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届日中韩环境教育培训研讨会召开

日中韩环境教育培训研讨会在首尔召开

汉城特别市“日中韩环境教育网络(TEEN)”自2000年11月首次召开培训研讨会以来,已经迎来了第6届大会。本次会议在韩国首尔市内的延世大学召开,日中韩3国的30名代表参加了会议。12月20日内容是培训,21日内容是研讨会。研讨会的主办方,韩国环境教育学会会长和韩国环境部长官致开会词。
  培训首先公布了日中韩3国合作制作的环境教材。该教材是以日本的“为保护 制定的条约”、中国的“循环社会”、韩国的“河流”为题目,编制而成,在编制阶段,进行了授课试用。本次公布了的教材试行结果;今后将改善的要点;编者、试用教师的意见和建议。
  培训的第2个题目是“商业与产业界的环境教育”,这是至今为止还没有的题目。除各国的企业以及围绕企业的环境教育事例以外,指出“由于以NPO/NGO为主体的环境教育实践,其运营基础薄弱,加强基础建设进行NPO人才培养非常重要”、“应积极支援开展环境教育实践的政府部门、企业和地方,开展多种合作。”
  对外公开的研讨会有2个题目。其一“学校10年对于可持续教育开发的作用”,提出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结合,以促进个人能力开发、地区发展、终生学习为中心的可能性。
  其二“学校为建设循环社会的作用”,这是根据中国目前已建设循环经济为目标,中方提出的要求所设定。并发表了韩国“循环再生模范学校”、中国的“绿色学校”项目,日本石川县立大圣寺高中的“圣高生态项目(SEP)”案例。
研讨会的发言结束后,代表们对环境教育与可持续开发教育(ESD)进行了讨论。围绕“ESD是什么?”、“各国的ESD教员培训制度水平差别”、“有必要支持地方实现ESD”等话题开展了热烈的讨论,韩国表现出对ESD的高度关注。

【作者】三宅 亨(MIYAKE, Toru) / (社)日本环境教育论坛(日本方面TEEN承担)((Japan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Forum) / 来稿 /  [J06020103C]
【翻译】金薇薇]]>

反对道路建设计划,东京下北泽地区市民举行抗议游行

道路建设不征求视居民意见,市民参与如何实现?

东京  东京的下北泽交通便利,拥有各种音乐和剧场的街区,被人们亲切地称作“下北”。纵横交错的小街上店铺连着店铺,到了周末,这里便像是过节一样热闹,来来往往到处都是年轻人。下北泽常常受到杂志和电视报道,是日本屈指可数的“步行者天国”之一。

  然而,就是在这个受人喜爱的“下北”地区,政府出台了一个道路建设计划,将从根本上破环现有街道的景观。2003年2月,东京都和世田古区决定施行被称为“区划街路10号线”的城市规划,其中包括“城市规划道路辅助54号线”和“站前广场”两部分。让人震惊的是,这个计划居然最早是在1946年提出的。规划预定(1)将地面商店及设施移至地下,地面上建设供汽车、公交车通行的环状交叉路;(2)建设26米宽的道路;(3)在车站附近建造17层高的大楼。以上计划将彻底破坏现有商店街布局,而下北泽也将失去它独特的魅力。

  说到东京的世田谷区,它是领先全国的、以积极推动市民参加闻名的行政区域。例如该区依靠市民力量建起了独特的、充满冒险性的“羽根木公园”。1992年,该地区行政部门和市民以及企业积极合作,共同开展街道建设工作,成立了诸如财团法人“世田谷区城市建设公社/街道建设中心”等组织。然而,这次的下北泽道路建设计划却在市民几乎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推行,成了一次“无市民参加型”街道建设。

  为了表示抗议,该地区市民纷纷开展反对运动。2005年7月4日,以东京大学工学部西村幸夫教授和大方润一郎教授为代表的、20名负责现代城市规划的研究者向世田谷区区长和世田谷区城市规划审议会委员提出了请愿书,要求重新探讨地区规划及建设辅助54号线的问题。此外,作为下北泽商业主请愿行动之一,市民团体“要求重新探讨54号线计划商业主协商会”在2006年1月18日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并在记者招待会会场至区政府的街道上边演奏音乐边进行了游行活动,呼吁路人对该问题的关注。诸如此类的反对运动不胜枚举。

