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进口车,环境部更加关心哪一个?

12月21日,大韩民国环境部又发布了新的进口车特惠政策。

韩国全国环境与进口车,环境部更加关心哪一个?

受不过企业抵赖的环境部?

12月21日,大韩民国环境部又发布了新的进口车特惠政策。2006年1月表示“三年延期实施进口汽油车排放标准”,而这次又延期两年实行OBD(On-Board Diagnostics,车载诊断系统)加载义务。在OBD加载实施前十天前,环境部接收驻欧洲韩商公会的所有提议。

环境部对欧洲汽车业的特惠

看来进口车的加载OBD义务,还需要再等两年了。从2005年开始,韩国国内销售的汽车加载BOD比率分别为10%(2005年)、30%(2006年)、100%(2007年计划)。可是进口汽车却享受着两年“缓期”的特惠,当时计划从2007年开始100%的进口车加载BOD系统。

因此,大多数汽车进口企业投资巨额资金来加速美国式OBD(因为韩国政府要求加载美国式OBD)开发的进程,也开始将普通汽车转换为柴油汽车。但部分进口车企业却不努力改进相关装置,而是通过驻韩欧洲商公会、欧洲联盟(EU)的汽车分科委员会等只对韩国政府施压。
无奈之下,环境部再次延长了2年时间,从2009年开始实施OBD的加载,从而受到了“特殊照顾”进口汽车的批评。特别是过去三年为迎合环境部原计划的政策而努力的大多数进口汽车企业,批判环境部的政策缺乏一惯性。
不仅如此,环境部无视出口汽车和进口汽车额比率为8比1的问题,只强调出售比率为30比1,并来了一个“顾虑同欧洲的通商问题而延长了OBD加载实施期间”这一窘迫的解释。当然,环境部没有说明具体顾虑的“通商问题”。

受不过企业抵赖的环境部

环境部这次的举措导致我们市民吸入更多的汽车排气。更严重的是,国内外对于环境部的信任将大大打折。国内外企业一定认为韩国环境部,只要企业抵赖就会同意相关要求。

003年12月环境部为了减少汽车排气引起的大气污染,修改大气环境保护法来强化排放标准,并规定加载OBD的义务。2004年6月则通过发表国内销售的汽车有义务加载OBD为内容的报道资料,再次强调OBD加载的重要性以及意义。

可惜,受企业抵赖的一系列环境政策就显得非常消极。如,2004年《现代汽车3.5t以下普通常用车的排放标准延期两个月实施》、2006年《进口汽车排放标准延期3年实施》、2006年对于《对GM轻型常用车DAMAS、RABO排放标准延期实施》以及这次OBD加载延期等,我都不好意思列出来了。

柴油汽车的OBD加载政策如预期,从2007年开始对所有汽车实施的同时,只对汽油车中的进口车延期实行BOD的加载,很明显失去了政策的一惯性和目标。如此容易受企业左右,大大降低了环境部该有的威严。真心希望环境部尽早“觉悟”。

