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青年愿做“绿领” 反思城市生活

“绿领”一族兴起的原因是人们渴望回归健康的生活本质

中国全国时下,一群热爱生活、崇尚健康时尚、酷爱户外运动的年轻人,正在城市中异军突起,他们被称为“绿领”。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互动百科网,对2013人进行的调查显示,92.5%的人愿做“绿领”,其中16.2%的人称自己就是“绿领”。受访者中,55.9%的人为“80后”,“70后”占28.8%。

“绿领”兴起反映人们对城市生活的集体反思

“绿领”都是什么人?本次调查中,76.9%的人认为他们首先是热爱大自然的人;76.5%的人觉得“绿领”是一群崇尚健康生活方式的人;45.7%的人认为是愿意探索世界的人。另有46.4%的人认为,要做“绿领”,得有一定经济实力。

绿野ORG网会员小峰是一名国家公务员。自称“绿领”的他,坚持每天步行上班,热衷户外活动。自2006年4月起,他每周日都会组织绿野ORG网的网友,到玉渊潭公园打排球、踢毽子或者到京郊爬山。他和妻子也是在户外活动中结识相恋的。

“我很明显地感觉到,热爱户外运动、寻求身心健康的”绿领”越来越多了。”国际市民体育联盟中国总部秘书长、北京每日徒步运动中心主任金乔,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绿领”的兴起,与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不无关系。

调查中,78.4%的人认为,“绿领”一族兴起的原因是人们渴望回归健康的生活本质;

54.4%的人表示原因是都市青年想逃离紧张的现代生活方式;57.4%的人认为,“绿领”兴起反映的是人们对城市生活的集体反思。

一名真正的“绿领”应该怀揣“低碳精神”

随着参与户外活动次数的不断增多和内容的深入,“绿领”一族亲近自然的行动,不仅仅停留在倡导健康生活方式的理念上,他们还赋予“绿领精神”更多内涵。

中国人民大学研一学生金思娴认为, 一名真正的“绿领”应该怀揣“低碳精神”,“要在吃、住、行方面都践行简约、环保的原则,善待自己也善待环境,并把这种习惯坚持下去。”

5月15日,金思娴参加了“2010春季国际长走大会”。那天,她和近万名参与者都穿着由两个环保袋做成的统一服装,绕着北京房山走了一圈,来回16.5公里。“这就是对低碳生活的一次很好的宣传,应该大力提倡类似活动。”

白天不开灯、坐公交车出行、不浪费食物、回收废纸、能少买衣服就少买衣服……几年来,金思娴一直践行着她心中的“绿领”理念。

调查显示,85.6%的人认为,“绿领”是一种善待环境的生活方式;74.3%的人觉得,“绿领”是一种环保的生活方式。此外,69.8%的人表示,“绿领”兴起的原因是城市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

民间公益救援组织绿野救援联盟成立近3年来,吸引了数百名志愿者加入,队员遍布10余个省区市。北京绿野救援队队长吕忠洪表示,该救援队的志愿者,很多都是有一定技术能力的“山友”(主要指登山爱好者——编者注),其中包括退役的特种兵、武警、专业登山爱好者,还有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医生以及探险、探洞方面的专家等。他们都是“绿领”的一员。

吕忠洪介绍,每次登山活动过程中,他们会开展垃圾清理工作。活动完毕后,他们还会自己编制户外活动电子杂志,宣传户外安全知识等。

“”绿领”除了喜欢亲近自然,还应该有一种使命感。”吕忠洪告诉记者,该救援队还参加了四川汶川地震和青海玉树地震的救援工作。有的志愿者甚至辞去工作,前往地震灾区参与救援行动。  调查中,69.0%的人表示“绿领”是一种精神追求,55.9%的人相信真正的“绿领”应该支持公益事业。

琼港青年交流促进会组织20多名青少年走进呀诺达热带雨林,在绿色大自然中“上”了一堂有趣有意义的课程。 程范淦摄

【作者】《中国青年报》实习生 方莉 记者 肖舒楠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0060102C]
]]>

