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送给孩子的礼物——《我爱泥巴》新书发布

“没有孩子会生来不爱树林、池塘、草地,不爱野花和小鸟。如果他们茫然,那是现代生活对童心的扭曲。

北京市5月29日,作为六一献给孩子和家长的小小礼物,自然之友在北京发布新书《我爱泥巴:一年四季52个亲子趣味绿色周末》(一下简称《我爱泥巴》),并举办城市儿童自然缺失症研讨会。这本书由自然之友志愿者翻译、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自然缺失症”已经成为城市儿童普遍患有的一种“病”。它的具体表现就是儿童与自然的关系断裂,这种关系断裂导致了一系列令人担忧的症状,包括儿童肥胖、注意力紊乱、孤独、抑郁、愤怒等。在美国,由于与自然的接触不断减少,在过去的5年间,开给儿童的抗抑郁处方增长了一倍,甚至有人认为现在的孩子也许会成为二战后第一代寿命比父辈短的人。

自然之友总干事李波表示,自然缺失症在中国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整个社会对自然缺失症及其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缺乏应有的认知。家长们还是更愿意把孩子送进各种学习班,而不是带着孩子接触大自然。孩子患上“自然缺失症”,很大程度上是家长的责任。

《我爱泥巴》是开给“自然缺失症”的一剂处方,是一本给孩子的书,也是一本给家长的书。书中的52种开放式户外活动能够引导家长和孩子一起在大自然中找到童年的快乐。孩子和家长一起,学习如何观察和欣赏最基本的自然趣味。这些趣味就来自于手沾泥、脚踏水的体验。

自然之友创始人梁从诫先生曾说过的一段话:“没有孩子会生来不爱树林、池塘、草地,不爱野花和小鸟。如果他们茫然,那是现代生活对童心的扭曲。让城里的孩子回到自然中去,带领他们在自然中做游戏,去体验人与人、人与自然,以及自然本身原来应有的和谐和平行,这不仅是对环境的教育,也是对于心灵的爱和陶冶。从事环境教育的老师一定爱孩子,更爱养育着地球上所有孩子的大自然,带着他们去共享自然赋予我们的一切美、愉悦和安宁吧,在孩子心中播撒绿色的种子,将是我们对自然最好的回报。”

【作者】自然之友 康雪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1060101C]
]]>

玩泥巴、爱泥巴

为《我爱泥巴》一书中文版撰写的序言

北京市爱泥巴、玩泥巴是儿童的天性,我们每个人或许都有浑身泥土、鞋裤湿透、被家长狂骂不已的童年回忆。和今天那些一尘不染、在家长的催逼下昏头昏脑地狂学奥数的孩子相比,过去的童年不仅更为幸福,而且是一种重要的揭示,表明当时人与自然之间还比较正常的关系,如同小鸡小鸭、小羊小牛与泥土、水塘的关系那样。没有比这种关系更清晰地显现人类作为地球生物圈的一员,与土地不可须臾分离的的本性。它并且上升为一种情感和审美,我们经常会用乡土性、草根性等话语,表达对有传承有根柢、具有自然属性和生命力的人和作品的赞誉。

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千百年来的深刻联系正在出现严重的变异。我们仍然在夸张地赞美大地母亲,歌咏父老乡亲,却已经在钢筋水泥里筑巢,不遗余力地摆脱乡气和土气。儿童们在电子世界中沉溺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亲近自然,对机器猫的喜爱超过了流浪猫。我遇到过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却目无自然,不认识丁香和玉兰,不认识任何一种鸟,无法识别牡丹和芍药,也不会区别油画和水彩画。自然体验应当成为绿色生活、低碳生活的新时尚。而且,没有什么比这种活动更为健康和引人入胜了。无论在温暖、凉爽或寒冷的季节、无论雨天、阴天或下雪,清晨、黄昏还是夜晚,自然总是会那样慷慨地给我们丰富的馈赠和极大的惊喜。

作为今年六一献给儿童和家长的小小礼物,《我爱泥巴》为我们走进自然提供了许多方法和指导。这本书按照四季,编写了52个可以让家长带着孩子在自然中进行探索和学习的亲子活动。例如,在春天去识别色彩盛宴,看蚯蚓扭一扭,听鸟言鸟语,观察小雨和跳水坑。夏天去挖泥巴和简易种植,探索蚂蚁和瓢虫的秘密,建一个蝴蝶小馆,做“月亮游戏”,认识“一闪一闪小星星”。在秋天,可以去和自然捉迷藏、观察蜘蛛网和土鳖赛跑、认识风云变幻和秋叶飘零。冬天去学习如何款待小鸟,认识雪泥鸿爪和严寒里的生机……如果我们不仅爱玩而且会玩,在户外活动中培养出许多“ 花博士”、“鸟鸟博士”,岂不快哉!

