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坚持—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随想

日本经过长期的发展达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结合、人类生产生活和自然环境的结合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努力的方向。

新潟短短三天的会议和参观,给我的印象是深刻的,甚至是震撼的。日本经过长期的发展达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结合、人类生产生活和自然环境的结合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努力的方向。

日本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也经历了中国现在正在经历的问题,四十多年前日本的水俣病事件给了我们很多可以借鉴的经验,艰难的上诉之路也让我认识到中国的环保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很钦佩我的朋友们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坚韧和执着,在新泻水俣病资料馆中那位讲述的老者,没有愤愤不平,没有慷慨激昂,只是淡然地娓娓道来,却深深地把我打动了。我看到同行的“淮河卫士”霍岱珊先生在不停悄悄拭去眼中的泪水,也看到韩国的一位中年女士神色凝重,陷入沉思,我相信那个时刻大家的心情都是相通的,那个时刻中、日、韩都是“我们”,我体验着我们的病痛,面对着误解和成见,坚持着,坚持着……

我能想象四十年前的阿贺野川是什么模样,但今天的阿贺野川却给了我一个意外,一个工业高度发达的国家她的河流却是如此的清澈,不知名的水鸟和花草像在默默地向我倾诉着什么,热情周到的旗野先生更是给我们详尽地讲述了那段值得为我们铭记的历史。影像中的旗野先生仿佛和眼前没有太大的分别,想想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为了一个事业努力,这种强烈的使命感不由得叫我肃然起敬。垃圾山上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越过山头是湛蓝的天空,山脚下一个安静祥和的小镇。四十年的时间改变了许多事情,不变的是坚持。

作为一个工程师我知道自己力量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但是还有“我们”,而且我们懂得坚持。东亚环境市民会议是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会得到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就向我们对水俣病患者的理解和支持。

我想,同行的几位老先生也同样都有着许多故事,这故事背后也有着同样的坚持。希望不久的将来,几位先生能够在中国,在淮河、汉江、长江边上为我的朋友们讲述这些故事。故事里,也有同样的蓝天碧水,明月山岗……

【作者】叶建东 / 北京市可持续发展促进会(Beijing Association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供稿 /  [C08102901C]
]]>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一 —— 地震后的岷江

江河十年行的起因,就是对中西部江河的深深的忧虑。今年的5•12大地震,让我们更加为四川的江河担心。

四川省江河十年行的起因,就是对中西部江河的深深的忧虑。今年的5•12大地震,让我们更加为四川的江河担心。

都江堰上的紫坪铺依然是2008年江河十年行的第一站。

此行和我们一起走江河的地质学家杨勇说,目前紫坪铺大坝经受住了今年的汛期考验。但是如今坝尖的大山开裂,两岸的大山是不是能承受得住水库的压力,在未来仍是巨大的考验。而且电厂下陷,让现在已经开始蓄水的紫坪铺的发电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能达到多少,也是不能不让他担心。

大坝是进不去的,地震震坏的坝面上的石板还是散落在坝边,旁边的围栏也还残破不堪倒在那里。大坝上的保安指给我们看最近被余震震成两截的电线杆。

前两年和我们一起站在紫坪铺大坝前的地质学家范晓,早就对这座大坝对地质的影响有着极大的质疑。大坝建成了,岷江两岸的泥石流一直影响着我们去九寨沟的路。5•12四川大地震后,范晓在《中国国家地理》第六期上撰文,直指这次地震应该叫龙门山大地震,而它的诱发不能不说和紫坪铺有关。

水库诱发地震,这是国际公认的。但是人们普遍认为水库只能诱发6级左右的地震,而不会有这次汶川地震这么大的震级。但范晓、杨勇都说,国际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把这么大的水库建在地震断裂带上。今天我们的车在走进映秀时,杨勇站在紫坪铺水库的库尾处让我们看地震震中喷出的岩石。那从地下喷出的岩石是白色的。

杨勇告诉我们,映秀是七十年代末因水电站而兴起的一个城市。因为是去九寨沟和黄龙的必经之路,加上本身大山夹持大江的俊美,这些年来,映秀本身也是游人喜欢光顾的地方。可是今天的映秀,从通往那里的路上就让人看到了它的扭曲与惨烈。

住在紫坪铺大坝边上的陈明一家是水库移民,地震以后家里就没了电,现在家里的屋子需要修了,但是因为没有电,无法开工。地震之后紫坪铺电站很快就重新开始发电了。这条消息在各大媒体上都有报道。可是五个月了,住在主大坝旁边的人家却没电用。这是怎么回事呢?记得看过美国的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个情节是一户人家尝试着一天不用电。结果,那天整个家全乱套了。五个月没有电,可想陈明家的日子过得多么不容易。

陈明家的邻居,虽然不是我们选的十户人家中的一户,但这两年我们也去他家看看,拍拍照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村子因为地震死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这家的儿子。

见到我们后,老人哭出了声,儿子是多好的儿子,才34岁。她说,媳妇还年轻,早晚要改嫁,要带走两个孙女,他和老伴都老了,以后怎么办?

