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治理东亚地区的水污染和救助受害者的新泻宣言

2008年10月11日到12日召开的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上,一致通过总结会议讨论和方向性的新泻宣言。

新潟东亚环境市民会议是2000年成立的中日韩环境NGO信息共享网络主持召开的,从2002年第一届会议在日本(东京)召开之后,每隔一年在韩国(首尔)、中国(西安)召开,共召开了3次。在此期间,各有关方面从各国的环境概况到具体问题开展了深入的讨论,该信息网络也不断在发展。
今年2008年10月11日到12日,我们在世界上第二个发生水俣病的日本新泻,为了发扬前三届会议的成果,特别是为了继续第三届会议的主题“水与环境”,以《东亚地区的水污染和健康~学习新泻水俣病的经验》为主题,召开了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经过两天的讨论,我们就以下问题达成了共识:
1.日本的公害受害者从40多年前就呼吁“希望不要再重复悲惨的公害”,但遗憾的是无论是在韩国、中国还是在日本,这些受害者的愿望都没有能够完全实现。今天,我们在这里再次呼吁“希望不要再次发生更严重、更悲惨的环境污染事件”,同时我们迫切希望尽快消除环境污染的受害状况,彻底搞清实际受害状况,对受害者实行彻底救助。
2.过去曾经困扰过日本和韩国的严重的水污染问题,现在正在中国重演。在国际社会的经济活动范围内,使得中国水污染的原因更复杂,难以听到受害者的呼声,并且不容易搞清实际受害状况。而日本和韩国不仅仅是先于中国经历了水污染的危害,有些日韩著名企业已经因造成污染受到指责,成为了造成中国环境污染的直接或间接的因素。鉴于这种现状,我们认识到“环境问题往往是在离决策和权力最远的地方发生”、“环境问题没有国界”,所以我们应当面对各国受害者,倾听他们的呼声,掌握实际污染状况,并就此促进收集、交换和共享有关对策、制度等信息。特别是日本和韩国代表承诺积极协助中方开展致力于防治水污染、搞清污染状况和救助受害者的活动。
3.由于现存国际社会中的复杂的经济结构关系,消费者在获得商品时很难辨别出该商品的安全和环保性。这一点也是加剧了中国的水污染和其它环境污染的原因之一。另外,由于有少数企业发生了威胁人们安全生活、误导人们对其产品在环保和其它方面所做出的判断等造假事件,我们对此深表忧虑。我们要求企业一定要全面考虑到安全和环保问题,立即停止威胁人们安全和环境的行为,同时为使消费者能够正确判断其产品在安全和环保方面是否存在问题,要公布正确而简单明了的信息。另外,我们欢迎有关企业和行政部门的内部人员揭发上述问题,并主张应当奖励这种内部揭发,而不能压制。我们也希望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也能调整相应的制度。
4.新泻水俣病也不仅仅是一个危害人们健康的诉讼事件,它给本地区和受害者们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危害和损失。但同时,也产生了像电影《生活在阿贺》这样的各种文化活动的产物。当然,能够防止公害和环境污染是最理想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回避已经发生的受害情况。特别是我们应当继续学习新泻的一些多年以来的受害者,在支援者的支持下,坚强地克服偏见,并善于应对受害问题,有时甚至能够愉快地处理相关问题。
5.日中韩各地污染受害者的经验、救助者的经验都是无价之宝。为了各国都不再重蹈过去污染的旧辄,为了真正实行对受害者更好的救助,年轻一代有必要积极传承这些宝贵的经验。
我们关心中日韩环境问题的市民组成网络后,应当共享对上述问题的认识。今后我们应当加深这种跨越国界和世代的交流、相互理解、信任和合作的联系,并进一步加以扩大和巩固。让我们为营造一个没有污染、舒适和和谐的生态家园而继续共同努力。

2008年10月12日
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全体代表

【作者】相川 泰(宣言文的总结)(AIKAWA, Yasusi)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 / 宣言 /  [J08112801C]
【翻译】姜晋如]]>

2008江河十年行之三——在自然面前敬畏自然

5•12四川大地震后,汶川一直没有消息。当时我们从电视上看到解放军在滚滚的泥石流中前进。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着汶川。

四川省5•12四川大地震后,汶川一直没有消息。当时我们从电视上看到解放军在滚滚的泥石流中前进。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着汶川。

今年江河十年行,从映秀出发前往汶川,我终于真的亲临“发过怒”的大山和大江了。

地震后,堰塞湖一度成了我们最关注的灾难。当时第一个向国家领导发出“堰塞湖威协着我们的生命安危”警告的地质学家杨勇,是我们这次江河十年行的专家之一。今天,我们在前往汶川的路上没走多久,江水的急与缓,就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堰塞湖。就让我们看到了湖水的平静与湖水爆发时的脾气。

