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碣石镇黑心商人销售洋垃圾服装祸害全国 之一

广东等省一些沿海城市,近年来成为外国旧衣服加工、翻新“根据地”

广东省广东等省一些沿海城市,近年来成为外国旧衣服加工、翻新“根据地”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孔博、赖少芬发自广东 地处粤东的陆丰市碣石镇,是一个拥有33万人口的海边小镇。在这里,不仅有邻水而居的风景,还有一个神话远近闻名:衣比纸贱。近年凭借一条从越南经广西入境再到碣石的走私路径,小镇成为外国旧服装的“根据地”。很多国外的旧服装,甚至是死人的服装,都从这里经过简单加工后源源不断地流向全国。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当地探访过程中了解到,当地多年来对此一直予以打击。但是,即使是在高压打击下,仍有人顶风作案,只不过手法更加隐蔽。

普通百姓空房堆旧衣

10月12日晚,本报记者搭乘当地的摩托车从一个标有“广德禅院”字样的路口进入碣石镇水巷口村,沿路不时有散落的衣服,有些墙角也堆满了衣服。村民居住的楼房首层都像商业街的档口一样装有卷帘门,透过个别开着的卷帘门,能看到室内灯火通明,房间里积压着成捆、成包的衣服。一些人正忙碌着分拣,还有人戴着口罩在门口刷洗、抛光衣服。

这样的一幕,同样出现在三家村、新饶村一带,路上随处散落的衣服有的已经被来往车辆碾压进泥土。
狭窄的房屋和巷道里堆积着如此多的衣服,如果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在碣石镇汽车站对面、北斗路等路段,十分钟内就有三四辆满载大包的三轮摩托车驶过,场面甚为“壮观”。十几年前经营过走私旧服装的当地村民李先生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这些走私的旧服装主要来自日本、韩国等国家,走私进来后经当地人简单加工后再卖到全国各地。

翻新程序唯独缺少“消毒”

而所谓的“简单加工”,指的就是店主和伙计们对旧衣服按部就班的翻新程序。
从倒卖服装的老板手中拿到国外的旧衣服后,店老板会先把这些衣服大致分一下类。接下来,一些衣服上相对明显的污渍成为伙计们手中板刷和去污剂的主要目标,本报记者甚至在几件衣服上看到大块的黑色污渍和一些深红色的疑似血渍。

粗糙的清洁处理后,这些旧衣服进入“翻新”程序。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纽扣、印有各式文字的商标布块,成为伙计们手中的重新拆缝的重要点缀……而所有衣服在翻新流程中,唯独没有消毒的工序。
在这些翻新衣物店铺中,看上去天衣无缝的当属牛仔裤店铺。“牛仔裤原本就不易区分新旧”,一家专卖牛仔裤的小店里,伙计们正忙着熨烫成堆的旧牛仔裤。在它们看来,裤子主要部位的布料能够见新,改装成“新裤”出售完全不是问题。

据知情人士介绍,在重视环保的发达国家,处理旧衣服对于政府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它们需要花钱雇人处理。从事“洋垃圾”生意的老板,就这样一边从外国拿着处理“洋垃圾”的费用,一边将这些衣服倒卖到中国再次渔利。


堆积如山的旧衣服都是走私而来。本报记者 孔博/摄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转载 /  [C09102801C]
]]>

广东碣石镇黑心商人销售洋垃圾服装祸害全国 之二

海上走私转向陆路“蚂蚁搬家”

广东省海上走私转向陆路“蚂蚁搬家”

据李先生介绍,当地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这种现象,经过多次大规模打击后曾经有所收敛。但是自今年7月份以来,这种现象又迅速猖獗,几乎每天都有很多大型货柜车将走私的旧衣服运到碣石镇。

陆丰市打击走私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陈梁壮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碣石镇地处粤东沿海,海岸线长40.3公里,海上交通便利,陆丰市一直是反走私的前沿,特别是旧服装走私问题由来已久。从1983年开始当地就有人开始走私、翻新、贩卖旧服装。目前全镇有多少人从事这种不法行为无从统计,但至少有七八百户,主要集中在三家村、水巷口、东关巷等城乡接合部。

