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发生的事故给RDF发电泼上冷水

 

日本全国最近在日本,垃圾固化燃料(RDF)发电厂接连发生事故。8月14日,位于三重县多度町的垃圾固化燃料发电厂的储藏罐发生火灾,造成4名工作人员受伤。尽管桑名市消防本部进行了连续的灭火活动,最终还是在8月19日发生了爆炸事故。另外8月29日,广岛县福山市萁冲町的固体垃圾燃料发电设施“富山再生发电厂”的空气管道的一部分等也发生了火灾。

垃圾固化燃料(RDF=Rufuse Derived Fuel)是将可燃性废物(包括垃圾)粉碎、压缩成型后制成的。以RDF为燃料来发电的方式称作RDF发电,是热回收方式的一种。作为很有前途的垃圾再生利用的方法,该项技术得到政府等部门的认可。另外由于在RDF的生产工艺中,不宜燃烧的物质被除去,容易保持燃料的形状・品质一致,因此能够在稳定的高温条件下进行更理想的完全燃烧。完全燃烧可以控制二恶英的发生,这也是RDF发电的优点之一。

垃圾固化燃料发电厂事故调查专门委员会(委员长:笠仓忠夫,丰桥技术科技大学教授)于9月16日发表了对三重县事故的中间调查报告书。据该报告书称,早在7月27日RDF储藏罐的温度感应器已经感知到了温度的升高,于是从8月11日起开始向储藏罐下方注水进行冷却处理。但是到了8月14日在对储藏罐进行冷却和搬运RDF的过程中,从储藏罐中喷出热风,于是发生了上述的事故。由于废物固化后制成的RDF在300~500℃的温度下燃烧时最容易产生二恶英,三重县急忙组织在现场附近实施了环境调查并就居民的健康保健问题开展了咨询活动。

虽然目前调查仍在继续,事故的原因还不能断定,但有一点却得到了证明,那就是RDF在保管过程中,当温度升高到一定程度时,因有机物的自然发热而起火的可能性很大。一直以来,鉴于RDF发电具有适于广域处理,易于建设等优点,为垃圾处理而头痛的行政部门对RDF发电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然而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故,促使人们对已经开始运转以及正在建设的有关设施重新审视。

围绕RDF发电的问题,很多市民团体一直表示怀疑和反对。他们认为,焚烧方式仅仅提高了垃圾的处理能力,轻视了抑制垃圾的产生这一根本,其结果是助长了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风气。现在,日本的焚烧处理率虽然在世界上位于先进地位,相信这次的沉痛教训会使人们重新认识日本原有的以焚烧为中心的废弃物处理政策。从建设循环型社会的观点来看,也应修改原来的政策。

参考网站:
三重县固化垃圾燃料发电厂爆炸事故网页 http://www.eco.pref.mie.jp/news/topics/sanpai/rdf/ziko/index.htm

【作者】广濑 稔也(HIROSE,Toshiya) / 要求修改《容器包装再生利用法》垃圾研究会 / 写稿 /  [J03100103C]
]]>

韩国水力原子力, 隐瞒KAIST的有关核废弃物处置场的报告

全罗北道   据悉与韩国产业资源部一同推进蝟岛核废弃物处置场建设计划的韩国水力原子力(以下简称:韩水原)按照自己的利益考虑,擅自操作并隐瞒有关研究结果。这条消息一传出就引起巨大的反响。据原来的研究结果,韩水原正在推进的核废物处置厂计划根本没有经济效果,反而不如不建。

韩水原有操作并隐瞒研究结果之嫌
   绿色联合与大国家党Kim Seong-jo国会议员24日在共同报道资料里指出,韩水原曾经于2002年9月委托KAIST(汉城大学、庆熙大学共同研究)就有关核废料处置方式的经济性和可靠性进行评估,可是研究结果不利于他们的政策,所以立刻试图操作、隐瞒。据研究结果显示,韩水原正推进的处置方式,即另选厂地集中建设处置厂的方式是不可取的。韩水原施压KAIST试图随意改变研究结果。但在遭受研究人员的反对之后,韩水原再试图隐瞒研究这一回事儿。

   2002年12月KAIST的研究结果显示,若要落实韩水原的计划需要2万2千1百亿韩元,这跟在现有的核发电厂地建设废料处置厂的方式所需费用1万5千5百亿韩元相比,需要投入的资金规模将增加42%。