南水北调中线石家庄至北京段工程第二次向京供水

将从河北省的岗南、黄壁庄、王快三座水库调水2亿立方米,总干渠输水流量为每秒8~20立方米左右

北京市新华网5月25日报道 南水北调办网站报道,2010年5月25日9时,河北省石家庄市黄壁庄水库闸门徐徐提起,清澈的水流奔向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石家庄至北京)应急供水工程总干渠,预计6月4日到达北京市团城湖。至此,中线京石段拉开了第二次向北京供水的序幕。

这是京石段工程继2008年调水后的第二次大规模输水,将从河北省的岗南、黄壁庄、王快三座水库调水2亿立方米,总干渠输水流量为每秒8~20立方米左右,预计11月供水结束。

中线京石段工程是为保证北京供水安全优先安排、率先建成的,除近期担负向北京应急供水任务,还将担负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全线贯通后的供水任务。工程线路长度307.5公里,按立交输水布置,在河北境内以明渠输水为主,在北京境内以暗涵输水为主。该工程于2003年12月30日开工建设,2008年 5月具备通水条件,并于2008年9月通过河北三座水库向北京应急供水4.35亿立方米。高峰时段,南水北调应急供水日供水量占城区自来水供应总量的 65%左右,大大缓解了首都北京的水资源短缺状况,提高了首都北京供水安全保障水平。同时,调水进京减少了北京地区地下水的开采,有利于水土保持和防止地面沉降,使得北京城区水质得到明显改善。

京石段工程的建成,在中线全线通水前先期形成了华北地区水资源配置的新通道,提高了北方地区水资源调控能力。作为南水北调率先开工发挥效益的试验段工程,京石段工程在建设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建设管理经验,为南水北调工程后续工程建设乃至国家同类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有益借鉴。

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的项目法人,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建设管理局已全面做好临时输水准备工作,成立了2010年京石段临时通水指挥部,编制了《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2010年临时通水运行实施方案》等9项有关临时通水的管理制度,落实了管理机构和闸站值班及闸门操作、工程巡视、安全保卫人员,组织了上岗培训工作,为圆满完成2010年供水任务奠定了基础。

南水北调京石段供水示意图

【作者】新华社记者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0060101C]
]]>

保护地球,创造共存社会――2010NEW环境展

《2010NEW环境展》开幕。

东京5月25日至28日,日报I·B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主办了亚洲最大规模的环保展览会,即“2010NEW环境展”。该展会的前身是“废弃物处理展”,于1992年开始举办,本届展会是第19届。该展会的特色是具有较长的历史。展会的目的是通过“展示解决各种环境问题的环保技术和服务来提供相关信息,开展环保教育,从而有助于国民生活的安定和环保产业的发展”。

今年展会的主题是《保护地球,创造共存社会》,设置了再资源化、环保扶助与技术方法、废热利用与环境净化等3个展区,还有在全球气候变暖展区由相关方面共同出展的《防止全球气候变暖展览》。参展方有500多家,多数是日本国内企业。4天展会期间的参观人数为172,515人,在历届展会中居第二位。不仅如此,该展会的最大特色是能够看到实物展示,所以如果想仔细看看实物,就会感到时间过得很快。笔者主要参观了水与大气净化、生物资源利用、新能源等展台,还听取了相关各公司的介绍。

在新能源展区中展出的一台机器,可以对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的处理、发电和供热,可谓一机三用。具体来讲,是将处理VOC过程中产生的热用于取暖和干燥,还可以通过浓缩系统将产生的气体用于微型气泵,使其发电。因此,这台机器不仅可以处理有害废弃物,还可将废弃物作为资源重新利用,是一种全新的构思。

在生物资源展区,展示了很多有关有机废弃物处理,以及与堆肥、肥料、饲料有关的设备和技术。但似乎主要是将厨余垃圾加工成堆肥的,与饲料和燃料有关的很少。在该展区,笔者注意到唯一一家来自中国的参展企业展示了饲料化设备。尽管中国垃圾分类的现状还不尽如人意,但能够有厨余垃圾再利用设备的企业到日本来参展,这对于中国的未来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环保法规不断健全的过程中,为了适应新的法规,不断有新的商务模式诞生,同时也出现了许多不知如何适应新形势的企业和团体。在NEW环境展中,有些展览正是为了帮助这些企业和团体的。有一些参观者为了找到具体的解决方法,详细地观看各个展台,并进行比较。虽然该展会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展览会,但如果能按着“正在为这件事发愁”――“那就按着这条路线来参观吧”的方式来组织参观,是不是会更好呢? 如果在整个展会的安排上也能发挥创意,想必会更加体现出“共存社会”这一主题的含义。