图片
또 다시 유예 특혜를 받은 수입차ⓒ 동아일보
又一次受“特惠”的进口车 @东亚日报

【作者】Lee Sung-Jo / 环境运动联合 ( (KFEM)) / 投稿 /  [K06122201C]
【翻译】朴梅花]]>

WWF: 莫让江豚步白鱀豚后尘

2006长江淡水豚类考察结束,白鱀豚无踪,江豚数量锐减

湖北省WWF: 莫让江豚步白鱀豚后尘
——2006长江淡水豚类考察结束,白鱀豚无踪,江豚数量锐减

中国,北京—12月13日下午,中外六国科学家2006年长江淡水豚类联合考察最终以没有发现白鱀豚而告终。同时,考察进一步证实江豚数量大幅减少。为此,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呼吁,不要让江豚步白鱀豚后尘,保护江豚刻不容缓。
经过6国专家们39天、航行3400公里的艰难搜寻,考察队没有发现“长江女神”白鱀豚的影踪。同样令人痛心的是,从宜昌至上海1667公里长江中下游的干流江段中,仅发现江豚700—900头。据考察专家们估计,目前长江江豚的数量约有1200—1400头,只相当于1991年种群数量的一半。
长江江豚是全球三个江豚亚种中唯一的淡水亚种,在1993年前还约有2700只,但到1997年就锐减为2000只。以长江八里江江段为例,从1989年至1999年间,其数量以每年7.3%的速率递减。
WWF认为,应运用基于生态系统的保护措施,通过加强长江中游地区故道群的保护、建立长江中下游淡水豚类保护网络等,对长江的淡水豚类开展有效保护。
“长江故道湿地的保护、长江豚类保护区网络建设将是我们长江项目的工作重点。”WWF中国区首席代表欧达梦先生表示,“保护长江淡水豚类,需要社会各方的通力合作,从而根本上减少长江所面临的各种威胁,共同恢复生命之河——长江,实现人、水、豚的和谐。

背景:
“寻找最后的白鱀豚”科考活动是由来自中国、美国等6个国家的科学家组成考察队沿江寻找白鱀豚和长江江豚踪迹。
这次考察由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和瑞士白鱀豚保护基金会联合组织,得到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瑞士水科学研究所(EAWAG)等多个机构和组织的鼎力支持。
考察组自2006年11月6日从武汉启程,搭乘中国科学院“科考1号”和洪湖保护区的渔政监测船,对宜昌至上海的长江中下游的干流江段淡水豚状况进行了往返监测,并沿江采集了水样进行分析,实际考察里程近3400公里。
考察队由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德国和瑞士等六国鲸类专家组成,分成目视观察组、声学监测组和水质采样组。
欲知更多信息,请登陆:http://www.wwfchina.org/aboutwwf/whatwedo/freshwater/hsbc.shtm

供稿:庄士冠

【作者】庄士冠 / wwf / 写稿 /  [C06122001C]
]]>

2006绿色中国年度人物

2006绿色中国年度人物12月9日在北京揭晓。

北京市“2006绿色中国年度人物”产生

“2006绿色中国年度人物”12月9日在北京揭晓。8名个人和1个集体获得这一奖项。
分别是:
开发出中国第一个水污染公益数据库的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
今年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提案人–山东皇明太阳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
披露《惊情神农架》剧组破坏自然保护区环境的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柯蓝 ;
大力支持国家环保总局设立五大环保督查中心的亚洲开发银行地区与可持续发展局局长宾度•罗哈尼;
对青藏铁路环保措施提出大量意见并被采纳的四川省绿色江河环保促进会会长杨欣;
“每月少开一天车”活动的发起人北京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
敲响国有林权改革第一槌,使生态保护与经济利益相结合的黑龙江省伊春市市长兼林业管理局局长许兆君;
拍摄了以传统生态文化为主题的纪录片《天知道》的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负责人廖晓义。
此外,发布中国第一份绿色GDP核算研究报告的绿色GDP课题研究小组荣获特别奖。
“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奖”由中国国家环保总局等七部委联合主办。最终结果由网络投票、专家评选、民意调查和公众评委评选四项得分综合评定。

康雪供稿

【作者】康雪 / 东亚环境信息网 / 写稿 /  [C06121301C]
]]>

揭开变身为洁净生活之传道师-芳香剂/除臭剂的真面目

无论是除臭剂还是芳香剂,在国内(韩国)销售的大多数商品并没有表明所含成分。

韩国全国揭开变身为洁净生活之传道师-芳香剂/除臭剂的真面目

2006年有害物质广告监督结果报告书

我们生活在充满广告的时代。从电视、杂志、报纸、互联网等大众媒体到公交车、地铁、道路,甚至连手机都成为了广告媒体。

随经济发展、生活质量的提高,我们也自然而然追求更加适宜的室内环境。比如,为了消除周边的各种异味,我们使用各种各样的除臭剂。恐怕很少人知道我们使用的大部分除臭剂或芳香剂并不是从根本上消除异味,而是发出更强烈的芳香来使得我们闻不到异味而已。无论是除臭剂还是芳香剂,在国内(韩国)销售的大多数商品并没有表明所含成分。不但如此,类似商品的广告不断,内容也越来越投机取巧,误导我们消费者使用自己的产品。