  政府的这个照搬1946年内容的下北泽道路建设计划,有必要压制居民的反对,强行执行吗?明治大学的小林正美教授担任顾问的“下北泽论坛”实施了一次“有关下北泽风格的问卷调查”,共有1200人回答了问卷。结果表明,大多人认为街道建设应该注重发挥下北泽的特长。下北泽是一个“步行天国”,许多了解它的居民都站出来保护它的这个魅力。下北泽究竟能否保住它“下北风格”?东京都和世田谷区今后的回应受到众人注目。

(注)活动当天由于区长不在,请愿书的提交被延期。

参考网站:
・拯救下北泽
 http://www.stsk.net/
・“拯救下北泽”网上签名
 http://www.stsk.net/enquete/enquete.cgi
・下北泽论坛
 http://shimokitazawa-forum.net/
・ViVa!
 http://www.viva.ne.jp/

【作者】原田 卓(HARADA, Suguru)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Express Messenger) / 来稿 /  [J06020102C]
【翻译】朱惠雯]]>

160只孔雀受困笼中,北京市民伸出援手

160只孔雀受困笼中,北京市民伸出援手,自发行动起来,纷纷到孔雀园看望孔雀,并送去了粮食。

北京市2006年1月11日起一些媒体报道了北京香山公园孔雀园160只孔雀受困笼中、无人喂养的消息。之后,北京市民在此事尚无结论、相关机构仍无正面回应的情况下,自发行动起来,纷纷到孔雀园看望孔雀,并送去了粮食。

1月21日,笔者走访了孔雀园,发现孔雀园依然紧锁,园内的孔雀比较安静,透过几个小孔,笔者看到笼中地上有玉米、小米、大米、芸豆、红小豆、馒头、窝头,还有白菜叶和结了冰的水。据了解,这些食物都是热心的市民在知道孔雀受困后送来的。看上去,孔雀的状态比之前的报道有所好转,没有看见刨土吃的孔雀。在铁笼外面热心市民还挂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孔雀的喂养方法。
    
这160只孔雀是香山公园管理处与北京一家饲养场联合经营的园内收费游览项目,进孔雀园游玩的游客每人要付5元钱买一袋食物,可以与孔雀近距离接触、照相留影。由于去年年末北京防治禽流感,孔雀园被指令关闭,饲养场无法支付防疫费及其他管理费用,饲养员也不告而别,致使160只孔雀无人喂养,被困在紧锁的约20米长、五六米宽的铁笼内。
正像那块写着喂养方法的木牌上说的:“喂孔雀以个人之力,难以长远,”此事还需有关机构的积极行动,予以妥善解决。
孔雀受困的现象说明了中国亟待进行有关人工饲养动物(包括宠物)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的建设,以确保人工饲养动物的基本权益。目前中国尚无这方面的正式法律法规出台,民间相关机构正在积极呼吁此事。

侯笑如写稿2006.1.23

【作者】侯笑如(Linda) / 中日韩环境信息网 / 写稿 /  [C06012502C]
]]>

南方鲔鱼逐年减少中

对于喜欢吃鱼,尤其是那些喜欢吃高级品种鱼的日本人而言,有个坏消息正在社会上流传。

日本全国  在日本,鱼类中要数鲔鱼最受欢迎。尤其是酷爱“TORO”(即鲔鱼腹部侧面富含脂肪的部分)的人,鲔鱼的品种和鱼肉的部位都是非常讲究的。高级TORO中,黑鲔鱼(日语称本鲔)最佳,其次是南方鲔鱼(也称印度鲔鱼)。虽说TORO大多是寿司店和饭馆里的佳肴,但现在,超市里也已经能买到,昂贵的鲔鱼生鱼片开始出现在一般家庭的饭桌上。而这受人欢迎的南方鲔鱼正面临危机。

  南方鲔鱼主要产于南印度洋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南半球海域,因此得此名称。成年鱼长约1.5米,重约200公斤,平均寿命14-15岁。活得越长,身上油脂越多是鲔鱼的一大特征。