*VOC(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缩写,其中有代表性的化合物是甲苯、二甲苯、乙酸乙酯、MEK(丁酮)、IPA(异丙醇)等,也包括用做溶剂的油漆、胶和油墨等。根据2006年4月1日出台的《大气污染防止法修正案》的规定,排放有关物质的工厂和事业单位,都要遵守排放标准。

相关链接:
·2010NEW环境展

http://www.nippo.co.jp/n-expo010/index.htm(日文)

http://www.nippo.co.jp/eng/n-expo010/(英文)

·17万人规模的“2007新环境展”开幕

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07060102C(中文)

【作者】朴梅花(Piao,Meihua) /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 / 投稿 /  [J10052801C]
【翻译】姜晋如]]>

日本的垃圾(之一)

从本期开始,将陆续介绍日本的垃圾分类、收集、处理、再利用等有关情况。

日本全国长期以来,垃圾问题在日本也是一个重要的环境问题。5月30日是日本的“垃圾零排放日”,借此机会在此介绍一下日本垃圾问题的现状。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现在日本人排放的垃圾有多少。据2010年3月日本环境部公布的《一般废弃物处理行业实态调查》(2008年度版),日本全国的总排放量为4,811万吨,比上一年度的2007年度减少了271万吨。这是总排放量的连续第5年减少,比起排放量最多的2000年度,减少了12%。而人均日排放量是1,033克,与2000年度相比减少了12.8%。

上述的垃圾指的是家庭排放的生活类垃圾、企事业单位排放的企事业类垃圾和集体回收垃圾这三类垃圾的总和。在2008年度,生活类垃圾为3,118万吨,约占全部垃圾的65%。

上述的4,811万吨总排放量中,有79.2%(3,574万吨)被直接焚烧处理,其中多为厨余垃圾。但从排放了4,063万吨的2001年度开始,直接焚烧的垃圾呈逐年下降趋势。目前日本有1,269个垃圾焚烧设施,每年可将6,836万吨的垃圾进行焚烧处理。随着焚烧垃圾量的减少,焚烧设施显得有些过剩。

此外,直接资源化的垃圾有234万吨,经分类回收、筛选、洗净、压缩等中间处理过程后再资源化的有451万吨,废纸等集体回收的垃圾有293万吨,把这几项合起来,共有978万吨(20%)的垃圾得到再利用。但是,还有和资源化垃圾量近乎相同的471万吨垃圾在中间处理阶段由于不适宜进行再利用,就被送到终端垃圾处理厂填埋。

因此,直接进行终端处理(填埋)的垃圾量加上上述的从中间处理阶段转到终端处理的垃圾,终端处理垃圾的总量是553万吨,占日本人均日排放量(1,033克)的1成(119克)左右。与10年前的235克相比,大约减少了一半,而且今后也将继续呈下降趋势。

焚烧垃圾量和填埋垃圾量之所以逐年减少,是由于1999年的13%左右的资源化比率提高到了2008年的20%左右。
(未完待续)

【作者】广濑稔也(HIROSE,Toshiya) /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 / 投稿 /  [J10052802C]
【翻译】姜晋如]]>

第二届NGO化学品安全与环境健康研讨会,POPs论坛2010分别在南京召开

与会代表重点围绕 POPs履约需求与应对策略、POPs科学研究与决策支持、POPs减排技术与应用实践等议题展开了广泛交流和深入研讨。

江苏省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对人类健康和全球生态环境的巨大危害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学术界、工业界以及公众的广泛重视,2001年5月签署并于 2004年5月17日正式生效的《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使POPs成为一个重要的全球性环境问题。作为首批签约国,2007年4月中国国务院批准了《中国履行〈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国家实施计划》,拉开了我国围剿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序幕。全面削减和淘汰首批12类 POPs物质,成为未来数十年我国和全球共同面临的重大任务。