可以说,水,在这次大地震后的大山中,让我们对它有了新的认识。也给了我们很多联想。一位路人告诉我们,这个堰塞湖所在地叫一碗水。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不管什么时候,人们都可在这里找到水喝。可是地震后,写有一碗水的标志被埋在了大山之中。不过这位老乡相信,不管这里变成什么样,都是大自然的决定,人们的命运和自然的命运息息相关。所以,人在自然面前很渺小。

参加2008年江河十年行考察的记者中,除了我以外,光明日报的冯永锋和南方都市报的卢斌都走过从映秀到汶川的路。我们都清清楚楚地记得,岷江峡谷两岸是绿色的。虽然大炼钢铁的年代让这座大山和全国许许多多的大山一样,几乎被剃了“光头”。但是今天,我们在路上边走边采访到的人告诉我们,从70年代当地人就开始在这里的山上植树。岷江边的生态与气候适宜,当年他们种的树,差不多已经快一个人都抱不过来了。可这次大自然自身的“运动”使得我们眼前的大山彻底变了模样。

我知道,最近已有专家提出,应保护地震后形成的堰塞湖。这样,我们人类会有更多的九寨沟可尽情欣赏。

其实,现实中大自然中的种种美景,哪个不是大自然的杰作呢?我们所说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我们人类看来,有的是绝活儿,有的或许就是灾难,可对自然来说,自然就是自然。

这次5•12大地震被人们称为汶川大地震。而且在救灾的最初阶段人们把太多的注意力给了汶川。可是后来才知道,真正的震中在映秀。2008江河十年行的另一位专家范晓在2008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上发表的文章中就提出,应该称5•12大地震为“龙门山大地震”因为所有地震中遭到重创的地方都在龙门山范围之内。

今天我们的车经过汶川城内时,车上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汶川十楼九不倒,映秀十楼九全塌。

是大自然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还是什么?

细细想想,用敬畏自然之心,去认识自然,可能会让我们在与自然的相处中,摆正自己的位置。
今天,从映秀到汶川的路上我问自己,我们的江河十年行还有七年,未来的七年中,我们将要记录的这段路上的自然,还会给我们些什么启示呢?我为自己有幸加入这十年的记录而深感责任在肩。


堰塞湖

大山接吻

【作者】汪永晨 / 绿家园志愿者(Green Earth Volunteers) / 供稿 /  [C08112601C]
]]>

从水到鸟:参加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感想

从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归来多日,在新泻水俣病实例的学习

新潟从第四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归来多日,在新泻水俣病实例的学习,还有那些水俣病受害者的自述、医学专家的调查报告、污染场景的再现(环境与人类交流馆)、对污染源的考察、对受害者群体的访问、听旗野秀人先生的讲述,那一幕幕依然历历在目,就像昨天一样。

从对新泻水俣病实例的学习,使我看到和体会到了水污染的严重性,诉讼的马拉松,关注者的坚韧不拔,旗野秀人先生37年如一日令我赞叹,他是值得我敬重的民族大英雄;还有那受害者的乐观精神,我至今耳畔还回响他那《酒歌》的声音;还有那广濑稔也为项目找经费,为公益事业默默奉献的务实精神。

从法律角度讲,新泻水俣病实例是一个典型的证据链。新泻水俣病同时又是一个典型案例,这个案例不仅对亚洲、乃至世界都具有现实意义。

以关注东亚地区的水污染与健康为主题的市民环境会议,把中、日、韩三国的NGO邀集在一起,不仅公布了日本新泻水俣病的信息,而且把长江、淮河、辽河等环境信息带给大家,把韩国半岛大运河的市民活动的信息带给大家。共同分享这些经验,有利于推动这些国家的市民环境运动。

中国大江大河众多、矿山开发不计其数,有多少“水俣病”?有多少受害者?有多少污染问题还没得到解决?有多少诉诸于法律?有多少环境信息有待公开?