  在1960年高峰期时,渔产超过8万吨,但是后来由于大量捕捞,1980年后其总量开始急剧减少。为此,日本等渔业国在1994年依据条约成立了保护委员会(现在名为“南方鲔鱼保护委员会”(CCSBT),由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韩国等四大渔业国组成),规定了每年的捕捞限量。

  虽然从表面上看鲔鱼的可持续性得到了保障,但其实,根据CCSBT的科学委员会2005年9月所作的评价,2000年起,南方鲔鱼的总量已经逐渐减少到历史最低水平,而1999年后并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其原因是由于鲔鱼产卵地印度尼西亚水域(爪哇岛南海)的种鱼数量正在减少。

  此外,该委员会根据各国鱼货量统计数字以及资源调查结果进行了计算,发现如果现在的捕捞量持续不变的话,到了2030年,能够产卵的种鱼几乎完全灭绝的可能性为50%。因此,CCSBT在2005年10月发表了倡议,表示为了维持目前的鱼资源量,有必要在2007年之前将捕鱼总量降到目前的一半。按照此建议,捕鱼量被限制在7770吨以内。虽然正式的决定要在2006年10月召开的年会上发表,但澳大利亚很早就表示支持此项大幅度削减政策,而日本水产厅预计也将采取相同立场。

  2006年的鲔鱼捕鱼限量为1万4080吨,其中,日本6065吨。朝日新闻报道称,根据水产厅的数据,“其他国家捕捞的大部分南方鲔鱼也是出口到日本”,可见日本鲔鱼消费量之高。由此推测,2007年后日本南方鲔鱼的价格必然大幅度提高。

  在超市里,我注意到了同样是在印度洋捕获、在台湾加工的“眼拨鲔鱼”和“黄肌鲔鱼”。这些鱼100克大约是300-400日元(约20-30人民币),而南方鲔鱼约1000日元(70人民币),价格要高出一倍多,。如果价格再上升的话,很可能会发生消费萎缩的情况。究竟是乘还未涨价多吃一点高级鲔鱼呢,还是觉得即使想吃也没有想到那个程度,这对日本人的嗜好和“吃”的意识也是一次测试。

参考网站:
南方鲔鱼保护委员会
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fishery/ccsbt.html

【作者】富田行一(TOMITA, Koichi)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Express Messenger) / 来稿 /  [J06012502C]
【翻译】朱惠雯]]>

由电脑和手机产生的新的环境问题

丢弃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贫困的第三世界的毒性电子废弃物近来由世界范围内丢弃的电子制品的数量急剧上升。

世界由电脑和手机产生的新的环境问题
丢弃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贫困的第三世界的毒性电子废弃物
近来由世界范围内丢弃的电子制品的数量急剧上升。每年被丢弃的达2千万-5千万吨,而把这些装在火车上的集装箱连起来的话,可以绕地球一圈。全世界固体废弃物的5%由电子废弃物占据,这几乎相当于塑料包装材料全部的数量。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美国人购买了达一千两百五十亿美元的电脑、显示器、手机、电视等电子制品。每年在这个国家数千万的电子制品被丢弃,而这些不再使用的制品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当然,有些是消费者自己留着,而有些则留给朋友或亲戚。

■家电电器是危险的垃圾
有一件我们平常不太熟知的事情。这就是电子制品是由很多危险的毒性物质构成。电脑显示器一台当中平均有超过2.3kg的铅。电脑里有镉和汞等重金属,各种电子制品的塑料框里有毒性很强的PVC和溴化合物。
这些电子废弃物的收回和分解,大部分由回收再利用从业者完成。但是,这种处理方式不是一直都能实现得很好,而相当一部分不能真正再利用。
美国是被扔的电子制品的80%输出到海外,其中的大部分被丢弃在贫困的第三世界。进口这样被丢弃的电子制品废弃物最多的国家是中国和尼日利亚。
进口电子废弃物的中国人,把电子部品的回路基板放到料理用的煤炭火炉上熔化,取出半导体的芯片,用强酸取出芯片里含有的极少量的黄金或者有用的金属。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所有的废弃物全部扔进河里。
在尼日利亚,稍有空余的地方就扔电脑废弃物和TV显像管、塑料箱,而且经常可以看到焚烧这些的情景。在尼日利亚以修理后使用的目的进口的各种电子制品的75%是不可能再利用的,结果是在非洲的垃圾场被丢弃或者焚烧。
这就是我们丢弃的电脑正在经历的事情,而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庞大的环境问题输出到贫困的邻国,转嫁环境污染的痛苦。
为了解决电子废弃物的问题,通过电子制品的生产和销售得到最大利益的制造业者应负责从生产到废弃的全过程。不使用对环境及健康有害的材料,而用比较安全和亲环境的素材,制造寿命长且易再利用的制品。不仅如此,制品的收回和再使用、再利用以及到处理也是由制造业者负责。
当然,消费者也不要乱丢弃电子制品,而是返还制造业者或者真正处理好。还有,最大限度的自我控制新电子制品的购买,购买制品时要选安全的、由亲环境的素材制造的产品。现在开始要制定看待电脑和手机的新的标准了。