2010年5月16日,由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主持召开,旨在提高NGO对有害化学品污染问题的认识,促进组织间交流,并探索在有害化学品领域的进一步合作的第二届NGO化学品安全与环境健康研讨会在江苏省南京市成功举行。本次会议以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为讨论重点,邀请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环境科学系主任胡建信和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项目官员田亚静介绍了POPs污染问题及中国履行斯德哥尔摩公约的工作进展情况。

来自国内7个省市的11位NGO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其中9位代表分别介绍了各自组织在化学品安全领域开展的工作,内容涉及农药污染、河流污染和食品安全等等。北京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限塑和包装物项目官员杨纬和给大家介绍了限塑对削减POPs污染的重要性,并重点介绍了环友科技在限塑工作中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告诉大家今后的工作将从限塑扩展到更广泛的过度包装问题。

通过此次NGO工作案例分享,可以看到国内NGO对化学品安全问题的关注和参与力度在不断提升。各地NGO开展的丰富的宣教和调查活动在提高公众对化学品安全问题的认识、满足公众对相关知识需求以及促进各界对某些化学品污染问题的认识方面起到了积极有效的作用。同时,与会代表也指出应进一步促进NGO之间以及与学术界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9位NGO代表还参加了17-19日由清华大学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研究中心在南京主持召开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论坛2010暨第五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全国学术研讨会”(以下简称“POPs论坛2010”),论坛旨在为我国POPs领域的学术界、管理界和产业界提供一个集思广益、共谋对策的高层次交流平台。

在为期三天的论坛中,与会代表重点围绕 POPs履约需求与应对策略、POPs科学研究与决策支持、POPs减排技术与应用实践等议题展开了广泛交流和深入研讨。大会共设有13个大会报告,12 个分会报告,4个企业报告和42个研究生报告,收录论文137篇; 10多家企业展示了POPs分析测试、POPs废物处置、POPs标准物质等方面的新技术新设备与新方案。会议期间还召开了中国环境科学学会POPs专业委员会第三次工作会议和“我国履行POPs公约专题研讨会”。

下届POPs论坛将于2011 年5月17日-19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召开,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国际持久性有毒物质联合研究中心”承办。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杨纬和报告限塑项目

中国民间组织代表集体合影

【作者】杨纬和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0052502C]
]]>

绿色和平连续第7年出版及免费派发《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

我希望你,成千上万的你,与我们一起,用眼睛重新发现传统稻米之美,用你的智慧来明辨是非。

中国全国绿色和平的朋友,你好。

在这个暖洋洋的周末,我正在家里看着专心致志玩着玩具的宝宝,儿童节转眼就要到了,我要送什么礼物给他呢?跟所有的妈妈一样,我最希望的,是我的孩子健康、平安。然而这个愿望的上方,却笼罩着重重乌云。

我叫王伟康,是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同时,我也是一个3岁宝宝的妈妈。

就在两天前,我们刚刚发布了最新的《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下载http://www.greenpeace.org/china/zh/campaigns/food-and-agriculture/geguide2010)。在榜单上,至今仍有18个知名婴幼儿食品品牌不肯承诺使用非转基因原料。而根据此前英国的研究表明,转基因食品对饮食结构较单一、抵抗力较弱的婴幼儿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在上海世博会开幕之前,相关部门就明确声明将严格控制转基因食品流入。作为一名母亲,我绝不愿自己的孩子成为试验转基因食物的小白鼠,我会尽全力给他提供安全的食品。

然而,写到这里,我的心头却涌上了阵阵凉意。我能保护今天的他,可是明天呢?关于转基因的话题最近达到了空前的热度,中国也许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允许主粮转基因商业化生产的国家。稻米——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主粮,衍生出无数种充满智慧的米食品——如今正处在一个危险的边缘。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妈妈,在捍卫宝宝健康、保护他远离转基因食品的努力中,我常常感到势单力薄。但是消费者汇集起来的力量却是巨大的,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目前国内已有两家米业巨头加入非转基因行列。因此,我能做的,必须要做的,就是把我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