中国的公众参与环境保护有良好的开端,中国的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中国的NGO还年轻、经验不多、力量不足,有待于在与政府合作中自我发展、不断壮大,中国的NGO有广阔的空间。
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在关注水污染的同时,还可以扩大关注范围,比如湿地保护、鸟类保护。中国辽宁盘锦境内的辽河三角洲湿地上繁衍生息着珍稀濒危鸟类黑嘴鸥,它的繁殖地由辽河东岸向辽河西岸迁移,迁移的原因是东岸的湿地因开发改变了黑嘴鸥的生态环境。然而,辽河西岸也遇到围海水产养殖开发、水产采捕、人与鸟争地,人与鸟争食的问题。黑嘴鸥的保护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进行的,这种保护目前还在继续。中、日、韩都是黑嘴鸥分布地,其中中国、韩国是黑嘴鸥繁殖地,日本是黑嘴鸥越冬地。中、日、韩是黑嘴鸥每年都要穿行的国家,因此中、日、韩不仅在水环境保护方面可以合作,而且在黑嘴鸥保护方面也可以合作。

本人于6年前曾访问过韩国,到过仁川、松岛等地的黑嘴鸥繁殖地考察,结交了一批韩国的NGO朋友。日本有与中国合作研究黑嘴鸥12年的历史,我本人于4年前专程赴日本北九州考察了黑嘴鸥越冬地,访问了当地的学校,结识了民间环保人士。黑嘴鸥保护协会于2003年主办了有中、日、韩三国鸟类专家及NGO参加的黑嘴鸥保护国际研讨会。

今年9月12日,日本读卖新闻对我保护黑嘴鸥的行动进行了报道,随后日本的细贝弘毅先生致信与我提出组织义演和筹集保护黑嘴鸥资金的设想。就在此次参加第四届东亚市民环境会议期间,我与细贝弘毅夫妇会面,再次商议了义演事宜,这得感谢此次会议提供的机会。

我想有朝一日,黑嘴鸥保护将成为东亚乃至国际的一个典型案例,为环境保护、鸟类保护提供可以借鉴的经验。

【作者】刘德天 / 盘锦市黑嘴鸥保护协会 / 写稿 /  [C08112602C]
]]>

污染地区的环境再生以及将相关信息提供给亚洲地区

点击此处去论坛

冈山在日本冈山县仓敷市水岛举办的日本环境会议上,与会者讨论了如何把防治污染的经验提供给亚洲地区。
 
第26届日本环境会议水岛大会以“环境再生和健康的城镇建设”为主题,已于2008年9月20日(周六)至22日(周一)在仓敷艺术科学大学举行(与会者总计达500人)。日本环境会议是1979年成立的以学者、律师为主要成员的跨学科性组织,长期开展为制定解决污染地区的环境再生、地区再生问题的相关方针政策提出建议等活动。蓝天财团为了学习该组织的活动进程、加深与各成员之间的交流,自组织成立之始就参与至今。该财团在本次大会第2天的“污染问题经验和环境再生以及将相关信息提供给亚洲地区”第3分组会上,对会议的策划和运营都给予了帮助,并在分组会上做了报告。

■专题讨论会 ― 污染问题经验以及将相关信息提供给亚洲地区

在第2天(21日)举行的“污染问题经验和环境再生以及将相关信息提供给亚洲地区”第3专题研讨分组会上,首先,早川光俊先生(律师、“思考地球环境和大气污染问题的全国市民会议(CASA)”专务理事)发表了《从防止全球气候变暖的角度看污染问题经验和环境再生的相关活动》的特别报告。随后,是中国、韩国的代表的2个环境污染问题实况报告,有关方面的4位代表还分别介绍了在大阪(西淀川)、名古屋、仓敷、尼崎的致力于环境再生、地区再生的活动。

大阪(西淀川)的代表以“从防止全球气候变暖的角度–灵活运用污染问题的经验教训,开展有利于环境再生的城镇建设”为主题,介绍了蓝天财团的相关活动。其中包括反对大气污染运动及其诉讼审理的经过;西淀川区的大气环境和住民居住意识的实际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的为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把“环保交通方式”(eco drive)作为主要的城镇交通建设手段,以及把污染治理经验提供给中国、亚洲各地等活动。

在接下来的专题小组讨论会上,对日本、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在解决污染、环境问题方面的信息传播和交流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今后的合作实践

蓝天财团把城镇交通建设和将污染问题的经验教训提供给中国等亚洲国家作为重点发展事业,并计划以后通过和日本环境会议的研究者,污染受害者,各种个人和团体的交流来进一步促进活动的发展。希望籍此可以加强西淀川区以环境再生为目标的城镇建设,同时为公害地区的环境再生运动积累经验,和相关人员一起合作,不断努力开展活动。

日本环境会议全体会议~里見和彦医生的报告「总括性呼吸康复治疗-其效果和问题」(2008.9.20)

日本环境会议 第3分组会・专题小组讨论会(2008.9.21)

日中公害被害者支援活动支援交流会(2008.3.28举行)

【作者】矢羽田薰(YAHATA, Kaoru) / (财)公害地域再生中心(蓝天财团) / 投稿 /  [J08112101C]
【翻译】何蓉]]>

参加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的感想

通过此次会议我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从不同国家的报告看,各国普遍存在工业带来的污染。