今年夏季,环境正义团体的广告监督团对于杀虫剂的有毒性以及(有可能导致人类死亡的)芳香剂(除臭剂)进行跟踪性的监督。

广告监督团对2006年7月18日至8月17日播出芳香剂(除臭剂)和杀虫剂广告的产品进行了跟踪性的监督。据统计上述期间播出广告的商品有:杀虫剂4种(F-Killer、Home Keeper)、芳香剂8种(Brestle、Febreze、Air WICK、Clean air)以及其他类产品3种(Baby Guard、Dettol)等共有15种。

研究结果如下:

1)多数产品选择儿童做广告模特,夸大宣传产品

我们实施跟踪调查的商品,均有可能包含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可是杀虫剂、芳香剂(除臭剂)等广告中无不出现儿童模特。
在我们调查的广告中,杀虫剂100%、芳香剂(除臭剂)62.5%、其他产品100%的比例选择儿童做广告。可见厂家是想通过儿童来夸大产品的3B效果(Beauty, Baby, Beast)。

另外,广告中儿童出现的比例也达到了90%。因为以儿童为中心做广告,内容也变得“为了保护儿童应该使用杀虫剂”,进一步强调了为保护儿童健康,请使用杀虫剂的企业的意图。

可是环境正义认为杀虫剂有可能含有环境荷尔蒙、有毒物等有害物质。而企业通过儿童做广告,强调产品的安全性和必要性,只能看作是厚颜无耻的销售行为。

尤其是暗示母亲有责任为婴儿消除飞虫的内容,则明显地夸张了杀虫剂的必要性。
另外,企业均宣传各自的产品是添加自然成分而成,这等于只要有一点自然成分(即使还有许多其他化学成分)就可以放心使用杀虫剂,简直是太荒谬了。

芳香剂(除臭剂)也存在类似问题。

一般芳香剂广告模特不是大牌儿明星,而是孩子或平易近人的普通面孔。通过普通面孔表现出芳香剂(除臭剂)可以解决日常生活中一切麻烦。
但据说在欧洲、日本等地,芳香剂因添加化学成分和人工芳香而引起安全性争论。而在韩国却播出“芳香剂喷雾比自然晾被更卫生,为了您的孩子,请使用芳香剂”的广告,依笔者看误导消费者的倾向特别大。

2)广告类型、形式大同小异

简单观察一下杀虫剂、芳香剂(除臭剂)的广告就能知道大部分广告内容、形式都大同小异。因此消费者只凭广告的品牌或具体名称购买产品,而对其厂家并不了解多少。特别是杀虫剂的广告内容,几乎都出现一名有知名度的中年明星和绿色背景,根本找不到广告之间的区别。

调查的4个广告中都出现了大碗儿明星,可以看出大部分人们喜欢自己熟悉的面孔(Zajonc, 1968)。人类有更喜欢接触过多次的东西或见过几次面孔的倾向,企业是通过面熟的明星(家庭主妇)来宣传商品,提高人们对商品信赖感的。

芳香剂(除臭剂)则重点展现产品品牌,没有出现大碗儿明星都是普通面孔,采用了所谓连续剧式效果。这是通过一般人的行动、言语来最大限度地提高其信赖度的做法(Festinger, 1954)。广告内容大体安排长相一般的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能够碰到的场景,这样我们看到之后马上产生信赖感或对商品地的兴趣。

随之,增多了碰到问题时应该怎么办,这种提示性的广告。广告中还插入相应的解决方法,即购买自己的商品。此类广告不但内容方面上比较新颖还赢得较高的信赖感。因此,各家企业都播出类似的广告,向消费者传达一个错误的信息:芳香剂(除臭剂)是生活必需品,能够帮您解决包括儿童用品的家里的卫生问题。