■您是否知道?
先进国的电脑平均寿命1997年为6年,而2005年减少到2年。
先进国的手机平均寿命不到2年。
2004年全世界销售了1亿8千3百万台的电脑,这是比2003年增加了11.6%。
2004年全世界销售了6亿7千4百万台的手机,这是比2003年增加了30%。
到2010年为止,将有7亿1千6百万台的电脑新地使用。

图片1:
▲和有害的重金属及有很多化学物质的电脑垃圾玩耍的中国儿童 ©Greenpeace / Natalie Behring

图片2:
▲密密麻麻堆成的电脑键盘 ⓒGreenpeace / Natalie Behring (左),满载电脑垃圾的货车(右)
图片3:
▲拿着电脑显示器碎片的中国小孩 ⓒGreenpeace / Natalie Behring

【作者】国际连带团体Ma Yong Un  / 环境运动联合 / 写稿 /  [K06012302C]
【翻译】金花]]>

别把我也当宠物!—呼吁慎重对待喂养外来野生动物的问题

从沙漠来的大耳狐(Fennec)在为钢筋水泥覆盖的东京当上了狗年吉祥物

东京  狗年伊始,可爱的大耳狐作为犬科代表,新年里忙得不可开交。除了元旦,1月9日成人节那天,大耳狐也穿着日本传统服饰,出现在东京的井之头自然文化园,与游客见面。这天的主角是人工繁殖喂养的一岁半的雌狐,名叫“银”。看到娇小可爱的小银,孩子们都大为兴奋,纷纷叫着“好可爱”,“我们家也养一个吧”。

  大耳狐是犬科中体格最小的,身长30至40.7厘米,身高15至17.5厘米,体重约1.0至2.0公斤。大耳狐的耳朵非常大,长度可达8.6至15厘米,乌黑的眼珠,容貌秀丽可爱。由于大耳狐没有被作为禁止进口的动物列入日本从2004年开始施行的外来生物法中,因此是允许从国外进口的。然而,由于从2005年起日本提高了进口时的检验标准,大耳狐的进口数量减少,从而导致价格升高,现在一只大耳狐的市场价高达30至50万日元(约2-3.5万人民币)。据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介绍,大耳狐大多分布在阿尔及利亚的南部,苏丹、埃及等国家的沙漠地带,由于他们不像猫和狗那样容易跟人相处,驯养起来非常困难,因此不建议大家将其当作宠物喂养。

  近年来,日本新闻中常常有关于家养的外来动物由于被主人遗弃而被迫野生化的报道。去年引起大骚动的浣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或是一时的兴趣,不断地从海外进口动物,并当作宠物来喂养,然而,一旦发生问题,便不负责任地丢弃,甚至残杀。日本政府以野生华浣熊扰乱生态系、导致农业受害为由,从2005年6月起,允许各地自行决定射杀浣熊一类的外来动物。这种不严厉追究主人的责任,而将动物当作替罪羊的行动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在孩子们的抚摸下,小银幼小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虽说是犬科动物,大耳狐毕竟不同于那些家畜化的狗类。对于长期居住在沙漠,习惯夜间行动的大耳狐来说,要在东京一月的白天“工作”,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

  小银虽说经人工繁殖出生的,但其野生动物的本能并没有变。动物的心情不易推测,然而将心比心,对于本应在沙漠里自由出没的大耳狐而言,应该不会想要搬到这钢筋水泥丛林般的人类世界来居住的吧。我不禁想要在此呼吁,希望大家务必慎重对待进口外来动物以及喂养野生动物的问题。