站在一旁的老伴告诉我们。儿子死了后,国家给了5000块钱。6、7、8三个月每个月能拿到300块钱,30斤粮食,9月以后就没有了。66岁的他带着200块钱出去打工,可是体力不支,干了一个月,一分钱也没拿到,只好回家了。现在家里没电,没有生活来源。因为他们这个村大多数是像陈明他们那样的移民,而他们是本地人。因为不是移民连木板房都没有给他们,现在只好住在被震得没有了门窗的房子里。冬天就要到了,他们不知道这个冬天怎么过。

能做的,就是给了老人家300块钱,留下我们的电话号码,如果需要,请他们一定给我们打电话。
明年,我们再来时,两位老人的日子不知会是怎么过的。一年对我们来说总是过得很快,对这对老夫妻呢?

江边的映秀

陈明的邻居,老人失去了儿子

【作者】汪永晨 / 绿家园志愿者(Green Earth Volunteers) / 供稿 /  [C08102902C]
]]>

全地区支援公害受害者―《新泻水俣病地区福利促进条例》的制定

新泻县制定了日本第一部支援水俣病受害者的条例。

新潟积极传述新泻水俣病的德太郎先生于2003年突然去世。看到德太郎先生的亲属出示的记事本,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在代替日记的记事本里面记述了他出去散步时和朋友聊天,或走到过哪里等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琐事。作为新泻水俣病受害者的活动则只是星星点点地记录在日常琐事中。

从正式公布新泻水俣病存在的日子算起已有38年。德太郎先生的记事本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一些很普通的事实。即新泻水俣病受害者,在成为受害者之前,也是一名在这个地区生活的平常的人。

5年之后的2008年9月,新泻县制定了日本第一部支援新泻水俣病受害者的条例—-《新泻水俣病地区福利促进条例》。条例提倡整个地区全力支援没被国家标准所承认的水俣病受害者,并将这些受害者定位于“水俣病患者”。制定这部条例的目的是创造一个对水俣病受害者没有偏见的社会,提高因为制度的欠缺而没得到充分补偿的患者们的福利,修复并加强受过水俣病严重影响的地区居民之间感情的纽带,促进地区的复兴与和睦,营建一个大家都能够以平和心态生活的地区。

《新泻水俣病地区福祉促进条例》的制定,写下了与居民的立场相近的地方政府,走近作为居民的公害受害者们,对受害者实行终生援助的重要一笔。新泻水俣病的赔偿责任应归于肇事企业和没能够阻止公害发生、蔓延的中央政府。但与赔偿的意义不同,新泻县在条例中表示要从福利的角度来减轻受害者的痛苦。

德太郎先生在九泉之下一定很高兴看到新泻县的思维的转变。不仅是德太郎先生,还有很多在受害者运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被中伤“为争取补偿金而参加活动”的已去世的水俣病受害者们,会从心里欢迎恢复还活着的伙伴们和自己的名誉,并会以严厉而温暖的目光关注实现此条例所勾画的实现“理想社会”的历程。

该条例将于2009年4月施行。那将是新泻县开始推行水银病相关政策的起点。

参考网站:

新泻水俣病相关信息: http://www.pref.niigata.lg.jp/seikatueisei/1199377205536.html(日文)

【作者】关礼子(SEKI, Reiko) / 立教大学 / 投稿 /  [J08102401C]
【翻译】刘义华]]>

从阿贺到东亚(2)—-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第二部)

介绍新泻会议的第二部分“为解决东亚地区的水污染问题”等内容。

新潟 会议第二天上午,为中国和韩国代表组织的郊外旅行团和有关人员一起前往“环境与人类交流馆”(含新泻水俣病资料馆)参观。

该馆的所在地虽然位于阿贺野川流域,但由于距污染事件发生地点还有一定距离,据说当初有人提出了希望该馆能建在另外的地点(离河更近的地点)。现在的位置是在新泻市内许许多多的“泻”(日语意为“浅滩”)之一的福岛滩边,如果是考虑到环境与人类的交流,是一个很好的位置;但如果考虑到受害者的感情就不是一个合适的地点。此外,从该馆是由患者、肇事企业和县政府三方合作建立这一点上来讲意义重大。正像安田患者之会的旗野事物局长所说的,是“患者运动成果的象征”。