运送过程中存在安全问题
   7月29日,PRESSIA报道说,KAIST的研究结果还包括核废料运输过程中所存在的安全隐患。过去,选址委员会的报告漏掉运送安全问题,因此很多人谴责韩水原故意挑选了有利于他们政策的内容。研究结果出来之后,韩水原认识到它会带来的波及效果。因此,韩水原主张,如果在现有的核发电厂里建设处置厂的话,得多付3千亿韩元的地区居民支援费用,这样把总投资额调高到1万2千亿韩元。相反,韩水原将另选厂地建设处置厂的费用调低到1千5百亿韩元。

   韩水源这样歪曲真实,使得另选厂地建设处置厂的方式似乎显得便宜10%。据悉,韩水原于5,6月份已把这份研究报告向青瓦台汇报,因此一些人提出质疑,在7月产资部选定核废料处置厂建设地和青瓦台批准的过程当中,是否有恶劣操作与隐瞒信息的行为,因真实的曝光今后将会引起轩然大波。

到去年底,韩水原也承认了研究结果
   另据消息,韩水原去年底委托S会计办事处测定预算时,直接利用了KAIST的研究结果。由此可见,很可能在今年初强制进行核废弃物处置厂建设计划的过程中,韩水原突然改变了原来的计划。韩水原当初委托S会计事务所测定预算的时候,直接用了现有核发电厂方式1万5千5百亿韩元和另选厂地方式2万2千1百亿韩元的数字。按照S会计法人的报告显示,若采取另选厂地方式,其运送费用将从767亿韩元上升到2286亿韩元,增加三倍。不仅如此,土地费用也从96亿韩元提高到1087亿韩元,增加10倍以上。

“应取消蝟岛建设核废料处置厂计划,产业资源部长尹镇植理应辞退”
   绿色联合Chui Seung-guk事务处长主张“现在,人们都知道核废弃物处置厂计划的可行性研究本身具有严重的缺陷。偏袒韩水原的尹镇植产资部部长应该辞退职位,还应取消蝟岛建设核废料处置厂计划”大国家党Kim Seong-jo议员也主张“试图歪曲并隐瞒用国税进行的研究结果无疑是可耻的。韩水原的总经理应该向国民道歉,并要承担其责任。”

   绿色联合今后要向监查院和公正交易委员会要求,对此进行彻底的调查。韩水原和产资部指出“进行过事先学术研究,可是我们认为,该研究不包括周围居民的意见、地区支援事宜费用等核废料处置厂计划的核心内容,因此这不适合用于向政府建议政策的资料,所以废弃了。”

【作者】Kang Myeong-gu记者 / PRESSIAN / PRESSIAN 2003.9.25 /  [K03100102C]
]]>

净水工程 “道顿堀川游泳大会” 将于明年夏天举办!

 

大阪道顿堀川位于大阪市南(地名)的闹市中心,因为人们在狂欢之际喜欢跃入此河而闻名于日本。在9月15日,代表大阪的热门棒球队阪神虎赢得联赛冠军时,从深夜到凌晨这段时间,就有5300人从戎桥跳入河中。在2002年的世界杯赛期间,也有一千多人跳入。而且戎桥上竖有著名食品厂GLICO的霓虹广告牌,非常抢眼,这也是大家争先恐后跃入此河的原因,但此行为非常危险,就在最近,发生了因跳河而致死的事故。另外,因为水中含有大肠菌和人们乱扔的重金属等,水质恶劣,有可能危害身体健康。

就在这即使恭维都说不上干净的道顿堀川里,故乡振兴协议会郑重宣布将在2004年8月8日举办“道顿堀川游泳大会”,这决非搞笑。事务局确信: 第一年的游泳大会也许会招人嘲笑,只要坚持努力2、3年,定会令人刮目相看。如果人们对道顿堀川袖手旁观的话,再过十年、二十年后也不会变干净,更无法举办游泳大会。

今年8月8日,大阪遭受强台风袭击,在台风警报中新设并开启了一年后“净水工程道顿堀川游泳大会”的倒计时电光显示牌。至今为止,有关部门为了吸引大家对水资源的关注,开展了一系列活动。比如乘坐日本首辆水陆两用公共汽车游览道顿堀川、养殖具净水功能的珍珠三角蚌,5月份在上流的大川,配合三月召开的世界水论坛,举办了日本首次《河童比赛》,飘流了5万只玩具河童等。

我们已经习惯了一拧水龙头,就有干净水的生活,渐渐对河流污染熟视无睹。令人频蹙的大阪河川曾经是“水都大阪”的象征,带来街市的繁华,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但如今却只是徒有虚名。

为再现真正的水都,大家一起来畅游道顿堀川!

