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词—-送别吴登明大哥

各位亲友、各位来宾: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悼念我们的亲人、好朋友、好兄长吴登明先生,吴登明先生因患白血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7月19日晚10点58分与世长辞,享年73岁。IMG_0981吴登明先生生于1940年1月7日,1961年参加工作,2000年退休,工作期间,在解放军部队曾担任过派驻工厂的军代表、参谋、副连长等职务,1975年转业到重庆大学,先后在冶金系、保卫处工作,历任校卫队副队长、队长等职务。

重庆大学的领导和同志们一致认为您:一生忠于党、忠于人民、热爱革命事业,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生活勤俭,从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对待同志和蔼可亲,受到同志们的尊敬和爱戴。

您的出名,源自1998年长江水灾之后的洪雅森林保卫战。由于您冒险考察和奔走呼吁,引起了媒体和政府的高度重视,百万亩川西天然林才免遭大面积砍伐。洪雅森林得救了,您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在沙发上直蹦!见人就说:“咱小老百姓做成了一件大事,尽了苍天之德呀!”

您是一位大器晚成的苦行僧,您的绿色传奇是从退休开始,您的精彩人生是由环保展现,您是重庆民间环保第一人,1995年和同仁一起创立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1998年至今一直担任会长。

 “绿联会”在您的带领下,为保护长江上游川西天然林出生入死,为开展环境教育不辞辛劳,为监督制止工业污染奔走呼吁。金佛山观光索道的改建、九龙坡大功率燃煤发电厂的搬迁、嘉陵江民丰化工厂的整治,巫山县垃圾场的污染清理。刚看见您举着奥运火炬在奔跑,又发现您在河南桐柏县为砍伐珍惜物种做调研;昨天您还在重庆芙蓉江保护黑叶猴,今天您又去云南曲靖为铬渣污染参与公益诉讼。

你常挂嘴边的是:我出生在嘉陵江边一个青草坡的地方,家乡背后就是森林,童年美好的时候是在森林中渡过的,对森林特别有感情,您对巴蜀大地深沉的爱,成为绿联的行动准则:少说多做,身体力行,您是行动上的巨人。

您总说:做事情要舍得牺牲,没有舍就没有得,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您舍得的是金钱、享受、时间、健康甚至生命。

您说您不是一个好家长,您英雄式的护林行为,伴随着恐吓、甚至死亡的威胁成了家常便饭,让家人跟着担惊受怕;您不是一个好丈夫,和您相濡以沫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妻子,在您做环保的那天起,就被告知这不能买,那不需要,但是存折里的钱,一少就是成千上万,每一次钱少了,就是您去调研的日子;您更不是一个好父亲,在建机构初期,没有经费,让大女儿给您做全职志愿者,还将其退职金和外孙子的压岁钱收都到您的小金库。 在您最痛爱的小女儿胆战心惊的问您能借给点钱买房子吗?因为妈妈悄悄的告诉她家里刚好有了点存款。您断然拒绝。事后,每每您也会内疚,觉得对家人太刻薄,您又总是宽慰自己,现在苦点、累点,生活艰难点,换得环境改善了,比什么都强。除了在经济上您对家人的吝啬、对环保事业的奢侈外,您真是一位好家长、好丈夫、好父亲,阳刚气十足的男子汉对妻子女儿却柔情似水,妻子工作忙身体又差,您基本上包揽了所有家务:买菜、做饭、洗衣、带孩子……您还学会了裁剪。这就是您的得失观。您的行动也在不断的感染着家人,他们慢慢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您。

世界“末日”那天,病榻上的您没和我们说病情,焦急说的是:向重庆市人大提交的建议还没有下文、在贵州进行着的公益诉讼还很艰难、您还想开长江健康论坛……您鼓励女儿和组织中的年轻人一定要坚持代表社会公众的利益、要坚守一颗公德之心。

 还有,还有,还有那么多您想做的事,我们要一起做的事,您不忍撒手,我们也不肯放手!可是苍天无情,病魔无情,事实无情……。

您是中国环保NGO的兄长,从事环保事业的二十年,您为理想忍辱负重、咬牙坚持,换来了亲人的理解、民众的支持、政府的褒奖、企业的赞扬、国际社会的认可。公众赞誉您为“绿林好汉”、“护林英雄”、“绿色家园的守护者”。