在上映了一个纪录片之后,在会议第一天开幕式上致辞的安田患者之会代表的权瓶晴雄先生作为民间传述人讲述了新泻水俣病的经历。提起新泻水俣病,不能不提到当时的捕鱼方法和职业。虽然用当地的方言来讲述很难译成中文和韩语,但却包含着特有的含义。可以说是一直与自然共存的人们使用的语言反映了与自然共生的因素,但却成为反自然现象(水污染)的牺牲者。权瓶先生用平淡的语调讲述了他的苦难经历:吃鱼本是及其平常的事情,但却因为出现了手脚麻木和晕眩等各种症状被疑为水俣病;听人劝去体检,在大学附属医院却遭到白眼;接受了体检却不敢告诉家里人等等。

当天下午大家一同前往朱鹮MESSE(会议中心)。下午是会议的第二部“为解决东亚地区的水污染”。接着前一天的报告,“亚洲与水俣连接之会”的谷洋一事物局长做了题为《日本市民在解决水污染问题中的作用》的发言,讲述了日本的公害简史,介绍了该会到目前为止开展的活动。并强调为了防止污染再次发生,必须要在污染地区抓住问题,从冰山一角的问题萌芽发现问题整体的真相,这也正是市民应当发挥的作用。

来自韩国的报告是由韩国环境运动联合(KFEM)水•河流中心李喆宰先生所做的《韩半岛大运河白纸化》。李先生在报告中没有介绍水污染事例,而是提出在实施运河的修建工程之前,应当预想到工程会给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而防止这种破坏的最好对策就是将工程白纸化。目前该工程虽然已经停工,但由于一部分主张修建的人仍在活动,所以正在高度警惕他们的动态。

在短暂的休息之后,下午3点多,与会者开始讨论概括了本次会议议题的宣言文本。鸟取环境大学的相川泰准教授宣读了宣言草案后,与会者相继发言,提出了修改意见。

在大家提出的修改意见中,有更加重视反映受害者的意见,鼓励内部揭发以防止污染复发,促进信息公开的重要性,明确写出追求富裕生活导致污染等诸多意见,中韩两方的代表也相继提出了具体行动的建议。从大家的发言中可以感觉到,许多意见正是由于来自亲身经历过污染危害地区的NGO,才能够提出如此意见,同时也使人感到污染危害还在发展的紧迫感。在大家的发言中也提到了本次会议主要内容之一,即切身感受污染现场的状况。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这次会议是成功的。

大家的讨论又从宣言原稿的修改转为交换实质性意见。同样是水污染,有些地区总是不断发生而难以根治,是否就是“从表面上难以看到污染”的原因呢?虽然不易观察到污染状况,但经常听取污染地区的呼声,勇于克服污染也是很重要的。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有支援受害者的网络,而且是否也需要我们三个国家来结成这样的网络呢?

另外,在会议闭幕前旗野事物局长讲的这句话可以成为宣言的一部分:“让我们共同思考什么是富裕的生活。让中国的朋友也加入熊本和新泻孩子们的交流,一起结成我们下一代的网络吧。”

随着讨论和经验共享的深入,会议通过了以下列内容为主的新泻宣言。

1.为了防止今后公害和环境污染的再次发生,继续已经开始的根治污染和对受害者的救援
2. 协助中国在克服水污染上做出的努力
3. 要求企业公开提供能够判断其在安全和环保方面是否存在问题的信息
4. 继续学习新泻水俣病的经验
5. 继承公害和环境污染受害者以及救援者的经验

然后,在讨论的基础上,在主办方就会后归纳宣言文本征得了大家的同意后,会议圆满结束了。关于这两天会议的结果,在公布宣言文本时(在网页和电子杂志上),还将予以介绍。

《从阿贺到东亚(3)》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08102403J(日文)

参考网站:

县立环境与人类交流馆http://www.fureaikan.net/

通过动作和手势介绍鱼和捕鱼方法的权瓶先生

全神贯注地倾听权瓶先生讲述的各国参观者

全体与会者鼓掌通过了宣言主要内容

【作者】富田行一(TOMITA, Koichi)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http://www.eden-j.org/) / 报告 /  [J08102402C]
【翻译】姜晋如]]>

从阿贺到东亚(3)—-访问阿贺野川流域

年事已高的新泻水俣病患者看上去非常健康开朗。其中是否蕴含着解决水俣病问题和复兴的关键因素呢?

新潟以将新泻水俣病经验传达给中国为主题的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闭幕后第二天,10月13日, 按照会议的安排是在郊外旅行,有关人员访问了新泻水俣病发源地。在晴朗的秋空下,清爽的阿贺野川流域的景色,仿佛是要人们忘记这里曾是发生污染的地方。

从新泻车站出发的大巴沿着阿贺野川驶上了磐越公路,朝着曾经是有机汞污染源头的旧昭和电工鹿濑工厂遗迹驶去。巴士从阿贺町政府前通过后,翻越了麒麟山,经过了JR鹿濑车站后又开始翻山越岭。不一会儿,巴士停在了山腰的展望台,从这里向远处眺望,遗迹所在地一览无余。这就是我们访问阿贺野川流域的第一站。