陈梁壮说,2007年以来,在当地海关、边防等部门的打击下,从海上直接走私旧服装到碣石镇的情况已经基本得到控制,但不法分子又千方百计避开海路,通过陆路从广西、福建等地采取“蚂蚁搬家”式的方法将走私旧服装运到碣石。这些旧服装经过清洗、加工后,被运到各地的服装市场,比如黑龙江等地。

“这些‘洋垃圾’没有经过消毒、检验,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危害,同时也对当地和周边地区的环境造成污染。”陈梁壮告诉本报记者,部分当地群众对这种“来钱快”的非法经营产生了依赖性,长期以此为生,严重影响经济的正常发展。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当地政府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仅近两年就先后组织了10次整治“洋垃圾”的大行动和86次小突击专项行动,收缴旧衣服总计约280吨。今年7月份以来的两次大规模行动,收缴旧衣服约120吨。

“洋垃圾”无“法”参照

打击一直没有停止,但走私和加工“洋垃圾”却涛声依旧。

当地有关部门表示,由于走私源头在外省,单靠陆丰当地的打击很难控制这些“洋垃圾”的流入。陈梁壮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若能从源头上控制这些走私旧服装流入国内,还可以在运输环节予以查处。

从流通环节的打击来看,难度也不小。陆丰市工商局副局长罗作庭告诉本报记者,工商部门主要在流通领域对走私旧服装的买卖进行查处,但旧服装经营者多年来已经摸索出一套逃避检查的办法,经常是执法队伍一到村口就被发现,最多只能抓到一两家。

据了解,从上世纪80年代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卫生部、海关总署等部门就明令禁止进口和销售旧衣物。在2009年,环境保护部、海关总署、商务部等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中,依然有“旧衣物”。但国家对旧衣服加工经营本身并无明文禁止。

针对旧服装翻新贩卖问题,罗作庭表示,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村民加工、销售的服装来自境外,以什么名义取缔呢?如果有人向工商部门申请对国内的旧服装进行合法的加工、出售,工商部门难以找到相应的法律依据。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转载 /  [C09102802C]
]]>

慈善和正义

市民社会是疏通韩国社会《根本性言语》的重要的存在

韩国全国秋天到了。办公桌上由多个团体送来的《捐助夜晚》请帖所摆满。听各方人士说,今年很难期待大型捐助活动。在数年之间市民社会捐助的基础也经历着非常大的变化。我个人认为市民社会做的事情是给韩国这个国家《喂饭的》事情。

禁食40天以后魔鬼对耶稣说《如果你是上帝的儿子,就让石头变成饭吧》。耶稣说《人不止为饭活着,人们生活在上帝说的真言下》。我个人认为市民社会是连接韩国社会的《最根本的言语》。市民、社会团体对《义》的问题很执着,因此社会才能苏醒才能恢复新的生产能力。我们的福利的相当一部分是由市民社会《自觉对‘义’的执着》。

很久以前笔者访问过贫穷画家画廊。为了节省画架,屋子里放满了没有画架的油画,此景让我联想到我的人生。我认为他们的固执,正在为社会做出一些贡献。

中日韩等亚洲经济在世界经济中占据的比重正在扩大。但是亚洲是否准备好负担社会价值的体系呢?笔者参加著名大学的募捐战略咨询时有了《以后20–30年之间将是亚洲对于人文、社会学性投入加大》的直观性判断。在工学领域世界水平的亚洲大学正在出现,但是人文、社会学范围的亚洲大学与世界水平的差距显著。香港科学技术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大学等大学与韩国的大学已经出现明显的差距。

很多东西正在受到冲击和破坏后形成新的秩序。具有设计国际社会能力的国家和其国民才有未来。在这样具有决定性的时期,市民社会内在的舆论的形成就是国际竞争力。也是也是应该一起经营保护的财产。韩国捐助文化整体上出现急速的成长的一方面,最近市民社会正处在经济性困难时期。最大的原因应该是,针对社会、政治环境的变化,市民社会团体没有随之发生变化。1980年后半年开始的全球性的动向,即政府、企业、市民社会相互协助体系没有在韩国社会稳住脚的情况下,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冲击。非盈利组织的存在是超理念性的,但政府对社会重要的财产非盈利组织和团体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笔者只希望这种情况对非盈利团体起到强化竞争力的机会。