您先后获得的了地球奖、福特汽车环保奖、全国学雷锋志愿者先进个人、全国十大公益之星提名奖、重庆市绿色奉献奖,中华环境联合会的理事、世界银行贷款重庆环境项目监督咨询委员会主席等荣誉;“模范党员干部吴登明”,成为重庆市委组织部在纪念建党80周年中,“光辉的里程”的文献片,以及新闻媒体的报导等等都是有力的证明。

吴老,您好像没有离开我们,只是您太累了,去休息一会;您遇到难题了,去寻求办法;您故意和大家捉迷藏,跑到上山去试一下自己的体力……您马上又会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看您虎步生风的向我们走来,听您声如洪钟的演讲,您气贯长虹的笑声在耳边回荡……

吴老:您真的没有走远,因为我们知道您有太多的牵挂,请您放心,您的家人就是我们的家人,您走了,我们会常来陪伴;绿联会是我们大家的协会,您未尽的事我们会接过来继续同行,努力的让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

吴老,您真的太累了,安心的休息吧。

吴大哥,一路走好!

最后我代表吴大哥及全家,感谢大家送吴老最后一程。

谢谢!

李力在吴登明大哥告别仪式上的悼词

2012年7月22日上午7点

绿色浙江参加中国环境保护倡导行动网络中期年会

1中国环境保护倡导行动网络(Environmental Advocacy Network in China 以下简称:EAC-CN网络)2013年中期年会于05月23至25日在黄山举办。来自全国二十家环保NGO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黄山,环友科技参加了此次年会。

会议对前期“水资源保护”、“垃圾议题”、“生物多样性保护”、“专业倡导”四方面的师徒制交流互访活动进行了收获经验分享,并由来自四川大学卢红雁教授进行了环保NGO在垃圾可持续管理中的新角色探讨,“你的认识决定了你的高度,你认同了垃圾文化,真的认为垃圾是资源,你才能站在一个高度去思考垃圾问题的解决。”卢教授在讲城市垃圾管理中提出,并以德国“零废弃”环保项校园举例。

此外还有来自山东大学的王亚民教授进行了流域管理与长江上游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专题报告,TNC中国项目政府关系总监陈立伟以TNC工作为例进行了生态流中的政策推动分享。

0

下午,通榆县环保志愿者协会、淮河卫士、大连环保志愿者协会、成都根与芽环境文化交流中心、芜湖生态中心五家受网络资助机构在开展项目的过程中,如何在法律框架下有效倡导策略的应用经验分享并进行了专家点评。网络评审委员会委员马天南对五个项目进行了分析总结,再次明确网络是要求成员去尝试有效的倡导手法,特别要注意:目标、策略和工作手法。

中国环保倡导行动网络(Environmental Advocacy Network in China,简称EAC-CN,网站:www.eac-cn.org)。EAC-CN是一个由中国环保民间组织组成的倡导行动网络,而非一个新的组织,它的成员承诺对于中国的环境问题,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下开展环境保护的倡导行动。这个网络的成员尊崇、信任、公开和民主的价值理念。在参与EAC-CN的活动时,其成员仍保持他们自己的组织原则和目标。

EAC-CN的使命是:建立一个信息和资源共享的合作平台,以达成:(1)信息与资源共享(2)提高环境保护倡导的能力(3)开展法律基础的倡导行动(4)有效的推动环境政策与法律的完善。