3)针对家庭主妇广告策略

消灭家里的虫子、清洁环境是家庭主妇的义务,聪明的家庭主妇请您做出明确的判断,购买我们公司的产品-这是大多数广告向消费者传达的错误信息。由于广告内容大同小异,各个企业一心想制作引起家庭主妇注意的广告。因此,广告集中在早晨连续剧播放的时间段,广告也以家庭和睦、健康、幸福甚至是幸福的守护者等为主题,煽动人们购买自己的商品。

基于上述结果,环境正义广告监督团呼吁

一、禁止各种杀虫剂广告把儿童作为广告模特
二、揭开变身为洁净生活之传道师的芳香剂(除臭剂)的真面目。

* <2006유해물질광고보고서>전문다운로드는 이곳에서
《2006年有害物质广告监督结果报告书》全文下载

http://www.eco.or.kr/2006_web/bbs/board.php?bo_table=eco_pds_gnu3&wr_id=652

【作者】Lim Sun-A / 韩国环境正义(CMEJ)(Citizens’ Movement for Environmental Justice) / 投稿 /  [K06121001C]
【翻译】朴梅花]]>

探讨修订家电再生利用法的市民论坛在日本召开

为了将市民的意见反映给正在对家电再生利用法进行修订的日本政府,市民们在论坛上展开了讨论。

东京  2001年开始生效的家电再生利用法(特定家电机器再商品化法),是关于四大家电(按重量来计算,电视、洗衣机、冰箱、空调等四大家电占全部家电产品的80%)再生利用的法律。由于制定该法律时规定实施五年后要进行修订,因此相关部门现在召开审议会讨论有关修订该法律的事项。

  为了这次法律修订工作,负责修订的环境省和经济产业省一改以往的做法,很早就开始多次征集市民意见,逐渐形成了一个公开讨论的氛围。为此,我们NGO团体也在探讨家电再利用法中存在的问题,不断努力促进修订工作顺利进行。

  作为修订该法律的一个步骤,12月1日,NGO、消费者、专家以及相关中央机关的人员汇聚一堂,在“探讨修订家电再生利用法市民论坛”上(由国际环境NGO FoE Japan、循环型社会制度研究会、东亚环境信息发传所等三个团体共同主办),从更高的层次广泛地交流了意见。

  在论坛开始时, 首先由家电再生利用法修订审议会主席、庆应义塾大学的细田卫士教授介绍了过去四次审议会的讨论重点及动向。

  在会上,大家谈到目前有两个越来越突出的问题是非法投放垃圾和非法出口电子垃圾问题。这两个问题不受家电再生利用法的约束,也没有反映在相关的统计数据之中。这些尚未确切掌握的家电去向被称为“看不到的过程”,审议会也正在商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为了掌握“看不到的过程”,今年夏天政府、审议会委员们进行了有关调查,并在三个月一次的审议会上做了汇报。

  除此之外,大家在审议会上还重点讨论了是将缴付再生费用改为预先支付还是保留现行的后缴费的方法,以及是否将现有的4类再生利用的家电种类范围扩大等问题。

  随后,这次论坛的主办团体提出了“市民的家电再生利用法修订意见”。主要是以下4点: (1)该法律适用对象及处理方法难以理解;(2)该法律适用范围外的废旧家电增多;(3)符合3R(Reduce、Reuse、Recycle)优先顺序的对策不够完善;(4)不能保证该法律在实施中的透明性。同时,与会者也提出了如下建议:(1)促进垃圾减排(Reduce)和再次使用(Reuse);(2)对所有的家电产品都实行回收利用;(3)贯彻扩大生产者责任(EPR)政策,并防止漏洞;(4)提高法律透明性;等等。
  对于市民团体的“意见”,废旧家电出口企业代表提出,出口到国外的废旧家电在当地很受欢迎,所以应当制定明确区分废旧家电是重新使用还是用于再生材料的标准。日本的废旧家电中,大部分只需稍加修理就能继续使用,问题是如何有效利用。同时,我们应该反省一下我们日本人是如何使用家电的,尤其是轻易将废旧家电废弃的风气。