以后对市民、社会团体的一般个人的高额捐助和市民政企的捐助有必要大幅度增加,这样社会团体才可以找到活路。犹太人的慈善文化中心以希伯来语说《才泰克(正义)》来形成。他们把正义叫做《才泰克》,招募捐款的专家叫《卡巴一才泰克(正义官员)》。慈善不是爱而是正义,这个概念要在人们的生活当中扎根下来。社会的慈善概念要在韩国扎根下来。

【作者】Choi Young-Woo / 环境运动联合 (KFEM) / 投稿 /  [K09102401C]
【翻译】洪石峰]]>

废旧家电去向何方?

在大街上就能看到废旧家电的免费回收车。这些废旧家电的结局会怎样?

日本全国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一度在街上很少看到废旧家电的免费回收车,但是最近又开始多起来了。家电再循环法中所涉及的家电,本应支付回收费和搬运费才能扔掉,但为什么即使是坏了的家电,也能免费运走呢?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为了破解这个谜团,于2009年10月9日,邀请日刊市况通信社记者下部贺一举办了题为《废旧家电去向何方?》的讲座。

家电再循环法中规定,零售商购买的废弃家电,如果是自己使用,或者是有偿或无偿地转让给再利用企业的情况下,就没有义务将这些废弃家电交给家电生产厂家。因为法律中有这个漏洞,所以废弃家电有一半左右会下落不明,在上次家电再循环法修订时,“看不见的流动”也成了一大问题。

最终,关于这一点没有进行修订,只不过是重新制定了《再利用及再循环的区分标准(指南)》,对占据废弃家电业务75%的零售商强化了限制而已。从下部记者的采访情况来看,指南颁布之后,“看不见的流动”也没有大的变化。

下部记者认为,以“看不见的流动”为代表的免费回收车所回收的废弃家电,除了一部分产品可以直接再利用之外,绝大部分都经过重型机械的粉碎,以废料的形式出口到了中国。

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因为中国存在着对于金属的巨大需求。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废铁的价格不断上涨,“工业类杂物(配电盘、变压器、马达等在工厂分解后排出的铁及有色金属废料)”一度达到每吨7.2万日元的市场最高价。从事出口行业的华人注意到这一点,也开始大量参与,使价格更加高涨。实际上,工业类杂品和废弃家电粉碎之后的“家电杂品”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价,但由于价格高涨,如今从“家电杂品”中也能获得很大收益。

之所以要对废弃家电进行粉碎,是因为中国不允许废弃家电进口,如果不加以粉碎,这些家电就无法通过日本国内装船之前的中日商品预备检查。此外,由于在未对氟利昂气体进行处理的情况下,就对空调机进行粉碎处理,因此从防止全球变暖这一角度来看,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2000年之后,作为一种不断扩大的业务,废弃家电的回收是免费的,但在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之后,这个领域受到了很大冲击。在百年一遇的全世界经济危机之中,市场价格猛降到每吨1万日元左右。因此在08年末,“家电杂品”有价无市,免费回收行业受到了毁灭性打击,街上的免费回收车的声音也难以听到了。

就在该行业受冲击最严重的时候,2008年11月,中国政府提出了4万亿元的公共投资计划,市场也由此转降为升。之后的2009年春天,轻卡一台所载500公斤的“家电杂品”价格上升到1万日元左右,免费回收行业也重新展开了业务。这就是事情的原委。

下部记者警告说,今后如果市场继续复苏,通过行业中的进一步竞争,就会因为故意混入“家电杂品”导致质量的下降,或者引起废料火灾的频发。

此外,在对跨海而来的“家电杂品”进行分解的中国,作业现场的健康危害和环境污染极为深刻。仅仅强化限制,并不能在进口之际检查所有的货物,所以无法充分地解决问题。因此,即使以经济原则为前提,为了构建能够保护环境和健康的公正的市场,中日两国政府的紧密合作也是重要的。