中国NGO“绿色选择”联盟研讨会在京召开

北京市“绿色选择”联盟成立于2007年,旨在倡导消费者,利用自已的购买权利影响企业的环境意识,呼吁品牌“绿化”供应商

明确责任 创新思路 形成合力
由环友科技、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自然之友、达尔问自然求知社主办,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SEE基金会)支持的中国NGO第一期“绿色选择”联盟研讨会,于11月23—24日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47家环境NGO的60多位代表参加了两天的会议。会上,各NGO成员就在今后工作中的角色定位、项目创新、策略把握、资源利用、行动方向等方面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讨。
企业对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有重大作用,但企业没有权利向社会转嫁其环境成本,没有权利违反环境法规。“绿色选择”联盟成立于2007年,旨在倡导消费者,利用自已的购买权利影响企业的环境意识,呼吁品牌“绿化”供应商。5年来,成员从最初的21家发展到现在45家,并在中国环境保护上发挥出特有作用。
据统计,目前“绿色选择”联盟己经收集到的政府相关部门披露的超标违规企业信息11万多条,涉及企业5万余家。包括70多家跨国公司。已经针对31家IT知名品牌产业的供应链污染问题召开了5次新闻发布会。在长达一年多的努力下,针对美国苹果公司供应链污染问题,利用手里科学、准确的数据库,正式介入苹果公司供应商中国污染调查。通过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和与苹果公司的面对面谈判,最终“咬下”苹果,供应链污染问题得到整改。针对纺织行业的48家品牌企业的供应链污染问题,已经召开两次新闻发布会,重点提出了英国的玛莎百货、美国的迪士尼供应链污染问题,发布会后相关企业已经联系我们,并对其发布的供应商进行检索,承诺对供应商管理。
在这次“绿色选择”联盟研讨会上,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自然之友副总干事常成、南京绿石总干事李春华、艾绿环境发展中心项目主管林强、绿色江南负责人方应君、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晶晶、项目官员贺静、自然之友武汉小组负责人曾祥斌、淮河卫士会长霍岱珊、自然大学校长冯永锋、云南大众流域主任于晓刚、环友科技主任李力等人分别就“绿色选择”的缘起和理念、参与度、第三方审核的内容及技术、在地参与的略策、对污染源的调查和现场实施、信息知情权、“一票否决权”、“自媒体”建设、绿色信贷、合资企业污染追踪与环境教育等方面与参会NGO代表进行分享和互动。

 

期间,各路NGO代表还结合案例分组有针对性地进行了“实战演练”:分小组讨论第三方审核的报告的问题、模拟NGO参与第三方审核过程的角色扮演;各代表根据机构的具体情况定位在绿色选择联盟中的参与环节和参与程度,选择讨论小组,确定近期想在联盟中参与的工作,最后的环节是有针对性的撰写项目书。参会者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因为即将超时或者已经超时取消了一部分人的提问或者辩论的要求。互动环节评委(参会者)也非常认真,每个小组的优缺点一一点评,评选优胜者时丝毫不比正规比赛轻松。绿色选择联盟成立五年第一次聚会,会议信息量之大、与会者的需求之多是不言而喻的,会场的气氛融洽、参会者的投入也是空前的;最后,大家达成共识,明确定位,表示要充分利用好这个载体和资源,不断积累经验,形成合力。通过绿色选择,我们期待推动每一个企业的节能减排,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我们期待公众能通过购买行为维护自身的环境权益,为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丽中国做出贡献。

 


本次会议还有两个亮点:
1、环友科技的李力主任作为主持人,时间把控的非常好,特别是题示参会者提问的技巧、调动所有参会者的激情、使大家主动的参与到活动中,我们每个人都自觉不自觉的成了主办方。
2、所有的服务人员、嘉宾、评委都是参会成员,一边开会一边做志愿者应该是NGO的特色,工作着、忙碌着、快乐着。

编码 C12112801C
作者 李勇夫 盘锦黑嘴鸥保护协会 / 张 頔 环友科技
稿源 投稿
团体名称 北京市朝阳区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为时尚清污》II期报告–可持续纺织的关键盲点

2012年4月9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环友科技、南京绿石等5家环保组织在京共同发布了《为时尚清污》调研报告。

北京市2012年10月8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环友科技和南京绿石五家环保组织在北京联合发布第二期绿色选择纺织业调研报告,指出一批大型服装品牌对其在华供应链的环境管理存在重大缺陷,呼吁中外消费者用自己的表达推动品牌承担环境责任。

近年来,大型国际品牌和零售商开始将其订单从中国转出的报道不绝于耳。在欧美商场中,贴着东南亚、南亚甚至非洲国家制造的牌子的成衣越来越常见。然而,环保组织在调查中发现,纺织出口份额的下降,主要是集中在成衣加工环节,而在以印染、整理为主的纺织原材料加工环节,中国仍占据世界最主要地位。由于中国相对其它纺织业加工出口国家具有多重比较优势,预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仍将是纺织材料加工生产的世界工厂。

仅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在新一轮全球产业分工中看似有得有失,然而从环境和社会角度来看,这样再分工却令人担忧。中国所失去的,是劳动力密集型的成衣加工环节,这个环节能够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而水耗、能耗低,污染排放量少;而中国所得到的,是资本密集型的染整环节,这个环节难以带来大量的就业岗位,而水耗、能耗高,污染排放量很大。