书中提供的一个秋天的户外观察活动叫“万物皆落地”。它非常贴切地点出了人需要回归大地的自然属性。今天,居高楼之上的人们特别需要“落地”,也就是所谓的“接地气”,重新培植人的自然根柢,激活和还原人作为大自然一员的本性。

《我爱泥巴》的中文版是由参加自然之友自然教育活动的家长们义务翻译的,并由知名插画家胖兔子粥粥免费为54个章节绘制插图。它与此前出版的《林间最后的小孩》可构成相连的系列,帮助家长带孩子接触自然、体验自然,以补救和矫治“自然缺失症”。在此,谨向全体大自然的志愿者致谢!

【作者】自然之友理事长杨东平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1060102C]
]]>

以兼顾震后重建和应对气候变化为目标

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7级的重大核事故,至今依然没有平息的征兆。

日本全国日本的能源政策,是把核能定位为电力供应的支柱而发展至今的。现在日本国内有54座反应堆,由于核电站几乎不排放二氧化碳,还计划在2020年前新建9座反应堆,并在2030年前另新建5座。

因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包括福岛第一核电站,总共有15座核电站都停止了运转。此外,震前就有14座反应堆因定期检查以及新潟县中越海上地震的影响而停运,所以在地震刚发生之后,54座反应堆之中已有29座停运了。接下来加上福井县的敦贺核电站因故障导致的停运,以及由菅直人首相的要求而停运的滨冈核电站,现在已有32座反应堆停运。如今,以大地震为契机,日本需要对能源政策进行大幅度调整。

很多环境NGO指出转变能源政策的重要性,他们呼吁不能依赖于核能和火力发电,而应该以自然能源及节能为政策支柱。

气候网络于4月19日发布了关于2020年前的中期战略的提案《3个25是可能的》。政府过去将核能定位为防止全球变暖政策的支柱,在减排25%的中期目标规划书中,也是以增建核电站为前提的。(在震后对核能的反思之中,)经济界有人提出如果不发展核能,就应发展火电。但气候网络通过计算,指出即使不新建核电站,如果全社会开展节电,就可以减排25%的温室气体,并使可再生能源的供给占到一次能源的25%,同时提出了为达到这一目标所需的政策。

根据环境省于今年4月公布的《采用可再生能源的潜力调查报告书》的估算,如果能够在日本引入固定价格购买制度,进而大幅度降低设备成本,并考虑到海上风能的风力发电的极大潜力,再加上光伏发电、风电、中小型水电和地热发电,那么仅发电设备容量就大大超过了现有设备容量。也就是说,能源利用中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是有可能的。

地震后,菅直人首相表示要从零开始修订能源基本计划。我们希望能加大呼声,使能源政策由过去的以核能及火电为主轴,转换为以可再生能源为核心,从日本发出告别核能的信号。
 
震后,复数的环境NGO及市民团体、个人集合在一起,成立了在告别核能、提出新能源政策方面采取行动的网络组织“告别核能、实现新能源政策协会(e转换)”,并预定于6月4日召开一个大型集会。此外,在地震发生整三个月的6月11日,还将招集“告别核能百万人大行动”,在全日本开展呼吁告别核能的游行。本次活动的内容将翻译成韩文、中文、英语、德语、法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号召全世界采取统一行动,希望您也能制定6月11日的行动计划,并登录我们的网站。

●相关链接
◇气候网络
“节电25%”、“温室气体减排25%”和“可再生能源占25%的电力供应”是可以同时实现的——震后重建与防止全球变暖政策有很多相通之处
http://www.kikonet.org/iken/kokunai/archive/iken20110419.pdf (日文)

◇e转换:告别核能、实现新能源政策协会
http://e-shift.org/ (日文)