我希望你,成千上万的你,与我们一起,用眼睛重新发现传统稻米之美,用你的智慧来明辨是非。

而在这之后,最终的选择权,在你手上。

王伟康
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

【作者】王伟康  / 绿色和平 / 投稿 /  [C10052501C]
]]>

气候变化和亚洲、环境难民以及环境连带

2010光州亚洲论坛-昨天、今天以及未来

东亚上周在光州举行了以《亚洲的昨天、今天以及未来》为主题的“2010光州亚洲论坛”。此次论坛涉及了亚洲人权和民主主义等话题并共享富有创造性的替代方案。亚洲各国的环境人士参加了8个主题的论坛。

其中光州运动联合负责的以《气候变化和亚洲、环境难民和环境连带》为题的论坛,参加了生命草丛的政策企划室长、而生命草丛的邻居首尔绿色托拉斯李江浩事物处长则发表了《为了构筑亚洲绿色网络》的演讲。

印度尼西亚WALHI(地球之友、印度尼西亚)的活动家以《西斯马特拉岛形成的Korindo(印度尼西亚韩国企业)伐木引起的受害情况》为题发表了文章。柬埔寨CEPA(Culture and Environment Preservation Association)以《地区知识为基础的可持续资源管理》为题发表了文章。还有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Law and Community Rights(地球之友、巴布亚新几内亚)以《棕榈油对巴布亚新几内亚影响》为题进行了发表。Friends of the Earth Japan(地球之友、日本)以《非政府组织对日本公共财政之环境问题考虑的活动》为题进行了发表。

从印度尼西亚的西斯马特拉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情况来看,外部的巨大投资引起的乱伐和开发,对当地居民带来了严重危害。特别对具有生物多样性的热带雨林带来了严重破坏,动物和人类的生活区域正受到危害。当前的开发对现在的经济有一定效果,但是对居民来说没有长期效益。而且没有相关法规,就算有,也是很久以前制定的法规,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限制,所以违法伐木现象非常严重。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COP15)森林部分得到协商后,将REDD(通过树林区间及草丛防止温室气体的减少)采纳视为重大成果,而且欢迎通过发展中国家减少温室气体等相关REDD+的进化。但是诸多环境组织认为,如果影响原居民的生存权,有可能会导致新的气候殖民地。
参与小组讨论的Yoo, Young-Min室长提出以下疑问:第一,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棕榈油产业是否对地区居民有新的对策?第二,是否针对日本ODA(政府开发援助)项目进行可持续性监督?论坛结束后所有的论坛参加者一起喊着“Save the Earth”,以结束论坛。通过这次亚洲环境论坛,参加者更深刻的理解了韩国NGO的作用。虽然国际连带和合作有各种限制,但我们期待对亚洲绿色网络的提案认真考虑并综合各路智慧,互相联合成为大力量。

最近环境难民或者气候难民的话题比较多。1985年以UNEP的报告定义说《环境难民是因环境变化而失去了原来生存环境的人,不得不离开一直生活的地方的人》。亚洲发展中国家特别多,环境难民也在急剧增加,但是没有得到相关法律的保护。环境难民不光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在异常气候现象如此多的时代我们也随时有可能成为环境难民。自发性环境变化我们是无能为力,但人为的环境变化我们要积极去阻挡防止发生。

第二天参会人员参观了荣山江施工现场。24小时昼夜施工的荣山江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改变其面貌。看着江河在天天变化,我们却束手无策!而河水却不停的流。

【作者】Kim Yuri / 生命草丛 (FOREST FOR LIFE) / 投稿 /  [K10052501C]
【翻译】洪石峰]]>

为建设低碳社会

为促进以建设低碳社会为目的的绿色改革,近日召开了相关国际合作研讨会。

东京2010年5月17日(星期一),由科学技术振兴机构主办(后援:外交部、文部科学部)的《促进建设低碳社会的绿色改革国际合作研讨会》在联合国大学的吴丹国际会议厅(东京涩谷区)召开。