【作者】广濑稔也(HIROSE, Toshiya)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  / 投稿 /  [J09102301C]
【翻译】徐波]]>

北京10%育龄夫妇患不孕症 环境污染是主因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里的患者爆满,楼道里、候诊区里的等候椅上座无虚席。

北京市目前北京市育龄人群中不孕症患病率逐年增加,约占10%,这意味着,每10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困难。北京大学世界卫生组织生殖健康和人口科学合作中心医学临床基地于09年10月18日揭幕。专家分析工作压力、环境污染是让小两口怀孕搁浅的主要原因。

18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里的患者爆满,楼道里、候诊区里的等候椅上座无虚席。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李蓉告诉记者,北医三院生殖中心日门诊量10年翻了40倍。10年前,生殖中心日平均门诊量也就20-30人次,但现在平均每天要接待患者1000多人次。目前该中心每年接诊患者在12万人次以上,每年为近2万名不孕症患者完成助孕治疗。而造成这一数字飙升的根本原因是不孕症患病率急剧增加。

最新统计数字显示,1981年北京市不孕症患病率为6%,而目前增加到10%。20年前,我国育龄人群中的不孕不育率仅为3%,处于全世界较低水平。而如今,不孕不育率攀升到12.5%-15%,接近发达国家15%-20%的比率。

李蓉介绍,不孕症患者年龄大多在30-40岁之间,男性不育和女性不孕基本各占一半。“农村育龄夫妇不孕的原因主要是女性有感染性疾病,如盆腔炎等,而城市育龄夫妇不孕的原因相对复杂,随着现代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多人将生育年龄后延,而年龄越大生育能力越低。另外,不良的现代生活方式,如过度节食减肥、吸烟饮酒、熬夜,巨大的工作、精神压力,也是造成不孕不育率迅速上升的主因。”她建议年轻夫妇,想要避免不孕症的发生就应提早生育,“生育年龄最佳时段是25岁到30岁之间,女性生育年龄最晚不要超过35岁。”

【作者】凤凰网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转载 /  [C09102002C]
]]>

青海湖面扩大132平方公里 水位上涨吸引鸟儿来栖息

令人可喜的是,近几年青海湖的水位连年回升。

青海省5年前,有一张关于青海湖的卫星遥感图片震惊全球。该图片显示:青海湖正由单一大湖在“裂变”成一大数小的湖泊群。这是青海湖地区生态恶化的突出“表征”,有人预言:如不加以保护治理,青海湖将成为下一个罗布泊……

令人可喜的是,近几年青海湖的水位连年回升。今年青海湖最高水位更是比去年高出15厘米至20厘米。

湖水上涨 天鹅欢歌

近日,家住青海湖畔的青海省海晏县甘子河乡俄日村的牧民堪卓显得很是忧愁。每天早上起床,他先要走到离村不远的地方看看湖水是不是又涨了。

自2007年以来,青海湖的湖面不断变大,眼下附近48户牧民的2.7万亩草地正在被淹没,现在各方面对此很重视,已采取必要措施帮助牧民。

上涨的湖水却让天鹅唱起了欢歌。往年10月中下旬才来此栖息过冬的大天鹅,今年早早来了。10月6日,30多只大天鹅在青海湖的洱海、沙柳河口一带欢快地游弋嬉戏并不时发出欢快的“咕咕”叫声。大天鹅提前来过冬与青海湖水位上涨、湿地面积扩大有密切关系,这些为大天鹅的栖息繁殖提供了必备条件。

1955年7月,科研人员在青海湖设观测站,当时的水面高程是3197.36米,2004年初是3192.77米。但从2004年7月后,水位就开始上升,当时为3192.86米,2008年为3193.40米,而今年“十一”刚测定的数据为3193.69米。今年以来青海湖最高水位比去年高出15厘米至20厘米。