◇告别核能百万人大行动(签名活动)

http://nonukes.jp/wordpress/?page_id=388(中文)

http://nonukes.jp/wordpress/?page_id=183(韩文)

【作者】桃井贵子(MOMOI, Takako) / 气候网络 / 投稿 /  [J11052701C]
【翻译】徐波]]>

应该如何减少饮料自动售货机

“减少自动售货机活动”启动研讨会召开

东京5月20日,有关减少饮料自动售货机的研讨会在东京召开。这是由10个NGO组织发起的“减少自动售货机活动”的启动仪式。

目前,日本共有约521万台自动售货机,其中需要冷却或保持一定温度的饮料自动售货机就有256万台。这个数字意味着人均拥有的台数居世界首位(平均每24个人拥有1台)。有关人士指出其中存在很多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自动售货机24小时都为调节温度而消耗电力,并排放二氧化碳。据说整个日本的饮料自动售货机的总耗电量相当于刚刚出了事故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的1.5倍。第二个问题,如果在自动售货机买饮料,必然增加塑料饮料瓶、易拉罐等一次性容器的用量。继而第三个问题就是一次性容器因此被人仍在路边,而且自动售货机本身也影响景观。此外,旧式的自动售货机的冷却剂用的是氟利昂,废弃时必须进行正确的处理。

由于自动售货机存在上述问题,今年4月,为了减少饮料自动售货机和对其使用方式进行适当调整,有关方面开展了这次活动,并在5月20日举办了这次启动活动。大约有60位人士出席了这次研讨会,号召这次活动的团体在会上介绍了过去提出某些条例的提案实例,以及国内在这方面走在前列的地方政府的活动。

号召团体还介绍了从环境文明21到示范条例制定的经验,并强调了以下几点。即重新思考自动售货机这一事物,也就是对存在于大量消费这一前提下的社会制度进行重新审视。对于如何控制牵扯到各种各样利害关系的自动售货机的使用方式,应当认识到不是要“全面废除”,而是要在考虑到各地区实际情况的基础上,进行适当调整。

来自爱知县丰田市和奈良县生驹市的政府职员介绍了当地市政府如何减少政府设施里的自动售货机,以及自动售货机的数量减少后给市民带来的不便、市民的反响等具体事例。他们谈到最感到欣慰的是当通过政府简报把减少自动售货机的意义告知市民的时候。此外,日野市也介绍了通过市民们消费者活动开展了草根层次上的活动。

在研讨会结束前的答疑中,与会者还就为什么自动售货机没有消失等积极地交换意见,并交流了相关建议。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有人还介绍了有的自动售货机还是福利团体的资金来源,此外在人迹稀少场所的自动售货机还能在健康和治安方面发挥作用。还有人指出用人工售货代替机器,会增加就业机会,以及在面临“调整”的时候应该认真考虑自动售货机的必要性,等等。

总之,这次研讨会是一次不局限于提出口号,而是着眼于具体行动的方针和措施而进行的一次会议。

有关这次活动的详细情况,请参考:
http://www.foejapan.org/climate/jihanki/(日文)

【作者】石井晋平(ISHII, Shimpei) /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 / 投稿 /  [J11052703C]
【翻译】姜晋如]]>

包围文部省,提出要求并聚集府内

要求撤回儿童核辐射量20毫西弗的规定!保护福岛的孩子们!

宫城非常感谢众多人士在5月23日参加并支持了本次要求撤回行动。

阴雨绵绵中,来自福岛的爸爸妈妈们仍坚持了那么长时间,真的辛苦了!

昨天下午,文部省东馆前被一股异常的热烈气氛包围了。现场聚集了静坐的70名爸爸妈妈们、前来支援他们的市民团体、紧急赶去的国会议员们、还有对要求彻底撤回核辐射量20毫西弗规定的爸爸妈妈们言语闪烁的文部省科学技术・学术政策局副局长渡边格。

我想,文部省必须深刻反思本次政府发布的“年核辐射量20毫西弗”、“每小时3.8微西弗”的规定到底给福岛的学校内部造成了什么后果?