新潟东亚环境市民会议是由中、日、韩三国的NGO发起的一项致力于环境保护的国际性活动,目的在于给东亚国家的不同环保组织创造共同交流的机会和平台。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已经成功的举办了三次。2008年10月11日在中、日、韩三方共同努力下,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在日本新泻市顺利召开。回顾会议上发言人的精彩阐述,与会者的积极响应,实地考察的点点滴滴,这次会议实在让我受益颇丰。

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的主题是—东亚地区的水污染与健康—-学习新泻水俣病实例,这也是会议选在日本新泻举行的原因。1964年,日本西部海岸的新泻县阿贺野川流域,由于垄断企业“昭和电工公司”含汞废水的污染,出现了水俣病,在很短时间内患病者增加到45人,并有4人死亡。受害者们提出损害赔偿的请求,并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诉讼历程。会议上新泻水俣病患者和新泻水俣病安田患者之会事务局负责人-旗野秀人介绍了新泻水俣病的相关情况。从中我们知道了从日本中央及地方政府部门的态度来看,1956年以来的漫长岁月中,都没有站在受害者一方,而是采取了袒护企业利益的姿态。这也是给了我们中国环保组织一个警示,我们在从事的环保活动要不仅限于污染事件的揭发阻止和环保宣传活动,我们还要联合起来促使政府对环境污染和受害弱势群体的关注。

组织者安排了实地参观了“昭和电工公司”旧址,除了和那些患者直面交流外,我们还参观了环境与人类交流馆(资料馆),了解了50年以来关于水俣病研究的历史。观感之外,我思考最多的是我国水污染状况以及对相关污染潜伏的危害。我很担心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类似于水俣病患者样的污染受害者。我想,我的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正如会议上来自中国不同地方环保NGO组织发言所述,由于工业的迅速增长,经济的利益蒙蔽了生产者的双眼,中国的长江、淮河、辽河、汉江等无不伤痕累累。所以我们环保NGO感到痛心也感到肩上深深的责任。

通过此次会议我还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从不同国家的报告看,各国普遍存在工业带来的污染。虽然表现形式和显现出来的损害各不相同,但其均是因为工业现代化,或者军事现代化过程中所造成的。水俣病虽然只是发生在日本,其实它危害到整个人类的现在和未来,也是全人类发展中共同面临的伤痛。基于此,各国必须加强交流和合作,采取更为科学的预防措施。

会议虽然结束了,可是责任加重了,我们要发扬旗野秀人为了水俣病受害者数十年的坚持不懈精神,发挥环保NGO虽然薄弱但是坚强有力的能量,保护我们共同的家园!

【作者】李俊 北京市可持续发展促进会 / 北京市可持续发展促进会(Beijing Association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供稿 /  [C08111902C]
]]>

环保组织联合建议北京改变“灭鼠”思路

民间组织发现,当前在城市里普遍实行的粗放式的灭鼠方式,需要改良。否则对城市的其他生物,比如鸟类,比如猫狗,造成伤害。

北京市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自然之友、绿家园志愿者等多家民间环保组织,对北京的老鼠药进行一年的观察研究后发现,当前,在城市里普遍实行的粗放式的灭鼠方式,需要改良。否则,不仅白白浪费公共财政资源,而且对城市的其他生物,比如鸟类,比如猫狗,造成伤害。

一到冬天,北京所有公共场所就会插上大量三角形的小黄旗,旗子上面写着“鼠药投放点”、“注意安全、请勿触摸”等字样。旗子的旁边,一定会撒着一堆做成蜡块状的老鼠药,它们有芸豆般大小,很多会被路人有意无意地弄碎。这种全覆盖式的、严阵以待的“灭鼠”方法,真的有效而且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吗?

2007年12月1日,在这几家民间环保组织联合发起的“城市乐水行”活动中,环保志愿者在南护城河东段(北京肿瘤医院附近)河面上,发现十多只麻雀死在水中。“当时,大家一起讨论这些麻雀的死因,后来觉得,最大的可能,是麻雀吃了河岸边刚刚投放不久的、但被某种外力碾碎了的老鼠药。”

基于这一发现,“自然之友”发起成立了“鼠药调查志愿团队”,得到了北京地球村“NGO化学品协作网络”的小额资助,绿家园志愿者等环保组织在研究进程中全力协助。“鼠药调查志愿团队”对不同类型的公共场所鼠药投放情况进行了观察,阅读了国内外大量相关文献,拜访了主管灭鼠工作的相关机构和组织,访谈了大量的公众。