我们请“安田患者之会”的旗野秀人事物局长做导游,为我们做了只有在这里才能听到的讲解。从展望台向下俯视,眼前的工厂确实具有一定规模,想必这个工厂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效果也是比较可观的。工厂里还有一些娱乐设施,据说作为这个公司的职员在当地也是很令人羡慕的。当初虽然已经查明水俣病的病因是该公司造成的,但公司并没有停止反而增加了乙醛的生产,据说这也是为了振兴当地的经济。

随着日照越来越强,气温随之上升,参观的内容也逐步深入。我们接着参观了东北电力第二鹿濑发电厂、曾经排放未经处理甲基汞的排水口等。在每一个参观地点都有旗野先生的详细讲解,中韩代表一边专注地听讲解,一边作笔记,还不时提出问题,以致于都超过了预定的时间,这也足以说明了大家收获之大。

回程时巴士是沿着49号国道行驶。从车窗向外眺望,可以清晰地看到阿贺野川的景色。从鹿濑到咲花大约20公里之间,是被称为“阿贺野川地带”的景观。当初昭和电工选择了这样风景秀丽的上游地区也是有他们的理由的。在这个地区建厂便于调配产品原料和石灰,容易从附近的发电站获取电力,另外还有丰富的水源。但是,与这样的地利和水利的优越性恰恰相反,在这里却发生了公害污染,这个地区也被分裂了。

当我们来到了旧三川村(石间地区),被告知当年猫和乌鸦疯狂而死就是在这一带。吃河鱼的不只是人类,其它的生物也同样成为了牺牲品。可以说切断生物链的也正是新泻水俣病。

然后,在接下来的患者座谈会上,大家听取了水俣病民间传述人的权瓶晴雄先生等6位患者的讲述。

患者们谈到了当时的许许多多的愤怒、烦恼和痛苦。有些政府部门的人根本没有到现场,只不过看了诊断书就居然说自己是凭着“高度的学识和丰富的经验”;虽然吃了同样的鱼,却因为在不同地区就在认定时出现差距;更有甚者,即使在同一地区,因为有被认定的和不被认定的结果,使居民出现不和(居民之间的纠纷);由于治疗时药效不同和痊愈程度不同而难以被人理解;等等。可以想像,患者们应该有许多难言之隐,但他们看上去是那么自强不息。

有一位叫做渡边参治的患者,虽然已经90岁高龄,但声音洪亮,唱起歌来更是气宇轩昂。参治说他最喜欢唱歌,还说能做自己高兴的事就是最好的治疗。当韩国代表问道“大家因为诉讼和歧视有过许多痛苦,为什么还能坚持这么多年患者之会的活动呢?” 患者们的答复就是他们的歌声。那洪亮的声音和精神抖擞的动作震撼人心。

患者之会的权瓶先生已年近80,确实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看到他那正视大家的目光和想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大家的姿态,无论如何都不能想像他是一位近20年来,每年都有一段时间不得不住院治疗的患者。听说就是因为水俣病患者的特点就是从表面上看不出明显症状,或者说难以看出症状,患者们遭遇了冷漠、诽谤和恶意讥讽,使得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而我们今天应当从中吸取的教训就是,正因为表面上看不出来才需要支援。

过去曾有过以捕鱼为生的船长们和捕捞河鱼的渔民,但现在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农业用水和饮用水都是来自阿贺野川,人们战胜了污染后仍继续使用阿贺野川的水。水都变清洁了,人也不能服输。我们好像从患者那里感觉到了这种气概和精神。虽然患者们经历了难以想像的困难和艰苦的斗争,“高高兴兴地度过平凡的生活”是最好的药物,也是解决问题和复兴的关键所在。这也可以说是从阿贺传达给东亚的信息之一吧。

代表们在可以看到旧昭和电工鹿濑工厂遗迹的高地上(担任导游的是安田患者之会的旗野先生)

前排是权瓶先生和渡边先生(患者之会的3名女士和3名男士)

阿贺野川流域(下游)地图

【作者】富田行一(TOMITA, Koichi)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 / 报告 /  [J08102403C]
【翻译】姜晋如]]>

日本水俣病—牵动人类的心!

我有幸参加第四次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在日本新泻三天,感触很深、收获颇多。

新潟我有幸参加第四次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在日本新泻三天,感触很深、收获颇多。最令我敬佩的是新泻水娱病安田患者之会的旗野秀人先生,三十七年如一日,为弱势群体呐喊;同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由于企业和政府都没有采取负责任的处理措施,造成2000人有机水银中毒的日本水俣湾那些水俣病患者。

前来参会的有中国和韩国的NGO组织的代表,从他们的报告看,各国普遍存在工业带来的污染。特别是中国的NGO代表,有长江(扬子江)、淮河、辽河、汉江等,他们用生动形象的内容展示各地存在的水污染问题,及严重性。尽管表现形式和显现出来的损害各不相同,但其均因工业现代化,或者军事现代化过程中所造成的。水俣病虽然只是发生在日本,其危害到了整个人类的现在和未来,也是全人类发展中共同面临的严峻问题和考验。