中国当前水和空气污染已经很严重,要缓解这样一种新的产业分工给中国环境造成更加不利影响,就必须大力控制污染排放。然而,执法不严,加之水等资源的价格偏低,导致染整企业普遍缺乏减排动力。大量染整企业废水废气排放严重,甚至难以做到稳定的环境守法。

纺织业污染减排已经得到了社会的关注,中央和地方政府、公众和纺织工业协会等机构,都在努力加强环境监管,促进纺织企业节能减排。多数纺织品牌和大型零售商也纷纷制定了自己的可持续采购政策。然而,大型品牌的供应链环境管理,还停留在一级供应商,也就是成衣工厂,而对污染最重的材料供应商的环境表现,则了解有限,有些甚至不清楚这些供应商是谁。可持续纺织所存在这一致命盲点,客观上为染整企业降低环境标准以赢得订单提供了向下的动力。

为了推动品牌做出绿色选择,2012年4月9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环友科技、南京绿石等5家环保组织在京共同发布了《为时尚清污》调研报告。

H&M、NIKE、溢达、李维斯、阿迪达斯、沃尔玛、巴宝莉、GAP 等一批品牌作出积极跟进,并通过其定期检索机制,主动识别供应链上的污染记录,并推动200余家纺织和皮革供应商企业对违规问题和后续整改做出了公开说明。其中阿迪达斯、NIKE、李维斯、H&M已经开始将管理向染整供应商延伸。

但是,面对环保组织对其供应链违规超标问题提出的具体质疑,还有玛莎百货、迪士尼、J.C.Penny、Polo Ralph Lauren和Tommy Hilfiger等22家品牌做出另一种选择,它们或者消极回复,或者不予回复。其中就包括以“A计划”成为全球纺织业和零售业可持续经营标杆的英国玛莎百货(Marks & Spencer)。在实地调研中,环保组织发现,这家号称第一个达成了“零废弃”和“碳中和”,建立了“摇篮到摇篮”的商业模式的品牌,其疑似染整供应商污染排放,对当地社区和环境造成了严重影响。

面对环保组织的质疑,玛莎百货一再回避和敷衍。玛莎百货等不愿面对供应链污染的品牌,可以继续选择站在错误的一边,但它需要将这样的选择公之于众,而不是一面用所谓“零废弃”和“碳中和”等概念去装点自己的表现,一面任由供应链生产过程中的污染滚滚排放,造成对环境和社区的损害。

终上所述,绿色选择联盟决定举行第二期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由环友科技的李力主任主持,她首先介绍了第一期发布会的情况,然后由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马军主任进行了50分钟的以“可持续纺织的关键盲点”为题的报告。马主任在报告中指出,印染整理中国仍然是世界工厂,但是很多大品牌目前还不能对这一产生巨大能耗、水耗、污染的层级进行关注。绿色选择联盟于2012年4月开始与49家中外服装品牌展开沟通,询问其是否了解包括染整供应商在内的供应链的环境表现。截至2012年10月7日,30家企业与NGO进行了沟通。发布会还播放了一群经常使用玛莎产品的北京高中生对玛莎百货的肺腑之言:玛莎百货应当马上对其供应商采取措施,解决污染问题,否则将失去我们的支持和信任。在互动阶段,参与调研的NGO的代表温州市环境文化中心的总干事郑元英、绍兴公益网负责人徐磐石、南京绿石的总干事李春华、自然之友的副总干事常成、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和副主任王晶晶等回答了媒体记者们关于实际调查工作中的困难、政府的配合程度、健康安全、污染企业周边居民状况、NGO合作、第三方审核等诸多问题。

我们希望更多的消费者作出选择。我们相信玛莎百货、迪士尼、J.C.Penny、Polo Ralph Lauren和Tommy Hilfiger的消费者不能接受以毒害环境、伤害社区为代价换取自己的时尚服装。为了环境和公众的健康,为了给我们的孩子们保留下一片安全的可居住的土地,我们倡议消费者向玛莎百货等品牌作出表达。请让品牌听到公众的声音!