所谓绿色改革,指的是利用与环境、资源、能源相关的科学技术发明来建设低碳社会、循环型社会、与自然共生社会,是一种创造新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改革,被看做是有助于将解决气候变暖问题和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并举,并能够使改革本身成为促进国际社会和日本发展动力的一种改革。在此次研讨会上,与会者探讨了为促进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绿色改革,应如何开展基础科学研究、技术改革与开发,如何做出贡献,以及各国提供研究经费的机构应如何参与,如何开展国际合作。

研讨会由上午的主题演讲和下午的专题讨论两部分组成。

在主题演讲中首先发言的是韩国环境研究财团的代表,该财团开展以国际合作项目等7个项目的活动和提供资金援助。为了实现李明博政权提出的绿色发展,该财团正在推动核能技术等技术研究项目。此外,为了实现大总统直属的绿色发展委员会2009年公布的到2020年比BAU(Business as Usual:在照常经济社会发展趋势下)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30%(与2005年相比)的目标,在绿色改革中,要积极开展除核能以外的CCS(二氧化碳的回收和储存)和纳米技术的研究。
对于韩国提出的“绿色发展是韩国必经之路,是没有挑选余地的”这一口号,似乎应当给予支持,但“绿色发展”究竟是什么意思还不够明确。笔者认为应当首先确定这一概念的定义。

其次,墨西哥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CONACYT)的代表介绍了墨西哥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而开展的气候变暖相关项目。墨西哥是发展中国家里唯一参加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FUNFCCC)的国家,并提出了到2050年要减少5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比2000年)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墨西哥预定在2009年-2012年实施与气候变化相关的105个项目,在电力、运输、废弃物和农业等方面全面进行节能。

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为从科技方面支持鸠山政权宣布的到2020年减排25%的目标,于2009年12月成立了低碳社会战略中心。其目的是为了有助于建设低碳社会,用科学观念绘制理想社会蓝图,并致力于制定相关的策略。代表日本“制造能力”的日本产业界对于日本的高能效是引以为荣的。但是,在能源转换、制造、日常生活这三个领域中,最有节能潜力的与其说是“制造”,不如说是“日常生活”。据说如果将汽车燃油效率提高5倍,即使今后世界上汽车数量增加3倍,也可以减少能源使用量。但是,笔者认为在这种即使增加负担也在所不惜的前提下,势必出现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未来社会,因此不能不说这是一个令人抱有疑问的提议。

在下午的研讨会上,中国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法国国家研究署(ANR)、德国研究联合会(DFG)、瑞典的国家创新机构(VINNONA)、英国的工程与自然科学研究理事会(EPSRC)、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日本的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的代表,介绍了各自的机构作为科技机构,在各自国家开展的活动。

在上下午的议程中,共有来自9个国家的科技相关机构出席了会议,介绍了各自的活动与工作方针。在与会者发表的意见中,提出为解决地球与自然共生的问题,不仅要进行人类的革新,也要进行包括自然和生态的生物界的革新,所以应当以这次交流为契机,今后继续开展国际合作,这是具有一定意义的。

会议上还有很多关于核能发电的内容,但都是为保证用电量的新技术或改革,这令人感到遗憾。所谓“绿色改革”,难道不是为了建立一个不依靠核能发电也能够进行生产和生活的体系吗? 作为一个普通市民,希望有关方面能够不受产业结构的束缚,开展能够真正有助于建设低碳社会和地区发展的科学技术研究。

参考链接:
·研讨会网页

http://www.jst.go.jp/pr/gisympo2010.html(日文)

http://www.jst.go.jp/pr/gisympo2010e.html(英文)

·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

http://www.jst.go.jp/(日文)

http://www.jst.go.jp/EN/index.html(英文)

【作者】朴梅花(Piao,Meihua) /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 / 投稿 /  [J10052101C]
【翻译】姜晋如]]>

上海拟建综合性环保审判庭 支持环境公益诉讼

虽然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尚未成熟,但各地法院已开始有益探索。

上海市遭遇环境污染,普通市民能不能 “管闲事”?由于环境污染的受害者分散和不确定,污染主体又相对强势,环境公益诉讼面临多重困境。近日,上海市环保局在答复政协委员提案时表示,上海市将推进建立综合性的环境保护审判庭,研究扩大环境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的使用范围,使之能用于支持环境公益诉讼。