会议不仅传达给东亚地区市民许多信息—-新泻水俣病的教训,同时也大大提高了中、日、韩三国对水污染这一全球和社会问题的关注,通过加强交流和合作,探讨所需采取的更为科学的预防措施,对于每一位参会代表都将受益匪浅。

通过参观昭和电工鹿濑工厂遗址(新泻县阿贺町),与被害者交流,旗野先生一遍遍的介绍,他的眼中流露出始终不忘的一个一个走向死亡的受害者。听他“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却患上了如此痛苦的疾病,还要打官司和受到歧视”。从了解曾因排放废水中的甲级基汞污染了河流,企业的转产,到一次次的诉讼及患者们得到补偿的来之不易,我为日本人民执着不休的精神感到由衷的敬佩。

通过和那些患者直面交流,了解长期生活在水俣沿海,因为食用受到排放到海洋中甲基汞污染的鱼而得病。尽管病患有轻有重,但均不能完全痊愈。特别是胎儿性病患者更是令人倍感同情。

通过日本专家对水俣病的研究成果,了解关于水俣病研究的历史。此外,电影“生活在阿贺”再次震撼了我的心灵。

三天来,新泻水俣病的经验教训给中韩提供了很好的案例。由于中国与新泻有许多共同之处,对中韩来说值得参考的东西实在太多。因此,此行除了观感之外,令我思考最多的是中国目前的水污染状况,及潜伏的危害,令我更加担心的是否也会出现类似于水俣病患者样的污染受害者? 对于已经出现、即将出现,未来可能还会出现的我们如何应对?现有的癌症村的癌症患者如何得到补偿?更重要的对整个生态系统遭受的损失如何恢复和补偿更加令人担忧!

我非常赞同中国NGO代表在此次会议的总结发言:
面对过去—-受害者的补偿
面对现在—-企业的社会责任
面向未来—-清洁生产

面对水污染问题,需要各方面的重视。应建立本土的研究体系,促进有关控制法令管理体系的建立和健全、以及正确实施,并建立环境保护人人有责的思想和新风尚,吸取和发展各种现代化科技知识,减少污染,为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NGO应警钟长鸣!

【作者】陈英 / 香港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 (HK)) / 供稿 /  [C08102302C]
]]>

释放有害物质的人造草坪

学生和老师受头痛、特应性皮炎的折磨

汉城特别市据说,果川市文原小学的家长们在作反对学校计划铺设人造草坪方针的运动。人造草坪是各种有害物质的大杂烩,划伤皮肤或损伤关节等的危险也比自然土运动场更高,引起家长们担心。

这一事件的开端是2006年政府推进的“支持学校草坪事业”。政府公开了2010年为止将投入1800亿韩元来支持全国443个高中小学校的人造草坪的方针。

学生和老师受头痛、特应性皮炎的折磨
去年春季开始,铺设人造草坪学校的学生和教师们开始出现头痛和特应性皮炎现象。得知消息后,教育部于2007年4月份制定了人造草坪安全标准,但已是亡羊补牢。人造草坪释放的化学物质的味道实在太大,有很多学校在夏天也不敢开窗户讲课。

社会的指责声越来越高,去年7月份政府不得不针对人造草坪铺设的学校进行调查,以了解实际情况。调查结果令人惊讶:根据知识经济部技术标准院规定的标准,用于人造草坪的再生橡胶粉末每公斤所含的铅不得超过90mg,贡和铬不得超过25mg,苯则不得超过1mg。调查结果显示,每四所学校中有一所学校的人造草坪的有害物质含量超过了标准。而且轻者超过标准含量几十倍,重者甚至超过几百倍。形势如此严峻政府还为施工单位说话,说由于铺设草坪当时没有制定安全标准,所以不能惩罚施工单位。因此,直到现在,超过标准的工厂和施工单位名单仍没有向国民公开。

如此折腾之后,政府改变政策让学校自由选择是否铺设人造草坪。记得08年7月还举办了学校运动场多样化为主题的听证会。但是实际上没有什么变化。不断有学校和人造草坪行业向“黄金市场”伸手。

相关行业对应人造草坪反对论的方式有两种:一是进口国外有名的产品,二是应用纳米技术生产降低橡胶片和粉末的化学危害性的新产品。虽说草坪的危害性减少了,但仍是有害的。随着草坪的硬化和磨损,无法避免人造草坪原材料—废轮胎中的化学物质在空气中纷飞。另外,应用纳米技术的产品则无法排除纳米处理物质引起的二次污染的可能性。

严格来说,不存在引发人体健康损害的化学有毒物含量标准这一说。无论如何强调人造草坪的化学反应低于人体反映值,孩子们将直接接触人造草坪在8-10年的铺设周期期间释放的化学污染物质。如果反复接触、直接接触,即使安全值以下也不能放心。而且,所谓安全值又是以成人为标准的,那么针对孩子的标准是否应该更加严格才对呢?