在鼠年即将结束,新的一个“灭鼠季节”即将到来的时候,“鼠药调查志愿团队”亮出了他们的研究成果《鼠年说鼠药——城市灭鼠工作及其后果的研究与调查》。他们一年的观察、研究成果,都浓缩在这份报告中。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环境史博士研究生毛达,全程参与了这一研究。他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城市都会讨论老鼠的问题,但在许多地方,他们都用‘控鼠’而不用‘灭鼠’,或者是‘综合鼠害管理’。我想原因有两个,一是从生态的角度来说,老鼠是自然生态链的一个重要环节,不能全部消灭;二是从绩效上看,人类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老鼠都消灭。因此,我们建议,我们也少用‘灭鼠’,多用‘控鼠’。这样可能更符合环境伦理。”

北京密云县大城子镇中心小学教师朱秀荣担任研究小组的组长,她说:“我们的研究报告还提出了几个小建议,一是北京市应当重新评估当前这种灭鼠工作的效果,同时把评估结果对社会公开,因为灭鼠花费的是公共财政;二是在灭鼠的同时,有必要考虑对城市生态的负面影响,因为老鼠药一经投放出去就彻底流落到自然界中,完全依靠自然界来‘消化’,这会对生态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三是建议全国更多的环保组织和志愿者参与到这一研究中来,关注本地的灭鼠现状,因为我们的研究和观察工作只是刚刚开始。”

据了解,环保组织将把研究报告寄给相关的“鼠害控制”部门,同时准备组织志愿者递交到负责具体实施鼠药投放的居委会、物业相关负责人手中;这份报告的电子版,可以在环保项目“自然大学”的网站下自由下载。

更多新闻素材,请联系:
自然之友项目官员 尹杭 65232040
北京地球村化学品协作网项目协调人 姜超 82252047
或者登陆相关网站:自然之友(www.fon.org.cn)、自然大学(www.nu.ngo.cn) 化学品协作网(www.chemical.ngo.cn)

【作者】尹杭 自然之友 / 自然之友(Friends of Nature) / 供稿 /  [C08111901C]
]]>

东亚的“共生社会”是否可能——2008年东亚和平论坛

关于在东亚的共生,中日韩的市民社会研究者和活动家等进行了讨论

广东省2008年11月9日和10日,在中国的深圳,以“东亚的‘共生社会’是否可能”为主题,召开了“东亚和平论坛”(主办:2008年东亚和平论坛组委会)。

此次论坛,是继战后50周年之际,1995年于首尔召开的日韩研讨会、2006年10月于东京召开的论坛之后的又一次会议。上一次,以“我们是否能成为‘东亚人’”为主题,关于历史、和平与环境这三个主题进行了讨论,形成了如下的共识——东亚“摆脱冷战”是本地区最大的课题。
这次会议已经是第3次,在社会不平等、摆脱冷战时代、构建共生社会的主体这3个主题上,大家进行了2天的讨论。

在会议期间,以美国的次贷问题为开端,在世界范围同时发生的金融危机,正在对各国的经济和人民生活带来越来越大的影响,据说中日韩三国也各自存在着深刻的社会不平等问题。参会者之一的庆应大学的金子胜教授发表评论说,此次全球金融危机将是一个持续十年之久的深刻问题,在各自的社会出现就业崩溃的今天,正是需要我们在那些过去被认为是落后产业的农业和能源领域创造新的商机、保证就业,也就是需要将其转变为最新产业的时候。

在新泻召开的第4届东亚环境市民会议中也曾经提到过,离权力中心最远,在经济上也处于弱势的人们成为了公害污染的牺牲者。在东亚,环境问题和贫困问题也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联想到在从事危险的电子垃圾拆卸作业的中国劳动者之中,有很多人都是由农村出来打工的穷人,我们就应该想到,为了真正解决电子垃圾问题,不仅应该防止对健康的损害,而且也应该同时考虑如何提供新的生活手段。

此外,为了创建共生社会,互相的信赖也是不可或缺的。而对于信赖只能产生于共同的行动之中这一点,也成为了大家的共识。另外,在韩国学者作的报告之中,作为在环境领域创建东亚市民社会的范例,对“环境亚洲”(ENVIROASIA的工作和东亚环境市民会议进行了介绍。下一次论坛,据说预定于明年或后年在韩国举行。

对于这次参会的环境领域之外的人们,我们也要具备与他们合作的思路,对解决东亚的环境问题尽我们的一份力量。

2008年东亚和平论坛

【作者】广濑 稔也(HIROSE, Toshiya) / 东亚环境信息发布所 / 投稿 /  [C08111401C]
【翻译】徐波]]>

关注环境,更关注人

新泻归来

新潟到访新泻之前,新泻这个地名只和“公害”、“水俣病”联系在—起。行前查找资料,又知道新泻是日本最著名的大米产地之一。仅此而已。然而,10月11-13日3天的新泻之行归来,再谈及新泻,首先浮现在眼前的却是旗野秀人、权瓶晴雄、斋藤恒、关礼子,还有那些初次见面却留下深深记忆的老年患者们—–从此,新泻在我的记忆中是和这样的一个群体紧密相连的。