  在十二生肖中的动物大多与食用、农耕等人类活动密切相关。对于这些因与人类关系密切而被选中的动物而言,不知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十二生肖中唯一不受人类支配的是幻想中的飞天神“龙”,如果龙真实存在的话,说不定也会人“大胆”地想要喂养它。傲慢的人类如果不及早纠正这种对生物和大自然毫无敬意、任意支配的行为,迟早将自尝苦果。

参考网站:
东京建设局・东京动物园水族馆
http://www.kensetsu.metro.tokyo.jp/zoo/monthly/200111/miru.html

【作者】朱惠雯(ZHU, Huiwen)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Express Messenger) / 来稿 /  [J06011801C]
【翻译】朱惠雯]]>

中国公众环保十最

中国最严重的环境问题是什么?由国家环保总局指导,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组织编 制的“中国公众环保指数-民生指数”显示:

中国全国中国最严重的环境问题是什么?由国家环保总局指导,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组织编 制的“中国公众环保指数-民生指数”显示:
1、 超过半数的公众认为,最严重的环境问题是工业污染导致的空气污染;
2、 公众了解最多的环境权利是宁静权和清洁水权,比率分别达到64.2%和53.1% ,仍有五分之一以上的公众所有的环境权利都没听说过;
3、 公众最常用的环境投诉方式是向居委会或街道办事处反映情况,而知道“ 12369”这个环境问题举报免费电话的不足20%;
4、 公众参与环保活动最直接的方式是节电、节水和节约用煤,主动参与公益环保 活动的很少;
5、 公众最不满意的事情是政府对环境问题反应不及时和处理缺乏有效性;
6、 公众认为解决环境问题最有效的方式是法律制裁和公共教育,比率分别达到 34.9%和37.0%,远高于其它方式;
7、 公众对本地环境污染现状的最普遍评价是比较严重,总体达到了42.6%;
8、 公众最急需解决的环境问题是乱丢乱放垃圾对水及土地的污染、汽车尾气引起 的空气异味,其中,农村居民最关注前者,而城市居民最关注后者,比率分别达到71.0 %和42.4%;
9、 城市公众对居住和办公区域最烦恼的问题是噪声、震动扰民及交通阻塞,比率 分别达到49.6%和44.2%;
10 、 公众提出最多的建议是国家应当增加环保投入,比率高达78.8%。

【作者】康雪(Kang xue) / 环境亚洲-中国(Enviroasia China) / 供稿 /  [C06011802C]
]]>

『日中韩环境共同体』一书出版!

综合论述目前东亚环境状况的书籍出版发行

日本全国  去年12月14日,在马来西亚召开了由ASEAN(东盟)10国与日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6个国家参加的东亚高峰会议。

  虽然感觉印度在南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大洋洲相距甚远,但也有了政府层面的行动,“东亚共同体”这一说法在日本的媒体上频繁出现。不久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国际机构,也就是由国境相连接的国家之间的“环境共同体”。

  针对日本及其邻国:中国和韩国,共同面临的环境问题所出版的书籍《日中韩环境共同体》,与1月17日正式出版。本书由一桥大学经济研究科寺西俊一教授监修,东亚环境发信所编辑。

  本书主要内容由以下部分构成:日中韩3国对于地球环境有着重大影响(第1章)、超越国境的相互影响与合作的现状(第2章),3国所见共同的环境问题(第3章),各国重大环境问题(第4章),如何解决东亚地区的环境问题(第5章)。各部分均由多年参与的市民团体、活动家、研究者执笔,对每个问题进行了相当篇幅的解说。

  本书是东亚环境发信所的第一本出版物。发信所是在东亚地区市民共同协作的基础上,为解决环境问题,以经营环境新闻网站ENVIROASIA为主的团体,期待本书可以让更多的人阅读,并为东亚地区的环境改善助一臂之力。

★目录与详细内容
 http://www.eden-j.org/book/

【作者】广濑 稔也 (HIROSE,Toshiya)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Express Messenger) / 来稿 /  [J06011802C]
【翻译】金薇薇]]>