人造草坪的铺设之所以流行是因为运动场的管理方便,管理费用也低廉,很多学校都挡不住诱惑去铺设。但是,如果忽略了学校运动场真正主人公学生的健康问题,那就本末倒置了。学校有铺设人造草坪的经费,还不如在校园内作自然池塘和小树林,或者安装再生能源设施。自然土运动场是孩子们接触地球的唯一空间。是谁给了学校随便给运动场做“整容”的权利?

【作者】Ahn, Byung-ok / 环境运动联合(KFEM) / 投稿 /  [K08102301C]
【翻译】朴梅花]]>

为了防止中国的水污染 学习新泻水俣病实例

18名中国草根NGO代表赴日本新泻参加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

新潟2008年10月11日至13日,以“东亚地区的水污染与健康——学习新泻水俣病实例”为主题的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在日本新泻召开,来自中日韩三国的近百名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其中包括18名中国草根NGO的代表。与会代表共同回顾了新泻水俣病事件的发展过程,并就中国正在面临的水污染问题进行了探讨,讨论并通过了《为消除东亚地区的水污染和救助污染受害者的新泻宣言》。

本次会议由东亚环境信息发传所、新泻水俣病安田患者之会主办,中国环境友好公益协会、韩国环境运动联合会、新泻水俣病共同会议、日本环境会议协办。据了解,本次会议是有关水俣病的、从污染受害者和救助者的立场召开的第一次国际会议。

新泻水俣病是世界环境保护史上具有重大里程碑意义的事件。1965年,新泻水俣病被正式公诸于世。这是继1956年熊本水俣病之后的又一次环境灾难。

在环境与人类交流馆——新泻水俣病资料馆、安田患者之会,与会代表与水俣病患者进行了交流,这几位患者至今依然备受水俣病的困扰,有的人完全无法闻到食物的味道,有的人手不停地颤抖……

立教大学关礼子助教授、木户病院名誉院长齐藤恒先生、新泻水俣病安田患者之会事务局的旗野秀人先生向大家详细介绍了新泻水俣病的发生,水俣病患者认定的艰难,水俣病患者所面临的诽谤、诟病等压力,水俣病患者的诉讼斗争,日本政府的不作为,污染企业在水俣病发生之后的冷漠反应,水俣病给整个地区的居民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社会各界人士包括民间环保人士、律师、医学专家为了帮助水俣病患者所做出的努力,等等。

为新泻水俣病事件奔走了37年的旗野秀人先生说:“我听说在中国,和新泻水俣病时期一样,那里的河流污染也成为了一个问题,如果能让参会者看看新泻的过去和现在的真实模样,对他们起到一些作用的话,那么我们新泻人也会感到荣幸的。”

今天的新泻,天很蓝,空气很清新,阿贺野川的水也清澈起来,过去水俣病带来的阴霾已经逐渐散去,人们的生活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水俣病带来的惨痛教训已经给全世界带来了警示:保护环境,也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会议期间,淮河卫士会长霍岱珊、绿色汉江秘书长叶福宜、绿家园志愿者窦丽丽、辽宁盘锦黑嘴鸥保护协会会长刘德天、江苏绿色之友秘书长王丽娜、北京市可持续发展促进会的李俊、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会长吴登明分别介绍了中国的水污染状况以及中国民间环保组织为保护水环境所做的工作。韩国环境运动联合会的李喆宰先生介绍了韩国市民在解决水污染问题中所发挥的作用以及韩国市民、民间组织为了反对修建韩(朝鲜)半岛大运河所做出的努力。

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为消除东亚地区的水污染和救助污染受害者的新泻宣言》,呼吁中日韩三国为防止中国的水污染加强合作,交流防治污染、救助污染受害者的经验,努力推动企业公开自己的环境信息,改善自己的环境表现,等等。

中国环境友好公益协会会长李力认为,日本43年前发生的灾难在今天的中国正在重复着,日本民众曾经面临的困难、挫折、无奈,也都是今天中国的环保人正在面对的,甚至某些地方政府和企业的表现,也都有极大的相似之处。我们必须从日本的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更好地防治中国的水污染。

据了解,第五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将于2009年在中国辽宁盘锦召开。

【作者】窦丽丽  / 绿家园(Green Earth Volunteers) / 供稿 /  [C08102301C]
]]>

从阿贺到东亚(1)——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第一部)

介绍新泻会议的第一部分——“东亚水污染的实际情况”