表决心的电光显示牌,点灯。开始道顿堀川游泳大会的倒计时

【作者】野满泽美(NOMITSU, Sawami) / 故乡振兴协议会 / 写稿 /  [J03100101C]
]]>

乌鸦也是宠物?–关于垃圾与乌鸦的异常繁殖问题–

 

东京对猫和狗情有独钟的日本人忽然把乌鸦也当宠物喂养起来了?听上去也许像是开玩笑,可是确实偶尔能看到人们喂食乌鸦的现象。如果说那仍然只是个别现象的话,靠吃人类的厨余垃圾,东京的乌鸦数量不断增加却是事实。

据东京都等有关部门的调查称,从1985年起生息在东京23区内的乌鸦数量增加了近1万8千只,至2002年末约已到达2万5千只。不仅如此,由国力科学博物馆附属自然教育园主任研究员矢野亮最近得出的调查结果表明,东京的乌鸦喜食肉类和蛋糕,对蔬菜毫无兴趣,也就是说似乎已经成了“肉食主义者”。

矢野对此解释称,乌鸦原是杂食动物,然而因为数量增多,生存竞争激烈,它们开始优先摄取高热量的食物。另外,从全国范围的调查中却发现,大嘴乌鸦的食物中9成是植物性,其余1成主要是昆虫类。因此,矢野建议,“为了抑制乌鸦的繁殖,不要将肉类等高热量食品放进厨余垃圾中”。

近年来,东京的乌鸦常散乱垃圾,攻击路人等,以致干扰到市民的生活。日本野生鸟类协会和自然环境局的调查结果也同样表明,东京乌鸦增多的主要原因是在于大量高营养价值的厨余垃圾使乌鸦的繁殖率增高。

要减少乌鸦的数量,首先应该减少成为乌鸦食物来源的厨余垃圾,剩饭剩菜,以及人们的喂食。引起都市问题的大嘴乌鸦本来是以吃昆虫,果实及动物尸体为主的,而现在却大多在吃食人类产生的厨余垃圾。如果没有充足的食物,乌鸦就会死去,营养状态恶化后,产卵数也会减少。照此看来,如果减少垃圾的话,乌鸦的数量亦将随之减少。

乌鸦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各种问题,然而追本溯源,引起乌鸦异常繁殖的不正是我们人类自己吗?事实表明,是我们奢侈的都市生活中所产生的大量垃圾,为乌鸦的生存繁殖提供了食物来源。减少垃圾不仅是针对乌鸦问题,资源的有效利用问题也是我们必须着手解决的一大课题。我们似乎有必要重新反省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参考网页:
每日新闻

http://www.mainichi.co.jp/news/article/200309/05e/032.html

自然环境局

http://www.env.go.jp/nature/karasu-m/

日本野生鸟类协会
http://www.wbsj.org/topics/karasu/index.html

【作者】朱惠雯(ZHU, Huiwen) / 东亚环境信息发传所(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Express Messenger) / 写稿 /  [J03100102C]
]]>

果冻是用什么做的? 进口牛皮用于食品原料

韩国全国 如果说工业用牛皮垃圾用于食品原料的话,会有多少人相信呢?孩子们喜欢吃的果栋、棉花糖、饼干和面包里都含有食品用明胶。明胶是一种天然添加物,从动物的皮、骨与筋中提取的胶原,经煮沸后制成。明胶因缺乏必须氨基酸,属于非完全蛋白质。值得注意的是,在韩国提取明胶的时候使用工业用进口牛皮废弃物。