但是,在超过2个小时的谈判过程中,文部科学大臣高木义明和笹木龙三・铃木宽副大臣、笠浩史政务官、林久美子政务官等人始终未露面。

不过,本次行动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渡边格副局长在谈判过程中作了以下发言。

・文部省并未将年核辐射量20毫西弗规定为安全标准。
・采取的方针为以年核辐射量1微西弗为目标并尽可能将此降到更低水平。
根据他的发言,爸爸妈妈们和市民团体最终提出了以下三项要求。
・希望立即撤回年核辐射量20毫西弗的规定。
・希望以书面形式将文部省年核辐射量1微西弗的方针通知福岛县。
・希望国家负起责任促进地方政府实施减少核辐射措施,包括经济援助。
针对这三项要求,渡边格副局长作了如下回应。
・关于以上三项要求,将和政务三要人商讨并尽快回复。
・将每日汇报进展情况。

谈判过程中,福岛穗、川内博史、森优子、川田龙平等议员一直在现场支持大家。

谈判后,大家还聚集到文部省府内。京都大学的小出裕章老师也紧急赶过来了。来自福岛的参加者在集会上发出质问,年核辐射量20毫西弗的标准到底给福岛的学校内部造成了什么后果?并极为生动地说明了当地的现状。

辻惠、原口一博、石原洋三郎、空本诚喜等国会议员出席了该集会。

■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以下几点:

关于“撤回年核辐射量20毫西弗的规定”、“将文部省目标为年核辐射量1微西弗的方针通知福岛县”等市民提出的强烈要求,渡边副局长回应说:“将和政务三要人商讨并尽快回复”。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

一定要对管总理大臣和文部科学大臣高木义明等政务三要人施加压力,让他们对福岛的爸爸妈妈们的要求说yes!

【作者】满田 夏花(Mitsuta Kanna) / 国际环保NGO FoE Japan / 投稿 /  [J11052702C]
【翻译】关婧]]>

“限塑令”实施三周年,或将纳入餐馆医院

论坛邀请到来自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企业、民间的代表,共同就限塑令实施的效果、问题和发展方向进行了探讨

北京市5月20日,中国“限塑令”正式实施即将满3周年之际,搜狐网绿色频道在北京举办了主题为“限塑三年,得失几何?”的限塑令出台三周年论坛,论坛邀请到来自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企业、民间的代表,共同就限塑令实施的效果、问题和发展方向进行了探讨。

餐馆医院将纳入“限塑”

从2008年6月1日起,我国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商家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同时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购物袋。

目前我国的“限塑令”主要是针对超市、商场、农贸市场等,商务部商贸服务司标准规范处处长李嘉建表示,将扩大限制塑料袋使用的范围,包括餐馆、医院等场所。商务部“正在抓紧调查研究,还要征求公众意见”,争取尽快出台,但未提到具体的时间表。

全国“禁塑”尚未提上日程

李静副司长特别提到,目前正准备研究立法,把“禁塑令”上升到立法程序,准备提交给人大常委会讨论。

对于云南要立法进行全面禁塑,国家会不会考虑从“限塑”提高到“禁塑”?李静表示,对云南的禁塑立法充满期待,不过对这么大一个国家来说,现阶段还是会继续推进“限塑”过程,全国范围内“禁塑”目前为止还没有提上日程。

农贸市场是“重灾区”,商户担心限塑失客户

昨日,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董金狮,公布了《限塑令实施三周年塑料袋市场调查报告》。这是对北京10家连锁超市、10家批发市场的塑料袋质量和销售情况进行的专项调查。

结果发现,农贸批发市场存在的问题依然比较严重,市场商户依旧沿袭以往的“传统”,因不愿失去客户而向消费者免费提供超薄塑料袋,致使超薄袋的使用量出现升温势态。

民间观点

疏:农贸市场管不好,不如放开“限塑”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废弃物管理项目负责人杨纬和认为,对于限塑应该分重点分步骤实行,像香港2009年实施限塑,首先是大型店铺、连锁店,台湾地区的限塑最开始也是把农贸市场排除在外,因为农贸市场做不到。

因此,目前中国的限塑行政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建议重点加强巩固连锁超市、大型卖场和购物中心的限塑,而对于一直难以解决的农贸市场,不妨“给予一个短期 的豁免”,或者通过小范围的试点、以及一些鼓励性的措施,这样既可以避免法规长期处于无效状态,也可以把有限资源用到重点。