当然,新泻之行使我对于43年前发生在新泻的水俣病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水俣病是以1956年发生在日本九州熊本市的因为甲基汞随工业废水排入水俣湾而造成的鱼虾—人的中毒事件而命名的。1965年在日本海沿岸的新泻市再次爆发了这种工业污染病,被称为发生在新泻的水俣病。实际上,熊本的水俣病并不是发生在1956年,而是大爆发于1956年。同样,新泻的水俣病也是大爆发于1965年,实际上它发生在更早的、至今也无准确判断的年代。它使我意识到,在那个年代里,水俣病这样的公害确实有得以泛滥的原因,它的被揭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被害人的利益被严重侵犯。直到这种侵犯无法遮掩,直到这种侵犯被公之于众。

10月11日下午,在新泻市朱鹭大厦举办的第四次东亚市民环境会议上担任评论的一桥大学教授寺西俊一先生在谈到主张正面对待水俣病时说:“环境污染总是暴露在弱势人群身上。” 这句话令我震惊,令我深思。先生的话是那么犀利,能够穿过表象直指问题的核心。它使我联想到刚刚发生在中国的三聚氰胺牛奶事件。在这个蓄意的食品污染链条的终端——受害人是那些最最弱势的人群——中国低收入家庭的婴儿(此前还发生过安徽省的大头娃娃事件,只不过事件范围局限在一地没有引起足够的影响)。这些受害人是一个完全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群体,他们的权益要靠社会道德、良心、法律来保护。想到此,真的为人性的丑恶、为那些加害婴儿的所有相关者感到羞愧和愤怒!

新泻水俣病的爆发距今已经43年。现在80多岁的权瓶晴雄老先生当年是阿贺野川(新泻的一条大河)上的渔夫,他并不知道在这条他赖以为生的富饶的河流的上游,昭和电工每天向河里排放大量的有毒废水,鱼虾中毒导致食用鱼虾的人们中毒出现各种病症。无处说理,没有办法讨还公道。权瓶先生的妻子被逼自杀,留下4个年幼的孩子。现在,权瓶先生还在新泻水俣病资料馆义务向到访者讲解过去的悲惨历史,他使我第一次知道了新泻水俣病受害人曾经有过的悲惨生活,知道他们不仅承受了污染造成的病痛、失去亲人的痛苦和独自抚养幼儿的艰辛,还承受着种种非议;他也使我知道了普通日本人对于苦难的隐忍和争取自己权益的艰辛。虽然是记者,但我仍然总是很难面对那些有着痛苦过去的被采访人,怕旧话重提引起他的痛苦回忆。但权瓶先生,为了把过去的公害教训传递给来自各地的人们,坚持做着这些。我对他由衷地敬佩:不回避历史、不回避教训,才会有今天和未来!

也是80多岁的斋藤恒先生(木户病院名誉院长)使我见识到一位有良知的医生面对环境公害和受害人是怎样做的。他向我们展示出两份详细的调查报告,一份是1976-1980年在阿贺野市的S地区对321名20岁以上人群中的100人进行的调查,显示98%的人说自己四肢麻木,还有视力障碍、听力障碍、容易摔倒、手里拿不住东西,手脚肌肉间歇性抽动并呈鸡爪状等症状。第二个报告是目前还在研究的课题——与甲基汞对成人的影响相比,对包括胎儿在内的婴幼儿等处于大脑发育期的人体的影响更大。他用《到目前为止有明显症状的水俣病患者一览表》、《出生前后接触甲基汞的病例调查》来说明他的观点。

新泻水俣病的爆发也改变了没有染病的旗野秀人先生的命运。当时还在上初中三年级的旗野先生原本面临着是否要子承父业当一个木匠的问题。但是,他遇到了为熊本水俣病与排污企业交涉的川本辉夫先生,受到启发和影响。此后,他开始走访患者,倾听他们的痛苦、探究事实真相。至今,已37个年头。在中国,人们总爱引用毛泽东的话“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这话用在旗野先生身上是最贴切的了。

为水俣病患者争取权益的还有关礼子教授、谷洋一先生等学者,他们研究《水俣病的教训》,总结《日本市民在解决水污染问题中的作用》,并把这些研究成果传递给正在与水污染抗争的中国和亚洲的人民。

还有在安田患者之家看到的92岁高唱《拉网小调》的老人。在他唱歌时,为他击掌的人们在想什么?为这些平静生活的老人们祝福吧!