近几年环青海湖地区降水量增长超过10%

青海湖水位连年持续上涨,引起了有关专家学者的高度注意,并对其原因进行了科学的探讨和分析。大多数专家认为,近年青海湖水位的“大逆转”,既有自然的因素,也有人为的因素,但自然因素在其占的比重更大。

前些年,受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整个青藏高原呈现出干暖化趋势。但这种情况到2003年开始起了变化,降雨开始多了起来。这主要是大气环流起了变化,一方面是进入青藏高原的冷空气增多,另一方面是来自孟加拉湾的暖湿气流也在增多,二者适时相汇于青藏高原,降雨自然就多了。资料显示,2004年到2008年,环青海湖地区平均降水量为431.3毫米,比1971年—2000年气候平均值增加了13%。
在采访中,青海湖周围的老百姓的描述也印证了气象部门的统计数据。他们说,今年雨水之多是记忆中很少有过的事,雨季似乎也延长了不少,到10月初雨还是下个不停。

人为因素在其中也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据了解,在增加的10%的降雨量中,近年实施的人工降雨就占了约30%。从2002年起,青海省在环湖地区开始实施大面积退耕还林草等工程,累计完成退耕还林还草47万亩,保护天然林84.9万亩,治理沙化土地4875万亩,封山育林6万亩。在退耕还草地里,昔日的拓荒者如今种上了披肩草、无芒麦、沙棘、红柳等适宜环湖地区生长的抗旱、耐寒的高原植物。这些绿色有效保障了降雨的蓄积。

专家指出:如果没有青海湖,柴达木的风沙会吞噬大半个中国,我国北方将成为一片荒漠,作为维系青藏高原东北部生态安全的重要水体,青海湖不仅是控制西部荒漠化向东蔓延的天然屏障,而且还会对黄河流域产生重要影响。


图为各种野生鸟类在青海湖上展翅飞翔。

【作者】中国新闻网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转载 /  [C09102001C]
]]>

迎来20周年的环保标识的未来

从1989年开始实行的环保标识已走过了20年。

日本全国如果言及日本的环保标签,首先例举的应当是环保标识了。作为一个制度,环保标识是从1989年2月起步,到2009年已经是20周年了。在一开始时认证的商品为46种,而到2009年9月累计为4,557种(1,635家),大约是最开始的100倍。从数字上看似乎很顺利,实际上被认证的商品数量最多时是5,673种,以后又走低。最近几年由于虚假环保商品问题,被认定的环保商品数量一直持平。

尽管如此,环保标识作为第三者认证的环保标签还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具有其他类型的环保标签无法相比的高知名度,因此人们仍期待环保标识今后有更大的发展。2009年10月8日在东京妇女会馆(Tokyo Women Plaza,东京都涩谷区)召开的纪念环保标识实施20周年演讲会,能容纳200人的会场几乎座无虚席,就充分说明了人们对环保标识的期待。

会上共有两个讲演,没有提问答疑的时间,取而代之的是每次讲演后安排的对话时间。第一个讲演,是由三井住友金融集团的北山祯介总经理所作的《关于环境与金融》的讲演,主要介绍了该集团所开展的相关工作。

尽管金融业很难用实物去实现环保概念,但仍可以通过金钱的流通为环保做出贡献。从该集团的举措中可以看出有作为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的意图,而且大银行能够率先行动又有其特别的意义。环保贷款、环保评价融资、个人环保金融、排放权购买信托等等,全部是与环保相关的。但该集团的举措似乎主要是“开发”金融商品,没有听到介绍关于重新调整和控制金钱流通环节的介绍。如果将来能够把金融商品也能作为环保标识的对象,从3R中Reduce(意为“减少”)的角度,即从控制的角度来看,可以给予好评。

第二个讲演,是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工学系研究科的平尾雅彦教授的《为了环保标识的发展》。该讲演中例举的问题有:①在生活中难以发现环保标识,②被埋没在泛滥成灾的标签中,③标签与购买没有直接联系,等等。平尾教授还指出,由于人们往往对于像健康和安全等与自己的生活密切相关的事情关心程度比较高,而对于有关全球环境的环保标签的关心程度就比较薄弱,所以令人比较担心环保标识的知名度。而且,虽然可以说公众开始关注全球环境,但现在的关注焦点是气候变暖问题,因此综合起来看,公众的关注焦点和对环保标识的理解与环保标识本身的意义有一定矛盾。另外,企业按照自行规定的标准自主实行的环保标签,虽然能够充分宣传企业,但却与环保标识的本意背道而驰。