北京地球村启动“清汞行动”

1月10日,北京地球村“清汞行动”在北京市东四奥林匹克社区启动。

北京市1月10日,北京地球村“清汞行动”在北京市东四奥林匹克社区启动。北京地球村主任、刚刚荣获2005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社会公益奖的廖晓义主持仪式,并邀请到了奥组委环境活动部官员、汞问题研究专家、行业代表、以及社区居民、学生和环保志愿者参加。
启动仪式上专业人士用仪器检测了打碎的荧光灯中挥发出来的汞蒸气浓度,还快速检测了几位参会者呼出气体中的汞含量,一些曾经用银汞补牙的被测试者汞含量明显偏高。专业人士提醒汞存在于我们的很多生活用品当中,要注意其对健康的威胁。最后主办方还向所有参会者免费发放了无汞液晶体温计,减少了身边潜在的汞污染源。
汞污染正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环境问题。汞,俗称水银,能够通过自然释放和人为排放进入自然界并循环于生物圈,进而蓄积于动植物体内。汞可以通过饮食、呼吸、皮肤接触等途径进入人体,人体内汞含量超标会引起人的心脏功能、肝功能、神经功能等多方面的疾病,甚至危及生命。随着工业的日益进步和人类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生活中汞及其化合物的使用和排放正在不断增加,相应的污染和中毒事件也正逐渐增加。
以“远离汞危害,拒绝汞污染”为口号的“清汞行动”今后将通过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使人们意识到汞及其化合物对自然和人类的严重危害,提高人们的防范意识,掌握处理含汞物质的正确方法,并推动政府部门建立严格的监管制度,最终为大众营造一个安全的绿色生活空间。
1月11日,北京地球村“清汞行动”项目在中国人民大学进行了汞污染与汞危害的环保宣传活动,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环保志愿者参加了本次活动。

【作者】李力(LI li) / 环境亚洲-中国(Enviroasia China) / 写稿 /  [C06011803C]
]]>

岁末年初汉江行

认识绿色汉江的运大姐好几年了。在她的感召下,我第二次踏上火车,走进了襄樊,来到了汉江江畔。

湖北省认识绿色汉江的运大姐好几年了。在她的感召下,我第二次踏上火车,走进了襄樊,来到了汉江江畔。两年来,我经常是被运大姐的电话叫醒的,说心里话我很害怕接她的电话,到不是电话来的早,而是从2004年以来,她给我打电话传递的信息常常是湖北,河南交界的那个叫翟湾的村子因癌症而离世的已经是110号、120号、130了……
两个月前,从运大姐打来的电话中我听出了她掩饰不住的高兴。她说白河清了。白河是汉江的一条支流,流淌在千年古城襄樊边,这两年一直被污染得水体呈黑色。开始我有些不信。两省交界的污染问题那么复杂,河南境内那么的多小造纸厂,都关了吗?当然,我知道这几年运大姐带领的绿色汉江有两支小分队,小分队的成员由志愿者组成,其中既有襄樊人大、政协委员、政府部门的领导、环保部门的执法者、也有交警大队的队长,监狱的宣传干部,大学教师和媒体从业人员。而运大姐宣讲保护汉江,保护自然的直接听众更是要用上这个词:成千上万。他们上书过国家总理,递信过两省领导和国家环保局的官员,2005年福特汽车环保奖的教育大奖也归属了他们。他们干得真的不错。但我仍然想亲眼去看看汉江及它的支流的今天到底如何?
2005年岁末,我和这些年来一直关注江河命运的朋友马军为我们正在做的大文章“江河的故事”设定了第一个选题并开始采访:“为南水北调做贡献的汉江及为此操劳着的运大姐”。
不光是我们没想到,连运大姐也没有想到,我们从襄樊出发,看到的第一条支流刁河拍到的竟是这样的画面:见(图1)
 
同行的水监测部门的专家吴非告诉我们,这绝对是劣五类的水。运大姐说,这是不远处的小造纸厂又偷排了。不过这水虽然黑,比以前还是好多了。
听运大姐讲着时,我调动着自己所有的想象力,河水还能有多黑?
在前往刁河的路上,我们先看到的还有运大姐认为也清了不少的襄樊城边上的唐白河。水上除了漂着一些油外,到也还算是河的颜色,然而江边的风景却让我在心里一个劲地想着:这样的江边,能不在风景前加上两个字:“大煞”吗?(图2)
 