新泻之行见到的所有人使我明白:关注环境,更要关注人;社会发展,更要以人为出发点。让我们共同牢记,让我们为此努力!

权瓶晴雄先生在讲解过去的渔民生涯:夜晚,手持这样的灯照在河面,吸引鱼上来。

和旗野先生合影于地藏石像前。

【作者】康雪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EnviroFriends) / 写稿 /  [C08111201C]
]]>

2008江河十年行之二 —— 住在映秀木板房

5•12四川大地震后的映秀城。

四川省昨天离开陈明家后,我们的车就向映秀开去。5•12四川大地震后第一次来这里的记者,一个个眼睛都直直地看着车窗外的大江和大山,不能相信,大山会成了这幅模样。

当我们站在映秀山上时,眼前的映秀城除了还有几栋依里歪斜的楼房外,基本就是一片瓦砾和废土。

在已经下山的太阳的余辉中,我们找到了映秀小学的废址,在找到学校废址的那一刻,我也看到了五个月来,天天都还飘在那片土地上的国旗,还有映秀城边那叫做渔子溪的滔滔的河水。

这是地震后我第四次到灾区,却是第一次住在受灾群众的家里。可以说,我们是被老乡们抢到他们的家里的,我们到映秀时,天已经黑了。刚一下车,从车里往外拿行李、睡袋的我们,就受到了住在木板房里的老乡们的热情邀请。

村支书张永福告诉我们,住在木板房子里的人并不是映秀城里的人,而是住在山上的农民。地震前,他们生活的目标是发展农家乐。因为这里的大山,是成都人过周末、度假期的地方。这两年农家乐的收入,差不多让家家都盖上了十几万元的新房。5•12大地震让这些新房瞬间被埋在了大山下。幸免于难的人搬到了这里,村名叫渔子溪。

晚上我们采访村书记时知道,地震后温家宝、李长春等国家领导人都来过这里。现在村里人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国家给的钱也只是给到8月份。听说还会再给2个月,每月200元。不过粮食没有了。我问书记,那老百姓现在靠什么生活呢?书记说,哪家也都会有点积蓄。“能有多少呢?”我问。他说应该有个万儿八千的吧。

在木板房住的这一夜我睡得很好,同行的却有几个人说,听说这附近就有一个“万人坑”,听书记说这里以后要成为地震公墓,他们没有睡好。对了,书记在和我们描绘未来时,他说已经定了,汶川地震博物馆要修在他们这儿,加上公墓也在这里,今后国内外来旅游的人能少得了吗?他反问我们。

刚刚从北川采访回来的史江涛说,映秀渔子溪村确实要比北川那边好很多,物资也丰富得多。让史江涛感慨的是,北川所属绵阳的领导去了那里两次,一次下车看了看就又上车了,另一次,连车也没下。

第二天早上起来,木板房的房前屋后都有人手拿着钩子、扫帚在捡着、扫着地上的垃圾。在我看来,已经很干净了,他们还在那找着、扫着。我被告知这也是工作,是有少许报酬的。

我们住在映秀的那天晚上,为了欢送广东来支援他们的特警,村里人在渔子溪边放了礼花。礼花把天都映红了。也就在那一刻,足以让人感觉到的余震我们也感受到了。这里的人说,这样的余震他们已经习惯了。

我问他们以后怎么办呢?一个年轻人很冲动地说,恼火的就是连个盖房子的地方也没有了,不然用不了几年,我们又能过上好生活。原来住的大山不能回去了,这里要建公墓,要我们的家确定了能盖在哪儿,我们就自己盖了。我们知道,生活还得靠我们自己。

我们在渔子溪村的木板房里就住了一夜,听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定会记一辈子。经历了这么大灾难的人有着这样强烈的自救意识,不能不让人敬佩。而在敬佩的同时,我也在想,5•12四川大地震后全世界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而今天四川受灾群众,他们的生活,有多少人还在关心着?还有那些救灾物资又有多少真正发挥了帮助这些人度过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光的作用?

渔子溪

通往映秀的路

【作者】汪永晨 / 绿家园志愿者(Green Earth Volunteers) / 供稿 /  [C08111202C]
]]>

建议把首尔市政府大厦建设成“可持续发展的象征”

为什么把节约能源的重点放在建筑物?