新潟在东亚,对环境信息进行共享的网络,就是从2002年开始,每隔2年召开一次的“东亚环境市民会议”。会议按照日本—韩国—中国这一日中韩的顺序轮流举办,到了2008年又轮到日本了。在继续上回西安会议的主题“水与健康”,着眼于水污染这一东亚共通的问题的同时,出于重视公害当事人以及强调从现场进行学习的意义,从而使新泻承办了此次会议。(主办: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新泻水俣病安田患者之会)

因为拥有信浓川和阿贺野川这两大河流,新泻也具有水城这一特色。市内自不必说,连郊外广阔的地区,也可以说享享受着水的恩惠。特别是阿贺野川,其流域面积虽然只是全国第8位(7710平方公里),但水量的丰富程度特别突出,据说有129亿吨(全国第2位)。也正因为这一点,一旦污染扩散的话,对流域内的影响也自然非常大。四大公害之一的新泻水俣病就发生在这条阿贺野川,对多年来生活在河流旁的人们,带来的危害也特别的多。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潜在的患者数量依然无法掌握。

从正式公布新泻水俣病开始,到今天已经过了43年。正视那段历史,在对从发生到恶化、以及采取措施和复苏这一系列的经过进行共享,争取以防止重蹈覆辙为目的的“预防”的同时,也有可能促进中国对各地日益严重的水污染进行早日治理。为了同时实施预防和治理这两项活动,东亚的人们怀着群策群力、共同行动的期待,召开了这次会议。

在会议的第一天(10月11日)的第一部分,以“东亚水污染的实际情况”为题,主要对会议举办地新泻的新泻水俣病的教训,以及中国各地的现状进行了报告,促进了共享。

一开始是主办者致词,接下来是新泻县知事贺电的代读,然后是新泻市长的致词。对会议进行支援的新泻县和新泻市,都指出社会各方面都要对受害者进行救助,为此,地区内的联系是不可欠缺的。

在主题发言《传达给东亚地区市民的信息——新泻水俣病的教训》中,立教大学准教授关礼子认为切断河流与人类联系的就是新泻水俣病,而恢复这种联系,就能早日解决问题。她在赞赏当时新泻县不是从点而是从面上处理新泻水俣病问题的同时,又以旧安田町停止了患者体检而导致不能了解受害情况为例,主张政府的责任应该是积极进行体检,以便听到居民的呼声。 

作为评论,釜山韩国环境运动联合的具滋相代表和一桥大学研究生院的寺西俊一教授认为,公害发生于国内最弱小的、远离政治和政策的地方,在确认信息交换和相互交流→相互理解→相互信赖→共同合作这4个阶段的同时,为了不发生新的水俣病,大家应该携起手来,等等。

正如《面对新泻水俣病——新泻的甲基汞中毒》这一题目所示,木户医院的齐藤名誉院长对受害的实际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对在水俣病的病因已经很清楚的情况下,依然对乙醛进行持续增产的肇事企业,他认为这是“间接故意”。

会议开始2个多小时以后,从中国来的嘉宾连续进行了7个报告。对于这次访日,据说中国国内有超过50个的团体有参加的意愿,而获准参加的是其中适合水污染这一主题的团体。这么多团体齐聚一堂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再加上他们经过了严格的选择,各个报告当然具有分量,很有冲击力。以下,将其中要点予以公布。

■《淮河治污:流域限批与公民行动》霍岱珊(淮河卫士会长) 河南省
居民参与程度不足是污染扩大的原因/对排污口进行监控后,水质有所好转,但由于监控无法覆盖全流域,导致污染再次发生。

■《关爱水资源 保护母亲河——“绿色汉江”在行动》叶福宜(绿色汉江秘书长) 湖北省
通过申诉,造纸厂被关闭,唐白河(汉江支流)重新恢复了清澈/通过深井提供饮用水,受到了流域居民的欢迎。

■《通过绿色选择倡议 监督企业的环境表现》窦丽丽(绿家园志愿者执行副主任)
告诉企业,如果不保护环境的话,对自己的企业也不利/在http://www.ipe.org.cn/中公开数据库和水污染地图(包括约100家日资企业)

■《辽河污染严重——NGO警钟长鸣》刘德天(盘锦市黑嘴鸥保护协会会长) 辽宁省
检查污染企业是否重新开工、是否减少了污水处理设备的运转/采取监督、观测、警告、公布这4个步骤。

■《NGO在保护水资源中的作用》王丽娜(江苏绿色之友秘书长) 江苏省
资源的整合、平台化、建立基地、培训、编写宣传资料、向媒体通报这6点是基本步骤。

■《农村饮用水安全及污水资源化技术研究与示范》李俊(北京可持续发展促进会环境部工程师)
拥有专家,各种污水处理的技术储备是强项/注重适合地区特点的工作,防止面的污染。

■《长江(扬子江)健康运动》吴登明(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会长) 重庆市
水电站和环境的共存是一个课题/长江上游的森林和水土保持不仅是为了中国,也是为了太平洋西岸的各个国家。