在美国等地屠杀牛之后,为防止牛皮的腐蚀,利用大量的防腐剂,即农药、氯化锌、氯苯酚、甲醛和对氯苯酚等的致癌物质。不仅如此,还使用会引发过敏症状、并分类于环境激素的各种化学药品。这种工业用皮已受重金属污染,而且在搬运过程中也受各种污染, 因此人们吃明胶的时候,等于是把污染物一起送到口里去。进口的工业用皮在常温中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抵达韩国。

进入韩国的进口牛皮首先送到皮鞋工厂。经过硫酸鉻水合物、二甲胺、界面活性剂、硫酸铵等的化学处理之后,割除制造皮鞋的部分,最后剩下的碎皮就是“皮革垃圾”。牛皮垃圾冒着雨,堆放在皮鞋制造厂的一角,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侵泡于铬等各种有害物质。

垃圾专运车将碎皮运到明胶工厂的时候,车上连最起码的卫生设施也没有,大部分垃圾车用很脏的布随随便便地盖上车上的碎皮。明胶制造厂是废弃物再生工厂,同时也是生产食品添加剂的工厂。在工厂的原料进入口有一股极为难闻的臭味儿,并且脏水在不断的流出来。在这里员工用挖掘机将碎牛皮运到工厂里。

明胶的制作工程非常简单。将原料切成小片儿之后,用洗涤剂清洗干净,最后把它放在大锅里煮沸、晾晒便成为明胶。明胶主要用于饼干儿、糖果、饮料、冰淇淋、葡萄酒和药品胶囊等,是包括儿童在内的众多国民广为食用的食品原料。最近明胶还用于儿童中医药果冻和美容产品,其用途越来越增多。

釜山环境运动联合3月和5月两次对4家公司的6个用于制造明胶的碎皮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碎皮含有砷、锌、铅与铬等重金属,其中每公斤铬最高含量为6,044.20㎎。对2家公司的明胶进行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每公斤的铬含量为1.85㎎。发现未经铬化学处理的制造明胶的牛皮与大量受铬化学处理的碎皮混杂在一起。虽然明胶生产商主张,只用未经化学处理的牛皮,可是因管理不妥难以保障其安全性。

在提取和存放原料的过程中,被铬化合物受污染的可能性极大。专家分析,在加工皮革时使用的工业化学药品很可能含有二恶英等环境激素。农林部明文规定;不得将受工业化学药品处理的碎皮用于肥料的生产。(参考:农村振兴厅 告示 2002-29号)

环境运动联合已几次向食品医药品安全厅(以下简称食药厅)提交有关牛碎皮食用问题的文件,并访问食药厅要求对此进行调查。可是食药厅有关人士主张“对搜集和搬运过程的卫生问题,已经下达改善命令。以客观的角度来讲,明胶的制作过程不成很大的问题。” 目前,食药厅就明胶食品的卫生管理责任,全部交给制造厂商。

明胶是用于食品的天然添加剂,尽管其重金属含量达标,也不应用工业用碎皮生产食用明胶。这严重伤害人的尊严,也不符合国民情绪。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碎皮用于食品有害于国民的精神健康。

【作者】Jeong Myeong-suk / 釜山环境运动联合 / 环境运动联合 报道 /  [K03100101C]
]]>

长江委水质监测显示:“水华”威胁三峡水库

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近日强调:严防“水华”大规模发生。

中国全国  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近日强调:应加强对三峡库区的水质监测和水域富营养化防治对策的研究,同时加大污染治理力度,严防“水华”大规模发生。

  长江委员会从4月起在三峡库区干支流的水质水量、沉积物、水生生物及放射性等,进行了蓄水前、蓄水期及蓄水后的全过程监测。共采集样品 1109 个,分析了水温、浊度、总磷、总氮及有机物等 20 余项水质参数。统计数据表明,近年来三峡库区年废水排放总量已超过 10 亿吨,其中绝大部分未经处理,局部江段污染严重。一些城市的江段附近已形成岸边污染带,蓄水后流速降低,水体扩散能力下降,岸边污染带问题将更加突出。应采取得力措施,防止蓄水期间局部水域出现的“水华”现象。

【作者】康 雪(资料整理) / 中日韩环境信息共享中国志愿者小组/自然之友 / 摘自中新社消息2003-09-22 /  [C03092401C]
]]>

扬水式发电水库能够引发地震?