民间限塑小组成员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研究生毛达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认为现在的政策目标稍微高了些,超出大家接受的程度,可以对管理对象区别化。

官方对策

堵:市场“限塑”不力,追究开办者责任

“农贸市场监管上确实有难度。”商务部李嘉建处长说,因为农贸市场的特殊环境,这项工作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今后还将继续加大农贸市场塑料袋使用 的监管,将调研如何在农贸市场做好限塑,由于市场每个摊贩很分散,执法成本比较高,开展有一定困难,将从开办者入手,把责任落实到农贸市场、集贸市场开办者身上。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副司长李静则表示,农贸市场执行不好,不仅仅是一个价格的问题,还有一些消费习惯、资源环境意识等问题。她透露,下一步将明确农贸市场开办者的责任,提出进行责任追究,目前正在部署对超薄塑料袋集中生产的一些地区进行专项清理。

【作者】新京报 廖爱玲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1052401C]
]]>

(10)明日一定会比今天好! ――摘自JKTS博客

虽然目睹了很多离别,但今天也有人终于找到了亲人和朋友

日本全国 3月20日
道路修整后,陆前高田开进来很多台大型机械。

推开瓦砾,露出了很多人的遗体。

遗体被安置在卡车中,然后被运走。
我默默祈祷他们能尽早回到那些正在寻找他们的人身边。

又有新的悲哀蔓延在我的心中。

我听到了从瓦砾下传来的手机呼叫铃声。昨天手机信号刚刚修复。

看到孕妇的遗体从瓦砾下被挖出来时,我的心情也同样很难过。

没有丝毫过错的人也成了牺牲品,这就是现实。
人活下去的意义究竟在哪呢,我感到茫然。

几天前那儿还是充满了无数美好回忆的家园,现在却变成了一条路。

为找到幸存者时抢救用,我们备好了救急用品,默默地关注着推土机作业。
可是很遗憾,自始至终也没有轮到我们发挥作用。

剩下的只有叹息和眼泪,还有无尽的懊丧。

我与一个因发烧没有食欲而来就诊的小男孩聊了起来。
小男孩给我看他沾满了泥水的机器猫漫画书。
我问他机器猫的道具中最喜欢哪样?男孩说:
“我本来一直喜欢室内钓鱼池的,现在我想要时光包袱巾。 我想坐上它回到地震前的高田。”
这场地震将不谙人世的孩子们的心也伤透了。

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我去了撤除了禁止入内禁令的区域。

我看到一个老爷爷在拼命寻找着什么东西。
他在找收藏了六十多年的邮票,还有相册。

寻找父母灵牌的人、
寻找丈夫遗物的人、
寻找饲养的宠物的人、
寻找书包的人、
寻找家人的人・・・

虽然有些害怕挪开瓦砾后会看到遗体
但大家一起找了很久却什么也没找到,又不免有些懊丧。

人的生命和珍贵的东西,一瞬间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被夺走了。

我呆呆地站着,老爷爷反过来安慰我。我感到自己真没用。

我没法对他们说“别灰心!”或者“一起加油吧!”
因为我看到他们已经努力到了极限。

我只能说,“忍耐一下”、“克服困难吧”。

我不能说更努力一点,因为有太多的事情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但是,事态还是渐渐朝好的方向在转变。

今天有点儿冷,让我的意志也有些薄弱了。

不过,我还是要加油!!

因为虽然目睹了很多离别,但今天也有人终于找到了亲人和朋友!

【作者】JKTS / (个人) / 转自JKTS博客 /  [J11052003C]
【翻译】黄朝晖]]>

TEMM中日韩三国学生论坛召开

在中日韩三国环境部长会议(TEMM)的学生论坛上,志向成为环保领袖的三国青年展开了讨论。

东亚平时积极关注环境问题、参加环保活动的三国学生代表们就“绿色校园”和“环保领袖”等题目进行了讨论,并在最后的特别环节中,向日本环境部长近藤昭一,以及中韩两国的环境部长报告了讨论结果。

这次峰会的题目主要有两个:1)促进二氧化碳减排的“绿色校园”活动,2)为建设低碳社会培养“环保领袖”的方法。 来自韩国新罗大学(Silla University)的教授担任会议主持人,各国学生轮流发言,汇报活动,共享信息,发表新提案。
 