近年来,环保问题越来越受到普通市民的关注,公众和社会团体共同参与环境保护等意识也越来越强。被称为“管闲事”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也在美、英、德等许多发达国家建立起来。在国内,关于建立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呼声不断。市环保局表示,本市十分注重推进包括环境公益诉讼在内的环境保护工作,也在不断呼吁国家建立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据介绍,目前国家已在《水污染防治法》中明确,环保部门和有关社会团体可依法支持因水污染受到损害的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这为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建立打下基础。而目前正在修订的《大气污染防治法》中,已明确环保部门和有关社会团体可支持因大气污染受到损害的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

“虽然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尚未成熟,但各地法院已开始有益探索。”据提出该提案的政协委员祝 珠介绍,2003年4月山东省德州市、2003年11月四川省阆中县、2008年12月广州市海珠区都已出现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起诉和判决案例。“法院已向社会敞开环境保护公益诉讼的大门,为我国环境公益诉讼的理论研究和制度建设提供了较好范例。”祝 珠希望,上海能在此方面率先进行探索与完善,包括建立综合性的环境保护审判庭、建立环境保护公益基金、建立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制度、扩大起诉主体等。

【作者】解放日报 张骏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0051801C]
]]>

过滤“灰水”,庭院人工湿地让家园更美丽

日常生活中产生的洗澡水、洗衣水、洗碗水等都可以被过滤,从而达到净化污水、美化村民家园的效果。

四川省四川 ,郫县 – 5月9日,四川郫县园田村环境教育中心十分热闹,原来,中心后院的庭院人工湿地正式开工了!

庭院人工湿地是通过形成一种“土壤—植物—微生物”的生态系统,利用各种植物、动物、微生物和土壤的共同作用,逐级过滤和吸收除人畜粪便以外的其它家庭 “灰水”。日常生活中产生的洗澡水、洗衣水、洗碗水等都可以被过滤,从而达到净化污水、美化村民家园的效果。

这样的庭院人工湿地将针对性地解决园田村活动中心、周边农户和村卫生院的生活污水排放问题。

在过去的半年中,WWF已经在园田村成功地示范修建了处理单户农家生活污水的小型庭院人工湿地。对示范户净水效果监测显示,庭院人工湿地对于水体中氨氮、总磷、COD、BOD、阴离子表面活性剂、粪大肠菌群等的去除率均能达到90%以上,净水效果十分明显。同时,小型庭院人工湿地在农户家形成了独特的庭院景观,受到村民们的好评和喜爱。

在油子河自然功能恢复示范过程中,WWF和当地居民发现河岸边有一个常年向油子河排污的管道,污水来源于环教中心后院的一个化粪池,集中了中心周边约30户农户、村卫生院和村活动中心的污水,排污量约40m3/天。

然而根据今年1月的水质监测结果,虽然化粪池有一定的污水处理功能,但效果并不理想,处理后的水并未达到农田灌溉的水质标准,是造成油子河水质较差的原因之一。在小型庭院人工湿地成功示范的基础上,WWF创新性地提出在园田村环教中心尝试修建规模更大的庭院人工湿地,工程预计在今年6月完工,以期解决该村约200人次的污水排放问题,保护好村民们身边的河流,保护好成都的水源地。

自2008年起,WWF开始在园田村开展水资源综合保护和示范工作,包括启动油子河自然生态恢复示范项目、推广农村沼气池、实践环保农耕(社区支持农业)、示范庭院人工湿地等。 这是一种全新的农村水资源综合保护的模式,能应对和解决一系列河流面临的问题,如河流自然功能的退化、化肥农药形成的面源污染、人畜粪便的排放、家庭生活灰水等。这种水资源综合保护模式将在WWF和当地政府、居民的共同努力下,复制到更多的与河相邻的社区,逐步实现 “水清而鱼欢,鸟飞百姓乐”的美好愿景。

WWF成都办公室 对外联络官 罗星碧
电话:86 28 83199466 邮箱:xbluo@wwfchina.org
WWF-China 

【作者】WWF成都办公室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0051802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