 

日本全国在日本,有一种被称为扬水式发电的水力发电方式。就是在地形险峻的山间部上下各建一座水库,利用夜间的剩余电力把下方水库的水抽到上方,到了白天用电高峰时再将上方水库的水排下用以发电。目前日本全国共有这样的水库40所。如果说这种水库能够引起地震,你会怎样想呢?虽然还没有得到科学的论证,可是这种危险是存在的。

这种地震的发生原理是,如果在活断层露出地表,地层出现明显裂缝的地方修建水库蓄水的话,水会不断渗透到断层中,导致地下的水压逐渐升高而诱发地震。说起水库诱发地震的实例,地质学家生越忠举了木曾川水系的牧尾水库的例子。牧尾水库汇集御岳山之水,经由爱知灌溉水道提供爱知县东部的农业,工业,生活用水。同时,它还兼有发电功能,可称为一座多功能水库。该水库完工于1961年3月,1963年5月开始投入发电。与下方的木曾水库一起构成扬水发电式水库。最大输出功率为35,500千瓦。

该水库建成后,虽然周边区域没有观测到地壳变动,却接连发生了群发型地震。至今仍能观测到活跃的群发型地震活动。特别是1984年9月发生的长野县西部地震(M6.6)中,御岳山山腹发生了被称为“御岳崩塌”的大山崩(崩塌土量3400万立方米),造成了29人死亡和失踪,10人负伤,14栋房屋遭到摧毁的大惨案。而当时地震的震源距地面非常浅,仅有2公里。根据名古屋大学在水资源公团的协助下进行的实验结果来看,向水库中储水时会发生群发型地震,将水放掉后地震就会停止。当时的建设省也承认贮水量20亿吨规模的水库有诱发大地震的可能性,1984年的长野县西部地震很有可能就是由牧尾水库引起的。同样的事例在全世界共有8例,基本上可以断定是由水库引起的。专家生越对此作出结论说“在不知道是否危险的情况下,不修建水库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作者】山崎 求博(YAMAZAKI, Motohiro) / 从日常生活中考虑地球温暖化问题的市民网络・江户川(Edogawa Citizens’ network for Climate-Change(ECCC)) / 写稿 /  [J03092402C]
]]>

山东省大力改善海洋环境取得显著成效

近年来,临近韩、日两国的中国山东省大力改善海洋环境质量,取得显著成效。

山东省  近年来,临近韩、日两国的中国山东省大力改善海洋环境质量,取得显著成效。

  自2000年,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以来,山东省共查处海域污染事件 20 余起;建立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站点 13 处;发布海洋环境质量公报2次;建立国家级和省级海洋自然保护区7处,面积居中国第二位。

  近年来,山东全省沿海城市相继设立了海洋环境监测机构,初步形成全省的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网络体系;组织开展了近岸海域“第二次污染基线调查”,开展了近岸海域趋势性监测、渤海环境专项监测和海水浴场、海水养殖区、港口区、重点排污口等功能区监测;建立了近岸海域海洋环境质量公报编制发布制度。

  为加强海上污染防治,建立了溢油应急计划审批程序和溢油事故报告制度,加大海上平台的检查和石油开发区的巡航监视,使海洋石油开发区环境质量保持了比较好的状态。同时,加强倾废管理,有计划地开辟使用正式和临时性的海洋倾倒区,严格实行倾倒许可证制度,有效防止了海上任意倾倒现象。

  根据《海洋环境保护法》等法律法规,对海岸工程和海洋工程实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严禁海岸带和海洋的盲目开发,减缓了近岸海域环境污染和生态恶化的趋势,同时加大海洋环境监督检查力度,及时查处违法行为。

【作者】康 雪(资料整理) / 中日韩环境信息共享中国志愿者小组/自然之友 / 摘自2003-09-19《中国海洋报》 /  [C03092403C]
]]>

日本ODA首次被推上被告席 —考特潘江大坝诉讼—

 

世界日本的ODA(政府开发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花费了312亿日元,在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建造了名为“考特潘江”水力发电大坝。自1996年建设初期以来,围绕强制迁移当地居民及破坏自然生态系等问题的争议不断。2002年9月,以受害居民,后加上受害动物,为原告对日本ODA提出上诉。今年9月11日,在东京地方法院举行了第2次口头辩论。

