及落后工艺

中国全国  《杂环类农药生产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已经由环境保护部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将于2008年7月1日实施。此标准是我国第一个农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其制定弥补了我国农药工业无行业型污染物排放标准的空白,对推动农药工业产业结构调整、促进技术进步具有重要作用。这一标准以杂环类农药工业清洁生产工艺及治理技术为依据,结合污染物的生态影响,规定了杂环类农药吡虫啉、三唑酮、多菌灵、百草枯、莠去津、氟虫腈原药生产过程中污染物排放的控制项目、排放限值,适用于杂环类农药吡虫啉、三唑酮、多菌灵、百草枯、莠去津、氟虫腈原药生产企业水污染物排放管理。日前,记者就这一标准的颁布实施采访了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有关负责人。

  综合标准无法有效控制农业污染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农药绝大部分是有毒物质,其中有些是剧毒物质,有些虽然急性毒性较低,但却具有慢性毒性或“三致”(致癌、致畸、致突变)效应,或具有环境激素效应。当前我国没有针对农药工业的排放标准,农药厂的“三废”排放只能遵守《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和《污水综合排放标准》。由于是综合排放标准,就不可能针对各个行业的特点来制订。这就带来以下问题,首先,综合排放标准中的控制项目是针对一切排污单位,没有考虑到农药工业生产工艺特点及污染治理的实际状况,对有些标准值,即使企业采用了目前最好的处理技术仍然无法达到。这会造成两种情况:一种是企业为了达标而拼命稀释排放,另一种是企业索性不去治理,因为治理还是不达标。其次,综合排放标准未针对农药生产产生的农药中间体及最终产品的排放作出规定,而这些污染因子的毒性与危害性往往很大,如不加以控制,会对生态环境、食品安全和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威胁。因此,有针对性地制订农药工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是十分必要的。农药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的制订,将在限制淘汰高污染及落后的生产工艺、促进低污染及先进的生产工艺及促使企业采用先进的污染治理措施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从而使我国农药工业走上高效、低毒、低污染的发展轨道,这对于保护生态环境、保障人民的身体健康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控制水污染是关键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次颁布的标准是农药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体系框架中的第一个。杂环类农药是指分子结构中含有杂环,归入不到其他9类农药中去的含杂环的农药。由于不同农药品种的结构不同,生产工艺流程不同,生产过程中排放的特征污染物就不同。如若不分农药品种,统一制定标准将不具有针对性。但农药品种很多,若对每一类农药中每一个品种都制订标准需要很长时间,这将无法满足当前我国环境保护管理工作的需要。因此,在每一类农药生产排放标准的制定中采取优先选择产量大或毒性高或对环境影响大的重点品种首先制订标准,目的就是将那些产量大、污染严重、对生态环境影响大的品种首先控制住,今后再不断进行补充与完善。根据这一原则,在杂环类农药中选择吡虫啉、氟虫腈、三唑酮、多菌灵、百草枯、莠去津6个农药品种首先制定标准。这6个品种中有杀虫剂(吡虫啉、氟虫腈),有杀菌剂(三唑酮、多菌灵),有除草剂(百草枯、莠去津),都是目前国内大吨位、前景看好的农药品种,而且,在这些农药的生产过程中,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污染物排放,将会对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另一方面,在制定标准的过程中考虑到农药工业污染物排放的特点,水污染物排放是污染控制的关键所在,专家建议农药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以水污染物排放控制为重点,各类农药工业排放标准中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控制部分,将集中制订一个农药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因此,这一标准更名为《农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杂环类》

  创新之处:对生产过程提出了管理要求

  他着重介绍了本标准对杂环类农药(吡虫啉、三唑酮、多菌灵、百草枯、莠去津、氟虫腈)生产过程中水污染物排放限值作了规定。对个别农药(莠去津和氟虫腈)在车间(或处理装置污水排放口)设置了监控位置,规定了排放限值。对于新建企业和现有企业,规定了不同的标准值,新建企业严于现有企业,强调对新建企业的严格控制。

  同以往的标准不同的是,本标准除对污染物的排放限值做了规定外,对无法用具体的限值来要求的情况,如生产中对影响污水排放限值的生产过程提出了管理与操作方面的要求,促使企业加强自身的环境管理,防止污染的产生。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这些规定不是以标准值的形式出现,但同样是标准的组成部分,与标准值具有同等的约束力,是企业必须遵守的,这点是本标准的创新之处。