住在这里的人们,天天就这样与江河朝夕相处。

离开刁河,我们走下了白河大桥,白河总算没有让运大姐失望,水是我们今天见到的大多数中国江河的颜色。可就在运大姐为我们形容着它的过去时,同行襄樊电视台的一位小伙子一脚没踩好,雪白的运动鞋陷在了江边的泥里,江边的底泥翻了上来:见(图3-3)
 
要说白河比以前清了,襄樊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汉江功不可没,但沉在河底的这些污染物要在河底存留多久?却是白河和汉江两岸人民,包括他们的后代都要面对的不可预知的今天与明天。
进入被称为癌症村的翟湾前,我们先经过了河南,路边已经被关闭的小造纸厂里盖上了新房,运大姐倒吸着凉气时,我问:会不会转产了?车上同行的人中,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一路上一直嘴不停地向我们介绍着这些年干得多不容易的运大姐也沉默了……
我们的车再回到湖北境内时,也就进入了翟湾村,从2000年以来,村里先后因患上各种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的癌症的人已经死了130多。村支书家里死了四位。我们进村时,村长已经等在村医务室。见到我们后,他拿出了村民们刚刚写好的申诉书,上面印着全村人留下的一个一个鲜红鲜红的手印。(图3-4)
 
不知是冷,是忧,还是怕,我的话筒里录到的村长念着这份申诉书时的声音,是颤抖的,但字却咬得十分清楚。我知道,那是因为每一个字无论是写还念,都发自翟湾父老乡亲的心。
 
运大姐问我们是不是去看看一位患了结肠癌的老人,我们同意了。(图3-5)
 
老人在女儿的招呼下从床上欠起了身。她的女儿告诉我们,自从绿色汉江沿汉江考察后,把翟湾村的情况通过媒体报道后,一位广西的老中医免费给老人寄来两大桶中药,老人吃了后精神好些了。在我的这段采访录音中,女儿的话声中伴随着老人的呻吟声,在我拍到的这个镜头里,女儿和母亲,好人和病人,红色和白色的脸庞,两双迷盲的眼睛,它们都会是从今往后我和运大姐一块讲给人们听的翟湾人的故事。
唐白河变清,是绿色汉江,也是运大姐心中的梦想。我们此行,一路上运大姐都在告诉着家住江边的人襄樊的举报电话是多少,都在说着看到水浑了就打这个电话。翟湾村医务室旁几个大小伙子说,他们昨天晚上熬到深夜两点,看河那边的人还敢再往河里排污水。可是我们走到十月份运大姐他们来时,江水已经不那么浑的江边时,拍到的却是这样的江水。煮开的水里依旧泛着这样的漂浮物。(图3-6)
 
住着3000多人的翟湾村,什么人能喝下这样的水,什么样的体魄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滋养”?在绿色汉江的努力下,湖北、河南两省都有了正式文件,文件中都说:要综合整治,要加强勾通和合作,各负其责,团结治污……这应该说是希望,然而我们不能只有期待,运大姐说。
离开翟湾村时,已是傍晚,我和马军还是都举起了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图3-7)
 
我们知道,他们的日子还要一天天地过下去。
2006年1月3日,运大姐带我们到了鱼梁州,襄樊前几年耗资两个亿在这片本是泄洪区的地方建了一个污水处理厂,可因二期工程的钱没了,这个厂子至今只有厂房,没有人,大门紧紧地关着,从墙头望去,里面长满了茅草。
为了南水北调工程襄樊边正在建设崔家营水库。水库建成后,成为库区的襄樊两岸汉江水的水质,一直也是绿色汉江关注的焦点。可是襄樊唯一的那个空荡荡的污水处理厂,至今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听凭樊城的生活污水一刻不停地流入汉江。(图3-8)
 
年末岁初的汉江行,我们录下的声音和拍到的照片,将怎样与我们一起度过2006年?
 


图1

图2

图3

【作者】汪永晨(Wang Yongchen) / 环境亚洲-中国(Enviroasia China) / 写稿 /  [C06011103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