各国发言中包括很多具体活动事例的介绍,包括面向儿童、市民的研讨会,以地方社区为基础的校园“绿色市场”(跳蚤市场)活动,环境课程的普及,老师给学生捐书,大学的可持续能源使用状况等。

另外,代表们也提到了一些如学生活动经济困难,学生、老师的环保意识低等共同的问题。来自日本的代表介绍了在日本大学Campus Climate Challenge以及日本青年环境联盟(Eco-League)的活动,并提议开创“亚洲未来信赖交换留学项目(Asian Future Trust Exchange Programme)”,也就是欧盟里被称为ERASMUS的高等教育机关之间交换教师和学生的项目的亚洲版。

讨论环节中,大家对如何定义“绿色校园”、“环保领袖”各抒己见,并在主持人的引导下不断尝试,试图在有限的时间内总结意见、得出结论。两个词语定义的论点分别是:绿色校园是二氧化碳减排的利益相关方,担任着培养环保领袖的作用;环保领袖在学习环境知识的同时,必须尊重各种人种、宗教、文化、历史等多样性。

最终,“基础设施”和“参与型”成为绿色校园的两个指标,而环保领袖则被要求重视多样性。这些内容被写入学生论坛宣言后,峰会结束。

这次会议让代表们有了一次国际谈判的模拟体验。即使是在学生之间,为了达成一致也需要坚强的意志和体力,那么牵涉到各国利益真正的国际谈判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而且,这次只有3个国家参与,而真正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有近200个国家参与。

这次峰会也让我们充分意识到为中日韩三国学生提供讨论平台的重要性。无论是从经济、政治,还是气候变化的观点来看,以后亚洲的重要性会提升,其中中日韩将担任领导亚洲的重任。三国学生也从此次论坛中认识到提供类似本次论坛的交流机会的重要性。我想,这种在学生中特有的信赖关系将会引导超越国界的对话,并为建设低碳社会、实现可持续性发展社会做出贡献。为了实现“公平的可持续性社会”,期待每个人都可以努力尽一份微小的力量,也期待与这些学生代表们今后的专业合作。

【作者】广濑翔也(HIROSE,Shoya) / 横滨市立大学国际综合科学系(Climate Youth Japan/CITYNET Youth Japan/国际学生网络 INUS) / 投稿 /  [J11052002C]
【翻译】倪晓雯]]>

保护孩子们免遭核辐射

紧急要求政府立即撤销20毫西弗的少年儿童接受核辐射上限标准及采取将辐射量限制到最低限度的措施。

日本全国4月19日,文部科学省通知福岛县教育委员会及相关部门,表示学校等机关的校舍、操场的辐射量上限应以20毫西弗/一年为标准。一年20毫西弗的辐射量,依据政府资讯应等同为室外3.8微西弗/每小时的数值。但这是个相当令人忧心的数值标准。

・根据劳动基准法规定,未满18岁的青少年不得在3.8微西弗/每小时的环境下工作。而3.8微西弗/每小时的辐射量,相当于法定的“辐射量管理区域”(0.6微西弗/每小时以上)的约6倍。
・20毫西弗/一年为德国核电工作人员被允许接受的最大辐射量。
・若因在核电站工作患上白血病,其使用的劳灾认定标准是5毫西弗×工作年数。(注3)实际上因白血病而通过劳灾认定的案例中,也有低于一年20毫西弗的例子。
・该标准没有考虑到孩子对辐射较敏感,以及体内接受辐射时对人体的影响。
・该标准公布后,有许多学校取消了为减少孩子们遭受辐射的各种措施。
・低于3.8微西弗/每小时的中小学校、幼稚园、保育园、公园停止了监测核辐射。

【要求撤回的呼声日益高涨】
要求撤回20毫西弗标准的第一次活动征集了61个国家、1,074个团体及53,193人的电子签名,于5月2日提交给日本政府。这集中反映了来自日本国内外众多的愤怒呼声。另外也有许多国外的专家表示担忧。