  对标准的实施进行了规定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使标准能够切实地得到贯彻实施,本标准对标准的实施进行了规定,规定标准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监督实施。

  在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下,排污单位的排污行为均不得违反本标准的规定。环保部门在对排污单位进行监督性检查时,环保工作人员可以现场即时采样或监测的结果作为判定排污行为是否达标的依据。

  在发现企业耗水或排水量有异常变化的情况下,应核定企业的实际产品产量和排水量,按标准中的规定,换算水污染物基准水量排放浓度。当同一农药工业生产企业适用不同类别农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且污水混合排放时,其水污染物排放浓度执行其中最严格的排放限值。

【作者】郭薇 中国环境报记者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EnviroFriends) / 转载自“中国环境报” /  [C08061902C]
]]>

有机畜产、我们的希望

通过有机农业、生态农业维护市民的安全健康权

韩国全国前几天韩国国会举行了疯牛病听证会。当时一名执政党议员提问:能否在政府楼的饭店内提供美国进口的牛尾汤或牛内脏汤。对此农林食品部长官表示了欢迎。政府认为政府官员和公务员们带头吃美国牛肉,有利于减少国民对疯牛病的担忧,可笔者这种想法未免也太单纯了。

真没有想到政府如此不了解国民的想法。如果公务员们带头吃就能证实食品的安全性,那么就要有的吃了。星期一吃参鸡汤、星期二吃炖鸭汤、星期三吃转基因玉米、星期四吃含各种添加成分的方便面、星期五则要吃卖当劳的汉堡…

对于数万市民们参加的蜡烛集会,政府却说是“造言”、有背后力量指使。不知从何时开始互联网无缘无故地背了“造谣源”的黑锅,市民们则被演变为被反对政府势力操纵的“木偶”。政府说不充分宣传导致舆论反对英语灌输教育、大运河工程,并好像认为国民对于疯牛病的反对也出于同样理由。

国民要摆脱疯牛病恐怖症?!

大国家党的变化让人“刮目相看”。去年年末从美国进口的牛肉中发现有骨头时,大国家党既既反对美国的检疫权也高呼禁止进口美国牛肉。可过了几个月的如今,他们却说美国牛肉没有任何危险让国民放心食用!当然也没有说明态度发生180度转变的理由。其实“疯牛肉,我们才不吃!”的反对运动的背后势力并不是传教组织也不是市民团体。怂恿国民们走出家门参加反对运动的正是放弃检疫(进口牛内)权力的总统和看不起我们这些“无知市民”的政府、执政党。

政府说国民们受造言蒙骗反应如“疯牛”,从这一点可以知道政府和几家报道机关想从疯牛病的科学论证和角度寻找这次事态的解决方法。但是靠疯牛病的几率非常小等数据游戏是无法消除国民的不安。政府居然否定凡是没有绝对的再平凡不过的真理,真让人生气!

让我们再好好想一想。据说小饭馆不贴源产地标贴这一最起码的监督依据,但有问题的不仅仅是他们。甚至连著名的专卖韩国牛肉的饭店也存在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把美国牛肉当作韩国牛肉来卖。作为国民要求政府最优先考虑国民的健康安全,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但总统的一句“韩国国民可以吃到既便宜又好的牛肉了”,国民对政府的信任丧失殆尽。

除非通过二次协商保证最基本的安全,反对进口美国牛肉的蜡烛也不会轻易熄灭!

国民维护健康主权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没有理由受到指责。希望广大国民们铭记,我们并不能满足于二次协商。几年前,德国以在石荷州发现的首例疯牛病为契机,把整个农业机制成功地转向生态农业。当初国家也强调农业是国民的生命根基,鼓励有机农畜产和有机乳制品生产。韩国也一样,我们的下一个课题是要让政府弄清楚食品生产者和其生产过程。

降低韩国牛肉的价格提高其竞争力
在国外最顶级的肉制品和食品安全均是通过有机畜产来实现的。有机畜产的核心是不使用任何抗生素、成长激素以及转基因谷物做的饲料。其实,高级肉制品也不是没有降低价格的空间。首先,要把从事牧业的畜产户从韩国自由贸易协商(FTA)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为此必须要扩大韩国牛肉消费市场。一旦扩大消费,随着价格和质量的分化,有机畜产的市场也会进一步变大。到时候,国民健康和安全才能受到保障。

首尔环境运动联合反对进口美国产牛肉的运动@Han Miyeong

【作者】Ahn, Byung-ok / 环境运动联合(KEFM) / 投稿 /  [K08051602C]
【翻译】朴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