在这场诉讼中,8396名居民和苏门答腊象、苏门答腊虎、马来貘等,要求日本政府、国际合作银行、国际合作事业团和负责计划管理的东电设计公司拆除大坝、回复原状并赔偿损失。大坝的直接开发单位是印尼政府和国营电力公司,但日本从设计阶段开始参与此项目,日本的ODA是建设资金的一部分。

施工前,有关部门提出了“项目施工可行性报告”,但内容纯属杜撰,其中很少提到因大坝施工而受到危害的村庄的状况。而被迫迁移的居民至今也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而且,施工过程也是马马虎虎,草草了事。树木尚未清除就开始蓄水,树木腐烂造成蓄水池内的富营养化,加速水质恶化。新泻大学鹫见一夫教授指出: “沉于蓄水池底的植物分解将导致缺氧状态的发生,是幼蚊的绝好生息环境,将来甚至可能导致大规模疟疾的发生。(《法学讲座 No.570》)

11日,4名当地居民从印尼来到日本参加第2次口头辩论,陈述了他们的意见。其中一名女性原告罗哈娜控诉道,政府将他们迁移到橡胶园,但园内无橡胶树,一直处于无收入的窘境。而且其丈夫因为补偿问题得不到解决,身心憔悴而离开人世,经济状况更是每况愈下,孩子因付不出学费而被迫转学。

至今为止,ODA虽然屡受批评,但日本政府因ODA的决策错误而被推上被告席,追究其对当地居民和破坏自然生态系统的责任,还属首次。ODA来源于税收,因此我们必需对税收的使用方式和国际合作的合理模式进行深思。

参考网页:
考特潘江大坝受害居民援助会
http://www2.ttcn.ne.jp/~kotopanjang/

考特潘江大坝 (考特潘江大坝受害居民援助会网页)

【作者】山本 千晶(YAMAMOTO, Chiaki) / 日本互联网报社(Japan Internet News Co.,Ltd.) / 写稿 /  [J03092401C]
]]>

香川县在全国首次开展购物袋持有率的调查

香川东京都杉並区实施的“一次性购物袋税”活动不仅可以减少垃圾,而且作为环保生活的代表之一,重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香川县在各地消费者团体的协力下,在全国都道府县中首次对自带购物袋的比率作了调查。

调查以办公室设在县政府内的团体“绿色消费者香川”为中心拉开序幕。目的在于掌握自带购物袋的情况,检验“减少一次性购物袋” 的宣传活动的实施效果,计划在今年的6月8日(星期天)和10月5日(星期天)分两次进行。 第1次,6月8日的调查活动从上午10点到下午8点,对占县内所有超市或小零售店的3分之1的,主要超市或生协的46个店铺进行了调查。

具体的调查方法是,17个消费者团体的会员大约500人在各店铺中对自带购物袋(谢绝店铺里提供的一次性购物袋)的顾客数进行统计,将此数目除以店铺掌握的来客数,算出46个店铺的自带购物袋的顾客比率。7月7日总结出的调查结果表明,调查对象的46个店铺的平均自带购物袋的比率为3%。

抛开3%是高是低这个问题暂且不提,在调查中发现的一些现象却发人深思。自带购物袋比率高达20%的是顾客数相当少的店铺。相反,低比率的店铺几乎都是顾客数达数千人的大规模店铺。而且,市中心部与郊区的自带购物袋的比率差别不大。比率高的店铺,或者是所在地对垃圾的削减问题很热心,或者是对环境问题很热心的店铺的连锁店等。

不管是受到对环境问题热心的连锁店,零售店,还是对垃圾的削减问题很热心的市,区的影响,这次调查表明,自治体在引进一次性购物袋税或收集垃圾的有料制度等法律措施之外,再采取一定措施,表明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有可能改变消费者的行动。

但是,“緑色消费者”从2000年开始,呼吁减少一次性购物袋的使用,这次调查结果表明此活动还没有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去。综合即将举行的第2次的调查结果,预计有必要对活动方式进行改革。

类似这样的市民参与型的调查虽然很有意义,但遗憾的是 ,各行业的自带购物袋比率只能匿名发表。我想,至少应该公布各行业中的前几名,作为“优秀工作团体”进行表彰,以促进各单位活动的进一步开展。

【作者】増原 直樹 / 環境自治体会議環境政策研究所 / 寄稿 /  [J03092403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