【作者】公众环境研究中心 环友科技 张頔 / 北京市朝阳区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2101001C]
]]>

环境NGO首次被邀参加《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暨“2011金蜜蜂企业社会责任•中国榜”发布典礼

看到有这么多的企业在自觉的参与到金蜜蜂行动,成为中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实践的先锋榜样,对未来的减少污染、节能减排我们看到了希望。

北京市2012年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在这一天,第七届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暨“2011金蜜蜂企业社会责任•中国榜”发布典礼在北京隆重举行,来自政府、企业界的代表及专家学者等400余人参加了论坛。这次论坛由《WTO经济导刊》、中德贸易可持续发展与企业行为规范项目、全球契约中国网络联合欧洲企业社会责任协会(CSR Europe)、日本企业市民协议会(CBCC)、人力资源管理协会(SHRM China)共同主办。论坛首次邀请了环境NGO的代表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李力主任作为特邀嘉宾参与讨论。

聚焦从中国到全球的企业社会责任行动

论坛以“金蜜蜂:共同愿景,共同行动”为主题,体现出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已经进入到强化实践、注重合作、提升价值的新的发展阶段。

在题为“全球企业社会责任最新趋势”的主题论坛中,来自欧洲企业社会责任协会、日本企业市民协议会、人力资源管理协会以及法国和德国的代表,分别介绍了各自地区和国家企业社会责任发展最新趋势。

发布《2012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基准报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实践稳步发展全国人大常委,金蜜蜂专家委员会主席陈佳贵代表《WTO经济导刊》发布了《2012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实践基准报告》。

报告统计表明,2011年,中国共发布了898份社会责任报告,比2010年增长了18.2%,中国企业已经认识到社会责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逐步形成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机制。对此,报告分别从企业社会责任管理,企业战略,利益相关方履则,信息披露,责任竞争力实践,及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对企业提出了新了要求。

展示、推进周年“金蜜蜂2020”:共同愿景 共同行动

在“未来企业:中国金蜜蜂2020 社会责任倡议”的展示、畅想环节,会议针对一年来的行动做出了总结。会议披露,伴随着“金蜜蜂2020”倡议的全面展开和逐渐深化,一大批先锋企业在实践中有意识地通过借助于自身的核心优势,选择与企业社会责任实践过程中最关心、最直接和最现实的领域,通过技术研发、产品先导、管理深化等方式,积极鼓励和带动更多的企业参与到实践中来。

会议还正式发布了“金蜜蜂2020”新议题:由微软( 中国)作为发起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议题。在平行分论坛环节,巴斯夫中国、伊顿、杜邦、南方电网等分别与《WTO经济导刊》合作,与诸多利益相关方、合作伙伴一起就各自所发起议题展开了深入地探讨。

揭幕“2011金蜜蜂企业社会责任中国榜”:37家企业上榜

作为本次会议的压轴,“2011金蜜蜂企业社会责任•中国榜”隆重发布。经过6个月的工作,共有348家企业参与,经过提交评估问卷和“责任竞争力”实践案例及专家委员会的审核,37家“金蜜蜂企业”脱颖而出,成为中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实践的先锋榜样,其中“老蜜蜂”14家,“新蜜蜂”23家。另外还有10家企业入围。

值得关注的是,“2011金蜜蜂企业社会责任•中国榜”首次设立“金蜜蜂•公平运营奖”,以展示和表彰企业在知识产权创造、管理、保护、应用中所作出的杰出努力,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水平。

环保NGO的期待:

李力代表NGO对企业的朋友说:企业和NGO是伙伴、朋友,不是敌人,希望企业出现问题时,不要隐瞒、推托、逃避,应该积极应对,信息公开,透明度越高越能得到公众的理解;企业的社会责任不只是白纸黑字的文本资料,不只是挂在墙上的条条框框,也不只是捐款、扶贫、赈灾等慈善活动。而是在采购、生产、消费等企业的日常工作中的各个环节,都要在法律框架下,在相应的政策法规、行业条例的约束中,用实际行动认真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看到有这么多的企业在自觉的参与到金蜜蜂行动,成为中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实践的先锋榜样,对未来的减少污染、节能减排我们看到了希望。

【作者】编辑 刘瀛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2060601C]
]]>

民促会-政策创新中欧社会组织交流会

会议邀请十位中欧发言嘉宾分别就四个公共政策议题与参会者分享了各自的研究成果和对该领域政策创新的建议

北京市5月9-10日,由中国民促会主办、英国诺丁汉大学协办的第一届“政策创新中欧社会组织交流年会”在北京外国专家大厦成功落下帷幕。本届中欧交流会共为期两天,是欧盟援助项目“参与式公共政策中欧社会组织对话”的第一届交流年会,共有127位来自中国和欧洲的社会组织及各利益相关方代表参会,就社会组织如何参与公共政策的创新进行了探讨和交流。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力及项目官员刘瀛作为机构代表应邀出席,并与其他NGO及政府相关部门的参会人员进行了友好的交流与沟通。