在对话时间里,发言者指出,如果把环保标识比作百货商场,自主标签就相当于专营店。在专营店增加营业额的同时,百货商场却在艰苦奋斗。环保标识也许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作为环保标识今后的出路,需要更加明确地突出不同的环保特征,也许会对专门出售环保标识商品的专营店等市场战略产生需求的。

会上还有人提出是否可以利用现有的严格的审查标准,由中日韩制定出相通的环保标签。虽然由于各国国情不同,很难让同一种标签在这三个国家通用,但应该有可能实现通用的标准。希望最近(2009年10月21日)在韩国的水原召开的《第3届世界绿色购买会议》上能对上述问题进行探讨。

参考链接
•环保标识20周年纪念网站

http://www.ecomark.jp/20th.html(附有讲演资料)(日文)

http://www.ecomark.jp/english/index.html(英文)

•第3届世界绿色购买会议

http://www.gpn.jp/igpn/gpn_suwon/index.html(日文)

http://www.icgpsuwon.org/english/index.html(英文)

•2005环保标识研讨会
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05060802J(日文)

【作者】富田行一 / 东亚环境信息发信所(http://www.eden-j.org/) / 投稿 /  [J09101601C]
【翻译】姜晋如]]>

怀柔旅游民俗户 家庭污水自处理

区财政斥资近2000万,实现240余家民俗户污水“不出户”。

北京市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从怀柔区政府了解到,为了保持水源纯净,怀柔区对区内具有一定规模的民俗户实施污水治理工程,区财政斥资近2000万,实现240余家民俗户污水“不出户”。

怀柔区97.1%的面积为首都饮用水源保护区,而怀柔京郊民俗游早已形成规模,民俗户、餐饮旅游商户集中于雁栖湖周边和怀柔水库上游区域。怀柔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农村污水排放量随着旅游业兴起逐年加重,可能造成对怀柔水系的污染。怀柔区自2005年开始启动“四网”治污工程,“目前全区有一定规模的民俗旅游户已经全部配有家庭污水处理设备,将污水源彻底切断。”

怀柔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怀柔区预计在5年内实现全区所有民俗户配有相应规模污水处理设备,“规模稍大的民俗户自家建,规模稍小的就几户合起来建。”这些农村地区的小型污水处理厂运营全部由专业公司负责。“区政府正在研究家庭污水处理设施维修养护费用的补贴办法,区政府拟分担部分费用,鼓励村民积极采取污水处理措施,保护怀柔水源。”

【作者】杨晓雪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转载 /  [C09101401C]
]]>

18家中外企业漠视信息公开法规

向环境中排放这样的有毒有害物质,而公众却毫不知情,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中国全国在水资源本来就贫乏的中国,江河湖泊更成为了工厂倾倒有毒废水的下水道。10月13日,绿色和平发布了调查报告《“沉默”的大多数——企业污染物信息公开状况调查》,批评包括壳牌、雀巢、中国石化、东风汽车、和湖南有色等在内的18家中外企业公然漠视《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存在隐瞒污染物信息的违规行为。

面对污染“失声”的企业们

调查发现,壳牌、三星电子、雀巢、乐金(LG)、卡夫、摩托罗拉、电装、普利司通、中国石化、中国神华、中国铝业、东风汽车、华润创业、中集集团、中煤能源股份、美的电器、潍柴动力、湖南有色股份共18家企业都曾由于“双超”(污染排放超标或超过总量控制指标)而被环保部门点名,按照《办法》的规定,这些“双超企业”应在被点名后的30天内公开环境信息。然而,没有一家企业在规定时限内公布污染物排放信息。