  参加论坛的大多数市民对上述的“市民意见”表示赞同,出席论坛的环境省、经济产业省的有关负责人也发言表示将认真参考市民意见。细田主席还讲到希望相关的NGO组织今后能够收集更多的信息。

  为了今后能将广大消费者和NGO的意见如实反映到审议会的该法修订版中和国会对该法律的审议工作中,并有利于制定更完善的家电再生利用法,NGO也应当更加努力地收集和传播信息。

参考网页
・修订家电再生利用法的市民意见
 http://www.foejapan.org/lifestyle/gomi/kaden/kdn_061201.pdf
・中央环境审议废弃物及再生利用部门、家电再生利用制度研究及评价小委员会
 产业结构审议会环境部门废弃物及再生利用小委员会
 电器、电子电器再生利用WG联合会
 http://www.env.go.jp/council/03haiki/yoshi03-11.html

【作者】小村 哲也(KOMURA, Tetsuya) / 东亚环境信息发传所 / 投稿 /  [J06120802C]
【翻译】朴梅花]]>

未及聆听国际公害研究的先驱—-宇井先生的教诲

率先对水俣病等公害问题进行脚踏实地研究的宇井先生逝世。

东京  11月11日凌晨,宇井纯先生去世了,享年74岁。宇井先生对解决水俣病问题、救助公害受害者,在东京大学举办自主讲座”公害原论”等有关公害问题的研究和教育,以及在各种反对公害问题的活动中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宇井先生去世次日,日本5家主要报纸都刊登了讣告,同时还登载了宇井先生的有关水俣病和“公害原论”的文字资料。其中的几家报纸都提到了宇井先生在东京大学从未获得晋升的机会,曾被称为“万年助手”。从这些事情中可以看到,在90年代之前的日本社会,从公害受害者的角度开展的对公害和环境问题的研究工作曾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补充:1986年,宇井先生接受了冲绳大学的聘请,担任该校教授。)

  宇井先生的活动范围不只局限于日本国内。他在日本支持反公害的研究人员中,较早地了解了国际公害与环境问题的现状,指出了在国际公害问题中给日本公害问题定位的必要性,并很早就开始了有关研究。1972年,宇井先生和水俣病患者一起参加了斯德哥尔摩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披露了患者们的受害状况。除此之外,宇井先生还强调了青年研究人员与国际社会沟通的重要性,提出“用日语写出的论文,也要同时用英语来发表”。1991年,宇井先生获得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表彰的”全球500佳″,也可以说明宇井先生在国际上得到了广泛的好评。

  在中国环境问题的研究领域,宇井先生早在1973年,中日恢复友好邦交的第2年就访问了中国,并对中国的公害问题进行了调查。当时的研究成果被收集在《中国与公害》(龙溪书舍,1976年)一书中。从表面上看,这本书对中国在处理公害问题方面做出的努力评价很高,但实际上中方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参考数据。因为有了一些诸如此类的事情,宇井先生感到对中国的事情“力不从心”、“爱莫能助”,一度表示不想听中国的事情。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历,宇井先生的第二次访华是在20年后的 1996年。此后在2001年的《中日环境纠纷处理国际研讨会(http://www.southwave.co.jp/swave/8_cover/2001/cover0121.htm)上,宇井先生通过和中方的公害受害人以及中国律师之间坦承的对话,深深感受到了中国的巨大变化。

  笔者在出席中国环境问题研究会时曾经采访过宇井先生。宇井先生在采访中谈到了1973年的中国公害和环境问题状况,以后发生过什么样的变化,自己的心情又发生了那些变化。[(这些谈话内容都记载在《中国环境手册》(2005-2006年版)中]” http://www.chinawork.co.jp/bookstore/book/sousousha/B87kannkyou.htm

  在上述研究会上曾有过提问解答的机会,但是笔者个人强烈感觉到这些提问都没能触及问题的实质。尽管出席会议的各位专家和代表们劝告笔者应当另外单独听取宇井先生的见解,但一直到会议结束,笔者也没有找到向宇井先生咨询的机会,现在回想起来仍后悔莫及。