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李勇、民促会副理事长肖凤怀、欧盟驻华代表团政务处一秘德罗切夫斯基先生、英国驻华大使馆政务处二秘科茵女士、德国国际交流和发展中心亚洲项目协调员法比扬先生出席会议并做开幕致辞,对中欧社会组织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性和巨大潜力给予了肯定。

会议邀请十位中欧发言嘉宾分别就四个公共政策议题与参会者分享了各自的研究成果和对该领域政策创新的建议,这四个议题分别是:气候变化与可持续消费和生产、工业污染和环境与健康、非正式就业与移民、儿童福利与留守儿童。环友科技主任李力在讨论中充分表述了环友科技对于以上议题的看法和建议。

本届中欧社会组织交流年会不仅是对2011年“参与式公共政策中欧社会组织对话”项目的回顾与总结,也为进一步促进和加深中欧社会组织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提供了良好契机。


政策创新中欧社会组织交流会

李勇致开幕词

与会代表听取专家汇报

【作者】民促会培训部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民促会 /  [C12050901C]
]]>

“皮革”胶囊:皮鞋很忙?百姓很慌! (之二)

事实上,“皮革”胶囊的出现,反映出国内目前对于废弃皮革回收利用的不到位。

中国全国不仅如此,个别政府部门在药品监管的环节也往往处于“不力”状态,截至17日上午8时,浙江省共查封涉及生产问题胶囊的新昌县卓康、华星、瑞香、林峰4家有限公司,但有媒体透露,此次被查封的4家企业中的两家,其实早就被列入当地药监部门的“黑名单”。“部分地方政府为了谋求GDP的最大化而对此类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力分析后指出。

此外,医用辅料生产的实施监管尚不完善也是重要原因。中国药学会医药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会长宋瑞霖说:“医用辅料生产法规执行并不健全,而且截止目前一直对生产医用辅料没有实施过程管理。应该加强对医用辅料的监管,从源头上去管,对那些不重质量、没有流程管理的厂家就不能让它生产明胶。”

据了解,2010年版《中国药典》在2005年版的基础上,做了大幅度的增修订和新增品种的工作,特别在新版药典中完善了对胶囊用明胶的详细规定,制订了一些新的标准。业内人士认为,没有强有力的后续监管,实施效果究竟如何则需要打一个问号。
“皮革”胶囊:皮革回收利用不当易加剧铬污染

事实上,“皮革”胶囊的出现,反映出国内目前对于废弃皮革回收利用的不到位。

“国内对皮革废弃物的回收利用,尚未出台明确的法律规定。网上有很多回收废弃皮革的广告,回收回去怎么用就不确定了。一般来说,主要用途包括制造再生革和提取明胶。再生革可用作皮鞋的主跟、内底、帽舌和自行车座垫等材料。”李力表示。

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教授丁志文表示,从皮革废弃物中提取得到的胶原蛋白由于卫生性能方面的原因,很难用作高附加值的食品和化妆品原料,用作饲料原料也存在附加值比较低的问题,而用作工业原料则基本不存在上述问题,还可充分发挥胶原蛋白结构的亲水、保湿性能,提高皮革废弃物的附加值。对此,李力认为,废旧皮革中提取出的胶原蛋白在食品、药品和化妆品行业附加值相对于工业原料附加值更高,那么不法商人为牟取暴利,就很容易掺假造假,这也是“皮革”胶囊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

业内人士指出,国内目前在皮革的回收利用方面存在很多问题,而皮革的回收利用不当往往又会加剧重金属铬的污染。“即便没有出现‘皮革’胶囊,我们也应看到目前国内皮革回收利用不合理,在这一背景下,重金属铬污染问题加剧。”李力表示。

有专家透露,在欧盟成员国内,废弃皮革在填埋前,厂家往往会将皮革中的铬提取出来,继续用于皮革制造。“这样做,一方面实现了资源的再回收利用,同时也降低了铬的重金属污染。”李力表示。

早在去年2月份,国务院通过《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将重金属污染物首次纳入了主要污染物总量控制目标。而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切实完成总量控制目标,这是目前我国环境治理面临的重要问题。
“我国环境管理中,存在重规划而轻执行和监管的问题,由于我国正处在工业化过程中,正处于重金属污染事故的频发期,执行不力会导致长期累积的重金属问题不能有效控制,这将大大影响社会稳定。”李力认为。