湖南有色金属旗下的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超标记录里涉及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政府的记录也显示,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在生产中使用有毒有害的物质;但这些污染物信息没有被企业以任何形式公开。有3家企业下属的4家工厂逾期公开了它们的污染物信息,但公布的污染物信息种类非常有限,仅仅2-6种。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欧洲、美国等企业污染信息公开系统 更为完善的地区,壳牌、三星和乐金(LG)等八家跨国公司的工厂的信息公布也相应地更为详细,尤其是与公众健康和环境密切相关的有毒有害污染物方面的排放信息。

排毒,企业是关键

向环境中排放这样的有毒有害物质,而公众却毫不知情,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类污染物能够对生态环境和我们的健康造成长期的、难以逆转的伤害,严重的甚至毒害生殖系统和神经系统,并致癌、致畸。

企业无疑是问题的关键。这些污染企业没有任何借口向公众隐瞒污染物信息,尤其是这些行业领先的中外知名企业,更应带头满足中国公众的环境知情权。企业环境信息公开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都已制度化、长效化,并且成功推动了企业的污染物减排。案例显示,美国的TRI(有毒物质排放清单)系统通过环境信息公开,在20年间成功地帮助减少了61%的污染物排放。

我们国家的环保部门也应该尽快建立统一的企业污染物信息在线查询系统,便于公众获取、监督、比较企业的污染物排放信息,促使企业更自觉地进行清洁生产,从源头减少污染物排放。

政府的监督执行也很重要。为了确保污染物信息的有效公开,地方环保部门也应该加大对《办法》的执行力度,一起监督企业依法公开污染物排放信息。

【作者】绿色和平中国 / 环境友好公益协会 / 转载 /  [C09101402C]
]]>

学生和社会人士参加的“痛痛病学习参观团”

在现场耳闻目睹和亲身感受的三天

日本全国■把污染受害地区现状的信息传达出去

蓝天财团从2009年开始,按照新的3年计划开始实施《传达污染受害地区现状学习参观团》项目。该财团在日本的四日市、水俣、富山、大阪的西淀川、尼崎、仓敷等曾经遭受污染的地区,开展着各种各样的振兴地区的活动。但各地区具体在开展什么样的活动,有什么样成功事例,还存在什么问题,这些信息还都没有实现共享。而且,除了关注污染问题的人以外,污染的事实真相正在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出。

针对这种现状,蓝天财团策划了“学习参观团”,旨在到振兴活动的现场去,倾听各方面的意见,并按照自己的意图将污染地区的现状和在当地获得的信息广为告知。该参观团第一年访问的是有痛痛病问题的富山。富山的受害者团体和导致污染的企业每年都在现场进行调查,以将污染减少到零为目标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关于痛痛病和现场调查,请参考2008年9月12日的报道: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08091201C)

■参观团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

报名参加学习参观团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总共有45人于2009年8月4日-6日的三天之间,参加了活动。参观团成员中有大学生、教师、从事地区建设的NPO成员。其中还有韩国和法国的留学生。参观团三天的活动地点都是在用痛痛病判决的赔付款修建的“清流会馆”。

日程的第一天,参观团的全体成员听了为痛痛病患者治疗的青岛医生、受害者团体代表高木勋宽的介绍。第二天,全体成员分成4个班,分别采访了受害者家属、企业、政府和媒体等。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各班分别做了汇报。在发言中,各班不仅介绍了采访内容,还对今后的工作提出了建议。参观团成员发表感想说,“通过活动认识到,污染发生前的预防是非常重要的。”

学习参观团在当地的运作,全部委托给了痛痛病对策协议会的高木勋宽。参观团之所以能够实现对受害者家属、企业、政府和媒体的采访,正是基于受害者团体和有关人士长期以来建立的互相信任的关系。在参观团活动结束之前,高木表示“很高兴能够接待参观团”。听到高木的感言,我们深感自己能够做到的,就是将在当地学到的东西用各自的方式传达给下一代。

【作者】鎗山 善理子(YARIYAMA, Yoriko) / 蓝天财团(AOZORA Foundation) / 投稿 /  [J09100902C]
【翻译】姜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