  宇井先生非常有正义感。特别是对于某些政府部门对那些导致公害问题发生的企业没有采取适当的治理措施,宇井先生一直持以严厉的态度。对于普通民众,宇井先生坚持认为在环境和公害问题面前没有第三者。由于宇井先生的这种严厉态度,他被称为“能镇住哭泣孩子的宇井纯”。但是笔者记忆中的宇井先生却和上述说法想成鲜明对比。宇井先生对年轻人很亲切和蔼,不摆架子。宇井先生在出席2004年第2次中日环境受害者救援国际研讨会(会议地点:日本熊本县水俣市)后前往阿苏山观光途中,在招待中方会议代表时,宇井先生的亲切热情的目光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祈祷宇井先生安息的时刻,我们将铭记这种缅怀先生的感情,继承宇井先生的遗志,继续致力于先生未尽的事业。

参考网址(不包括本文中已介绍的相关网址)
・特别三人谈……王杰发/宇井纯/原田正纯
 http://www.southwave.co.jp/swave/8_cover/2001/peking/cover0121_04.htm
・专家和NGO组织联合出版《中国环境手册》(2005-2006年版)
 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04120802J
・中国的环境污染受害者、救援者和水俣病受害者的交流活动
 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04040701J

【作者】相川 泰(AIKAWA, Yasushi) / 鸟取环境大学环境政策学系 / 投稿 /  [J06120801C]
【翻译】王 志远]]>

中国环保NGO加强与媒体的合作

由绿家园志愿者承办的“加强中国环保NGO与媒体的合作”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北京市中国环保NGO加强与媒体的合作

2006年11月15—17日,由绿家园志愿者承办的“加强中国环保NGO与媒体的合作”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国16个省市60余家NGO和媒体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探讨了中国环境NGO与媒体的合作需求、成果以及需要解决的问题。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代表卢宜宜、中华环保联合会副秘书长李恒远、中国环境报副总编辑李瑞农等出席研讨并在开幕式上发言。NGO与媒体代表进行了分组讨论和汇总,在各自的经验教训中总结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使环保NGO与媒体在哪些方面合作、如何合作以及合作的均衡性问题得到了充分的展开。
记者和NGO代表还在“模拟演练场” 互换角色,用生动的形式加深对彼此工作的认识。来自“Environment Education Media Project”的刘登立先生谈到“外国媒体眼中的中国环保NGO座谈会”,给代表们提供了很多可供借鉴的经验,开扩了大家的视野。大家分享了三个案例,从不同角度,从现实问题出发,探讨NGO与媒体合作中的问题,和解决的思路与方法。
研讨会期间,绿家园志愿者还带领代表参观了“地球村”和“绿色和平”,了解他们与媒体合作的经验;还考察了北京河流的污染情况。
通过这次会议,环境NGO和媒体不仅对彼此之间的合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对他们的潜在的合作伙伴,包括政府、法律界和有关国际组织的协调关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相信这种了解会促进未来中国环境NGO的发展、对中国环境保护事业的发展。

【作者】康雪 / 东亚环境信息网 / 写稿 /  [C06120603C]
]]>

护鸟老人王子峰

自1996年起坚持护鸟,10年行程数万公里,协助执法部门解救各种濒危珍稀鸟类千余只。

辽宁省护鸟老人王子峰

王子峰,男,70多岁。自1996年起坚持自发地护鸟,10年行程数万公里,协助执法部门解救各种濒危珍稀鸟类千余只,抓获非法狩猎者300余人。人称护鸟山神。日前,辽宁省林业厅向王子峰核发了《辽宁省狩猎检查证》,使他成为大连市持有这一省级执法证件的惟一民间人士。
10年来,王子峰每天写护鸟巡山日记,将巡山时间、地点、天气、上山下山的路线全都记了下来,并附有详细草图。如今他的日记已有10多万字,对大连市乃至东北三省候鸟的保护工作具有参考价值。他通过实地调查绘制出《大连地区狩猎网点分布图》,并配合执法部门查处偷猎、非法贩卖、违法经营野生动物案件百余起。
现在老人又关注辽东湾的斑海豹。由于斑海豹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长期以来,不法之徒从未停止过对这种动物的猎杀,导致来辽东湾栖息和繁殖的斑海豹数量已不足千只。如不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这些宝贝将会锐减甚至消失。为此老人大声疾呼。现在有关部门决定在瓦房店市红沿河建核电站,其位置已经危及国家级的斑海豹自然保护区。老人为此十分焦虑。
老人为社会做了大量贡献,获得了大连十大环保人物、辽宁省十大环保人物等荣誉,但是他完成这些工作的全部物质基础就是他700元的退休金。在钦佩、震惊之余,我们会想:我们如何来帮助王子峰老人实现他的、也是我们的愿望——保护斑海豹?