【作者】陈阳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中国经济导报 /  [C12050202C]
]]>

“皮革”胶囊:皮鞋很忙?百姓很慌! (之一)

铬是一种毒性很大的重金属,容易进入人体细胞,对肝、肾等内脏器官和DNA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

中国全国4月15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节目曝光河北当地部分小企业用废弃皮革为下脚料,熬制成工业明胶,并卖给药用胶囊生产企业,最终制成胶囊外壳,卖给消费者。节目一出,全国观众哗然。一时间,公众义愤填膺,一则调侃皮革进入食品和药品行业生产过程的微博迅速在新浪、腾讯上扩散,内容如下:“想吃果冻了,舔下皮鞋;想喝老酸奶了,舔下皮鞋;感冒要吃药了,还是舔下皮鞋。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爬得了高山,涉得了水塘,制得成酸奶,压得成胶囊,2012,皮鞋很忙!”由此,又一轮药品安全舆论风暴在公众中兴起。

“皮革”胶囊:毒害百姓健康

《中国药典》规定,生产药用胶囊所用的原料明胶至少应达到食用明胶标准。按照《食用明胶》行业标准,食用明胶应当使用动物的皮、骨等作为原料,严禁使用制革厂鞣制后的任何工业废料。

4月15日,央视记者在节目中曝光指出,生产“皮革”胶囊所使用的胶囊外壳,其原料主要是“蓝矾皮”(业内俗称“蓝皮”),是明胶制作业内的对某些皮革废料的通俗称呼。“蓝矾皮”是工业皮革废料,由于皮革在工业加工鞣制时使用了含铬的鞣制剂,往往会导致铬残留,使用这种“蓝矾皮”加工的工业明胶,重金属铬的含量一般都会超标。“皮革”胶囊生产厂家之一的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经理宋训杰称,“蓝皮”铬不用化(验),肯定超标,一般超十五六倍。

有医学专家表示,铬是一种毒性很大的重金属,容易进入人体细胞,对肝、肾等内脏器官和DNA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

然而,“皮革”胶囊对人身体的损害却不仅仅于此。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皮革”胶囊铬超标,具体危害不是一个铬中毒所能涵盖。他指出,在皮革鞣制过程中,皮革可能经历了硫化钠脱毛、芒硝浸泡、浸灰、浸酸、铬鞣、染色等环节。胶囊铬超标,说明了所用明胶原料包含了皮革含铬固体废弃物。“这绝非是一个铬中毒所能涵盖。”郝凤桐强调。

“皮革”胶囊:缘何“春风”吹又生?

早在2004年,有媒体就曾报道过河北省阜城县的一个村子里,用工业明胶来做药用胶囊,当地随即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治理整顿。如今在衡水市的网站上,依然能够找到整顿结束时的报道。为何8年后,工业明胶依然充斥药用胶囊市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有关“皮革”制作的工业明胶为何会在药品制造行业“死灰复燃”,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力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制药企业受经济利益驱使;另一方面,政府监管部门漏洞明显。

据中国包装协会的数据显示:明胶价格以1万粒为计价单位,优等明胶价格150元上下,平均1分多一粒;而工业明胶仅60元上下,平均1粒仅为两三厘钱,做成整合药物累计后,成本悬殊会进一步扩大。为此,国内某上市药企负责人为我们算了一笔账,以36粒装的药品为例,食用明胶和工业明胶做出的胶囊每一粒就会有几厘钱的差别,这样一盒36粒算下来,一盒药就有两三毛的成本差距。

有专家指出,药物生产企业之所以会如此“不择手段”,药物招投标政策的错误执行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药物招投标政策本是出于“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初衷制定,但相关部门在执行中却演化了为“质量合格,价格优先。”“当政策中对低价格有相对倾斜的时候,药品生产企业为了生存或者为了追逐最大利益,势必会想尽办法去压缩成本,用药品安全换利润,”李力表示。

【作者】陈阳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中国经济导报 /  [C12050201C]
]]>

大学生在环保NPO—蓝天财团实习

成为今后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参与NPO活动的契机

日本全国

  每年的8、9月份,蓝天财团里都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因为这个时期,放暑假的大学生们会来这儿实习。每个学生实习10天。2011年有7家学校共计16名的学生前来实习。