之后,会场上用日中韩三个国家的语言穿插进行了热心的提问和解答,特别是在针对污染源头企业的行动,以及政府、企业和NGO的相关性方面,大家交换了意见。

大部分的人都是通过事先申请才参加的,还有报告人和相关人员,再加上当天参加的人,达到了接近150人的定额的盛况。第二天(10月12日)的会议主题,是进行第二部分《为了解决东亚的水污染》,将要对前一天的报告进行讨论,并对宣言书进行协商。(接下回)

介绍黑嘴鸥的一幕

会议开始后听众席的情况

日中韩三方汇聚一堂摄影留念

【作者】冨田行一 (TOMITA, Koichi) / 东亚环境信息发布所 / 会议报告 /  [J08101701C]
【翻译】徐波]]>

用蝉(知了)的蜕壳进行区域诊断

通过知了着眼身边的自然环境

大阪■以区域环境保护为目的的西淀川儿童环保俱乐部活动

暑假临近结束的8月26日(周四),开展了调查知了壳的活动。集合了54个健康活泼的小学生(包括家长等成年人)。知了是可以作为环境指标的生物。可以通过生活在这里的知了的种类,了解区域自然环境的丰富性。对知了的蜕壳(蝉蜕)进行调查,对于孩子们来说首先是身边的生物,比较容易开展,还不会伤害知了,是一个比较普及的环境调查方法。

大阪市西淀川区,曾是受到严重大气污染的地区,为了不再次受到公害污染,让孩子们保持保护地方环境的意识,1996年成立了“西淀川儿童生态俱乐部”此后,小学生保育所的指导员、女童子军的领导等儿童指导人员以及大学生等以志愿者身份参加、策划并开展活动。除了知了壳的调查,春天的蒲公英调查,秋天的钓虎鱼活动等,开展应季的地方自然环境的调查和其它活动。另外,还开展对空气污染原因之一的二氧化氮的测定,了解大气污染的知识。

■研究知了壳可以了解自然环境的变化

虽然生活在大阪的知了有4种,但在市内发现的9成以上是叫做蚱蝉的知了。西淀川区也同样,本次的调查所收集的240个知了壳,全部都是蚱蝉。而30年前大阪市内的蚱蝉很少。与其他知了相比,身体大一圈的蚱蝉,是孩子最喜欢的捉知了游戏对象。为什么现在只剩下蚱蝉了?是人类建造的城市环境的影响。

蚱蝉和牤蝉等与其他知了相比,可以在城市中土地被修整过得坚硬、干燥的场所生活。同纬度、同气温的场所,森林、田地等村落地的地区相比 ,其它的知了生存比例较高。也就是说,根据生活某一地区知了的种类,可以判断该区域城市化的程度。

另外,还可以了解到气候变暖带来的影响。1990年时蚱蝉生活的范围是在太平洋一侧的最北限、即“神奈川县的三浦半岛前部的城之岛与平塚市西部的连接线”以内的地区。但是,现在在东京的公园里也可以看到了。随着气候变暖的进行,蚱蝉的可栖息地正在向北移动。
 
孩子们学习的不仅仅是环境问题,也有知了的生态状况。从褪掉的壳可以知道知了的种类,还能分辨出雌雄。另外,知了的幼虫期在土壤中渡过,在树枝上产卵。要选择干枯的树枝产卵,卵才能落到土地上。孩子们一面寻找有产卵的痕迹的树枝,一面学习知了为子孙后代生存的智慧。

■自主学习、注意观察、采取行动…… 编写知了报刊,传播环境信息

环境问题单靠知识还不能解决。自主学习、注意观察、和同伴一起采取行动非常重要。参加活动的孩子们,把收集的知了壳的种类、雌雄数量以及学到的其他知识,以小组为单位制作了《知了报纸》。《知了报纸》的制作有3个目的:共享发现的信息、巩固学到的知识、整理归纳学到的知识。制成的报刊在大家的面前发布,接受其它小组的孩子们和大人评判。这些有助于引导下一步的行动。

另外,知了报纸还在地方的图书馆、当地的高中文化节进行展示。让更多的人看到地域的自然环境,成为活动信息传播的场所。 
  
■通过知了把目光锁定在身边的自然环境

“夏天外出时,不论走到哪里,都去收集知了壳” 与孩子有日常接触的学童保育所的指导员说。通过知了壳孩子们已经将目光锁定在自然环境。

希望孩子们意识到自己的生活给地方环境带来影响,成为能够为城市环境作出有益贡献的大人。这也是为不再受到公害危害所必需的意识。

*参考文献…沼田英治、初宿成彦「住在城市里的知了们」岩崎书店(2007)

虻蝉和蚱蝉

策划实施的大学生和孩子们

图书馆里展示的知了报纸

【作者】小平 智子(ODAIRA, Tomoko) / 蓝天财团 / 投稿 /  [J08101702C]
【翻译】金 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