护鸟老人王子峰

【作者】马跃 / 大连环保志愿者协会 / 写稿 /  [C06120601C]
]]>

中国民间环保团体将向企业颁发生态奖

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和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共同主办的SEE•TNC生态奖(2007)在北京正式启动。

北京市中国民间环保团体将向企业颁发生态奖

2006年11月30日,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和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共同主办的SEE•TNC生态奖(2007)在北京正式启动。
SEE•TNC生态奖(2007)的奖金总额为100万元人民币。该奖将评选出:一等奖1名,奖金人民币20万元;二等奖3名,奖金人民币10万元/名;三等奖6名,奖金人民币5万元/名;优秀奖20名,奖金人民币1万元/名。
这是SEE•TNC生态奖第二届评奖。该奖于2005年2月由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创立。这是中国大陆第一个由民间环保团体设立的生态环保奖。奖项设立的宗旨是促进日益兴起的环保运动,推动中国民间力量参与环境保护,改善生态环境。
本届生态奖在奖项设置上除延续上一届奖项内容,继续对生态保护优秀机构和个人给予奖励外,还增设了20个名额的企业生态奖,旨在奖励那些注重生态保护、实践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企业。企业生态奖是一个重要的荣誉称号,只授予奖牌,不颁发奖金。
评奖办法采取公众网上投票、专家评审委员会、SEE和TNC理事共同参与的方式,以体现出评奖的权威性、公平性、透明度和参与的广泛性。
近年来,中国很多的企业在发展的同时采用各种手段保护环境,已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他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兼顾生态效益的做法值得表彰。大自然保护协会和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负责人表示,设这个生态奖的目的是为了推动中国民间力量积极参与环境保护,改善生态环境,影响更多的公众关注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并积极参与到保护与开发共赢的过程中来;同时也是为了倡导更多的企业增强社会责任意识,加入到企业发展与环境保护并举的行列中来。
SEE•TNC生态奖(2007)于2006年12月1日开始申请,并于2007年2月16日截止,欲参评单位和个人可上www.see.org.cn网站查询相关资料。
SEE•TNC生态奖(2007)颁奖大会将于2007年4月22日(地球日)在北京举办。

(康雪供稿)

【作者】康雪 / 东亚环境信息网 / 写稿 /  [C06120602C]
]]>

环境部、厨房垃圾再利用政策是否可行?

环境部应全面重新研究厨房垃圾再利用政策

韩国全国环境部、厨房垃圾再利用政策是否可行?
环境部应全面重新研究厨房垃圾再利用政策

2003年开始环境部提出了禁止把厨房垃圾直接填埋在填埋场,而全面再利用的法案。在开始阶段环境部的政策,因存在食物资源化技术没有一般化和回收体制等复杂问题引发了地方政府的反对。可如果一年填埋相当于10兆韩元的厨房垃圾时,不但需要解决填埋场的问题,还浪费宝贵的资源,因此,后来环境部的政策逐渐得到了国民舆论的支持。

实施一段后表明,从厨房垃圾的饲料化、堆肥技术相关部门进一步开发了各种各样的再利用技术,每户家庭的厨房垃圾再利用活动也越发越自愿,显示环境部的厨房垃圾再利用政策很成功。环境部也通过《厨房拉圾再利用现状报告书》表示韩国的90%以上的厨房拉圾得到再利用。只可惜环境部的现状报告书已被证实为谎言。大田市民环境研究所在大田市以及全国广域地方政府确认厨房垃圾再利用现状的结果显示,各个地方政府向环境部提出的报告书完全不符实际情况。