根据他们的兴趣、爱好以及目的,我们给每个人分配不同的实习内容。比如“组织调查蝉蜕”、“自行车城市建设活动”、“资料馆的管理业务”、“编辑蓝天财团年报”等等,学生们都带着新奇的眼光看并提问,然后思考,提出各种方案,他们的到来也给蓝天财团的活动吹进了新鲜的空气。
 
与在企业的实习一样,蓝天财团希望学生们通过实习培养作为社会一员的技能和交流能力。但蓝天财团是非营利性的环保组织,正因如此,我们更希望学生们在实习期间,了解诸如公害问题、环保问题、地区社会等一些难以在营利活动中探索的社会问题,并独立思考这些问题,培养动手能力。
 
毕业后的学生几乎没有人选择环保NPO作为自己的职业。但是无论今后他们走上公务员、教师、公司职员等各种不同的岗位,或成家立业后在街道委员会活动等日常生活中,也可从各种不同角度通过不同形式参加NPO活动。如果在校期间作为义工学生在蓝天财团实习的经验,能成为他们今后参与NPO活动的契机,我们也会感到无比欣慰。

【作者】小平 智子(ODAIRA, Tomoko) / 蓝天财团(Aozora Foundation) / 投稿 /  [J12040601C]
【翻译】 黄 朝晖 ]]>

让福岛儿童临时避难的 "土汤温暖项目"启动

为了让孩子们能够临时避难,我们启动了"渡利土汤温暖项目",恳请大家给与协作

福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事故影响,特别是核辐射的扩散目前仍在继续。

福岛市内的渡利地区核辐射量持续偏高,该地区距福岛第一核电站60km。这个区域有许多地方每小时的辐射量都超过2微西弗,并且没有指定的避难区域。目前,仍然有许多儿童在这一区域生活。

“在清除辐射污染取得成效以前,至少让孩子们先临时避难啊!”

为了回应这样的呼声,"渡利土汤温暖项目"拉开了序幕。

这个项目主要是让父母带着孩子们能够在平时或者周末暂居在距离渡利30分钟车程的土汤温泉旅馆(福岛市西部)。

土汤温泉地区的辐射量较低,为每小时0.1~0.2微西弗,是渡利地区的10到20分之一。孩子们来到这里,温泉地区也将热闹起来。

救助渡利儿童、让儿童远离核辐射网络组织、猫头鹰之会、国际环境NGO FoE Japan这四个团体和土汤温泉共同合作,启动了“渡利土汤温暖项目”,并且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温暖支援和鼓励。项目说明会倍受瞩目,来自渡利的家长儿童的咨询和报名也络绎不绝。1月末,临时避难终于启动了。

这些暂居在土汤温泉的家长和孩子们食用的是从全国各地寄来的(核辐射较少)大米和蔬菜,在这里他们能够舒舒服服地泡温泉,也能够在户外玩耍,还可以跟志愿者们一起绘画,或者一起看连环画。

本项目的成功离不开大家的捐赠。为了让渡利地区的家长和孩子们能够临时避难,即使最大限度地利用县和市提供的救助资金,仍是不够的,仍需要大家的爱心捐赠。捐赠得越多,就能使更多的人们避难更长的时间。

恳请大家热心相助。大家的捐赠将全部用于本项目的实施。用于渡利地区家长和孩子们的住宿费用的补助以及交通费和运营费用。无论金额多少,我们都十分欢迎。

捐助方式
普通捐助:一份为3,000日元(个人捐助。无论金额多少,我们都欢迎。)
团体捐助:一份为10,000日元(NGO/NPO、市民团体等。我们将公开捐赠名单)
赞助捐赠:一份为100,000日元(企业、NGO/NPO、市民团体的捐助。我们将公开捐赠名单)

银行账户信息
(1)东邦银行总行 普通帐户3697748
帐户名称:渡利土汤温暖项目
代表:菅野吉広(かんのよしひろ)

(2)邮政银行 记号18230 号码29132261
帐户名称:渡利土汤温暖项目

参考链接
・渡利土汤温泉温暖项目 宣传单 http://www.foejapan.org/energy/action/pdf/Flyer_pokapoka.pdf(日文)

【作者】吉田 明子(YOSHIDA, Akiko) / 国际环境NGO FoE Japan / 投稿 /  [J12012702C]
【翻译】杨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