汉城特别市沿着伦敦的泰晤士河畔散步,我们可以看到伦敦塔桥(Tower Bridge)等诸多有名的景点。其中半月形(呈圆形螺丝转状)的建筑物较为显眼,这就是伦敦市政府大厦。2002年第一次展示在我们面前的伦敦市政府大厦的外观,既不是直线形也不是曲线形而是椭圆形。伦敦市政府大厦不但外观设计独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环保方面也做得非常好,建筑的不少部分是专门为提高能源效率而设计的。

比如说,建筑物的外形是圆形,表面面积少于直六面体形,可减少能源损失。而且伦敦市政府大厦还不是一般的圆形,而是往一边倾斜的圆形。为了避开直射光线使建筑物往南边倾斜。从外观上可以知道,大厦南边外壁呈陡峭的阶梯形,起到了一种遮光和隔热的作用。同时,大厦北面的外壁阶梯则设计得比较平,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接收阳光。可见,大厦本身的设计是从能源节约的观点出发而设计的。

另外,大厦的所有窗户均可敞开以进行自然换气;计算机和照明的余热将用于供暖;整个建筑物不使用特殊的制冷设备而是利用河水进行制冷,并将用完的制冷水用在卫生间。去年还在大厦楼顶上设置了太阳光发电机。根据楼顶的圆形专门设计和制作的该设备每年的发电量达5万多千瓦,减排效果达到了33吨。虽然太阳光发电的电量只有全体用电量的1.5%,但是市政府大厦所拥有的环保的象征性意义非常大,再生能源等方面的教育性非常高。

市政府大厦应该成为“可持续发展的象征”的呼声不断升高的情况下,伦敦市政府也付出相应的努力:比如在市政府和气候变化局网站向市民公布每个月太阳光设备的发电量等。市政府大厦位于泰晤士河畔,比起开车走路或骑车更为方便。据说是考虑交通堵塞和运输能源消耗而选择该地角。可想而知,市政府大厦是在市民共同拥有、方便利用的前提下设计的。

让我们来看一下首尔市的情况。伦敦和首尔均为国家首都、都是大都市这一点,是有比较的余地的。尤其是,首尔市发表新市政府大厦的设计时表示,将建设使用新、再生能源的环保大楼这一点也非常相似。首尔市政府发表,新政府大厦建设费用的5%将投入到太阳发电、地热能元等新、再生能源的相关设备。伦敦市政府大厦的太阳光发电设备的投资额是大厦建设费用的1%,5%不是少数目。

原有价格腾飞的2008年6月份,首尔市政府急忙发表了“公共单位能源削减政策”。桥梁的景观照明限时开灯,交通信号灯采用高效率照明,政府车辆的限制使用等,为了对付危机推出了紧急方案。可是随着原油价格的下降,上述方案也悄悄地消失。除非政府制定长期的政策,以对应石油枯竭、能源转换问题,要不免不了给市民留下随便应付的印象。特别是,首尔市政府关于建筑方面的政策是否系统地反映了能源观点,这一点很让人怀疑。

为了达到2010年排放量少于1990年的20%的这一目标,首尔市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建筑物能源浪费的问题上。同时,应该更为积极的宣传类似市政府大厦的公共建筑物和公共设施的能源效率和再生能源的宣传工作。

建筑物跟其他生产性产品不一样,一旦建好了使用寿命将持续长时间。最初的设计将一直影响今后好几十年的建筑物管理。考虑能源效率在内的设计和建筑物本身,将决定建筑物管理所需要的能源费用。正因为如此,同电冰箱、汽车等产品一样,政府提倡建筑物也采用能源效率等级,目的在于普及和推进能源效率好、节约能源的环保型建筑物。

但是首尔、仁川、釜山等大城市的大型住宅区的高楼化以及高密度化倾向,这是加剧能源浪费的,从这一点来说是逆着环保型建筑政策而行。即使这样,没有一个人指出小区和超高大楼之象征的都市建筑模型的问题。如果首尔市新建高于63层以上的超高楼住宅(目前首尔市最高楼层数为63层),也不会有人感到意外。超高楼住宅存在垂直型的电梯、供排水能源的过渡使用,人工换气造成的制冷供暖能源的浪费等问题。

目前在韩国,建新楼时只是开发商和设计公司商量设计而以,无论建筑行业,甚至是建筑学家都不认真考虑建筑物能源的问题。虽然首尔市政府提出了针对新区和新都市的“亲环境规划”,但随着都市规模和人口的扩大,能源自立之梦想能够实现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少。

我们日常使用的家电产品和制冷、供热能源将是建筑物能源消费的一部分。节约能源的口号喊得越来越高,喊得越来越多。也有一部分人指出应该从其他方面寻求解决之道。比方说,能源价格问题。他们指出,目前的电费过低是我们对浪费没有感觉的原因之一。如果按送电距离的长短,分类收电费会怎么样?不知道目前的都市建筑结构能否迅速对应源价格的变化而改变?

【作者】Lee Ji-Eon / 环境运动联合(KFEM) / 投稿 /  [K08111001C]
【翻译】朴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