根据环境部2005年第四季度厨房拉圾再利用情况资料,全国7个广域市(首尔、釜山、大邱、仁川、广州、大田、玉山)再利用比率分别为首尔市100%,釜山市94.5%,大邱市97.8%,仁川市96.7%,广州100%,大田市99.4%,玉山市82.0%,均为非常良好。虽然各个地方政府之间多少存在差异,但大部分的厨房拉圾或成为饲料或成为堆肥。

举例来说,大田市产生的厨房垃圾(412.吨/日)的99.4% (410.1吨/日)被再利用,具体有公共处理设施生产堆肥109.9吨/日,民间处理设施上生产饲料135.6吨/日和堆肥173.6吨/日。如果根据这些数据分析,就意味着大部分厨房垃圾被再利用或做成饲料或堆肥。但是大田市民环境研究所和资源循环社会联大根据这个资料在大田市查看厨房垃圾处理设施的结果,被证实环境部的厨房垃圾处理及再利用现况与事实不符。
http://www.enviroasia.info/n2_photo/K06120601/dia.jpg”>
《大田市厨房垃圾委托处理设施的实际处理现况》
如表1所示,处理大田市产生的厨房垃圾的2处公共设施以及4处民间设施的再利用比率与环境部的资料有很大的差异。2处公共设施的附属物生产量是搬入量的(124吨/日)的6.5%,4处民间委托处理设施也只有搬入量(290吨/日)的33%(95吨/日)再生产为堆肥或中间原料。甚至,在民间委托处理设施,用湿式饲料化方法处理厨房垃圾的营业所实际上生产的是中间原料-堆肥而不是饲料。但环境部和大田市在没有进行任何现场证实,就断定每天从民间处理设施上生产出135.6吨/日的饲料。

据了解,上述情况不只发生在大田市。据首尔市厨房垃圾再利用负责人处的了解,环境部的其他地方的资料也像大田市一样不符合实际情况。

根据环境部记的资料,首尔市厨房垃圾公共设施所处理的710吨/日厨房垃圾中,分别生产出401.2吨/日的饲料、297.1吨/日的堆肥以及其他原料14.5吨/日。但实际上6处公共处理设施所处理的厨房垃圾(603吨/日)中,只有17%(100吨/日)生产为饲料或堆肥中间原料等。而对于民间委托处理设施,因不属于京畿道为由根本就没有把握再利用情况。

除了首尔市,全国其他广域地方政府也存在同样问题。根据大田市民环境研究所直接证实,各地方政府只知道厨房垃圾被送往处理厂,而至于在处理厂上是否进行海洋投弃、生产出多少饲料或堆肥等事项根本不了解。环境部和地方政府在完全没有把握饲料或堆肥的实际生产量、在何处如何被使用等具体情况的条件下,单凭厨房垃圾被搬入到处理设施的理由对一般国民进行厨房垃圾被再利用等舆论性蒙骗。

环境部的厨房垃圾相关政策归根到底把重点放在了处理量上而不是资源化上。如果环境部把重点放在处理过程上,就没必要执意禁止把厨房垃圾直接填埋在填埋场。因为这些将进入填埋场的食物最终是被扔在大海。哪怕从现在起,环境部也要彻底评价厨房垃圾再利用情况,以正确的根据为依据促进其政策。并且要建立从厨房垃圾的产生阶段到最终资源化为止的体制,使其有助于掌握我国厨房垃圾的再利用情况,从而不管是厨房垃圾的堆肥化或饲料化要求对其处理技术重新进行广泛的探讨。只有形成一系列体制,厨房垃圾才能成为有力的强调的构筑资源循环社会的媒介体。
etcc.or.kr/

【作者】大田市民环境研究所 (CIES) / 大田市民环境研究所((CIES Citizens’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Studies-Deajeon) / 寄稿 /  [K06120601C]
【翻译】韩 美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