【跟政府交涉后明确的事项】

5月2日我们向政府提出撤消20毫西弗的要求并进行交涉时,政府发表了以下言论,使得“20毫西弗”的依据彻底瓦解。

・核能安全委员会表示,不承认“20毫西弗”标准。此外,安全委员会的全体委员及参与决策的专家中,并无人公开表明过20毫西弗可以做为安全标准值。

・核能安全委员会在4月19日对政府提出的“建议”(20毫西弗“并无大碍”),是政府要求委员会提出建议后两小时内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做出的决议。这次会议不是委员会的正式会议,也没有会议记录。

・核能安全委员会认为少年儿童对核辐射较敏感,必须与大人有别,但文部科学省表示无此必要(注4)。

・厚生劳动省虽表示,不能让孩子们在核辐射管理区域(0.6微西弗/每小时以上)游玩,但却没有针对孩子们能否在与核辐射管理区域同等的环境下游玩一事做出答复。

・核能安全委员会虽答复说必须重视体内辐射,但文科省根据模拟结果,做出可以忽视体内辐射的结论(注5),但却没有说明该模拟的科学依据。

根据以上几点,我们必须再度要求立刻撤回20毫西弗标准及实施所有减少孩子们接受的辐射量至最低限度的措施。

我们为了福岛的孩子们免遭核辐射,要求日本政府做到以下几点:

•立即撤销文部科学省于4月19日公布的有关学校等机构的校舍、操场的“20毫西弗标准”,并保持现行的1毫西弗标准;

•政府要负责实施将孩子们受辐射量减少至最低限度的所有措施。并且,对于各地方政府、民间团体和市民各自为减少受辐射量而采取的各种自主性的消除辐射、避难和撤离等行动,给予最大限度的支援;

•充分考虑到体内辐射的因素;

•即使室外的辐射量在3.8微西弗以下,也要继续监测。

网上签名链接: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hl=en&formkey=dHpZWTdLNy0yTGxfV2EtRUFqWHVwdnc6MQ#gid=0(日文)

                              
呼吁团体:绿色行动(Green Action)、绿色和平日本、原子力资料情报室、思考福岛老旧核电站之会、反对美滨・大饭・高滨核电大阪之会(美滨之会の会)、国际环境NGO FoE Japan

注1:关于现在已超过辐射量标准的场所,必须使用所有手段减少危害。

注2:根据福岛市防灾信息服务处《对小学校等限制室外活动对象机构的环境辐射量测定结果》及平成23年(2011年)5月1日《福岛県环境核辐射量再次监测调査结果」资料显示,两次以上的测量结果低于标准值的学校已停止监测。这与5月2日文部科学省及核能安全委员会在交涉时答复的“不低于3.8微西弗就没问题,我们仍需继续监测以掌握状况”的发言自相矛盾。

注3):劳动省劳动标准局(基发810号)《关于电离放射线引发疾病业务外认定基準」》,辐射量的“相当量”,解说的第2的5号记载,白血病适用于0.5rem(=5毫西弗)×工作年数。

注4:文科省说明ICRP并无此类区别。但实际上ICRP的Pub.36《针对科学性课程所产生的电离放射线》(1983年)规定,18岁以下的学生可能会因实验等课程遭受辐射,因此劝告学生的受辐射量限度应为常人的十分之一。

注5:两者皆未考虑到因食物接受的核辐射。

※有关本要求征集签名的活动在20毫西弗标准被撤消之前仍会持续下去,并在与文部科学省、厚生劳动省、核能安全委员会、核能灾害対策本部等相关机构交涉时提交给政府。

※请您在签名后,也要求您所在区选出的国会议员一同参加签名活动,请他们与国民站在一起要求政府撤消“20毫西弗”,“将孩子们的受辐射量减至最低限度”。

询问处:国际环境NGO FoE Japan
E-mail: finance@foejapan.org

【作者】满田夏花(Mitsuta Kanna) / e-shift:放弃核能•实现新能源之会 / 投稿 /  [J11052001C]
【翻译】同上述团体]]>

建议北京莲花池公园修建“野鸭岛”

把湖西边的那个小岛,改造为“野鸭岛”。

北京市尊敬的北京园林局及莲花池公园管理处:

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丰台区的居民,莲花池公园是我经常去游玩的地方。作为一个观鸟爱好者,莲花池公园是我和很多鸟友的常规观鸟地。作为一名记者,我一直非常重视环境保护的报道。

2011年5月15日,我到莲花池公园参加北京科技周的丰台区启动仪式,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公园就看到了15种左右的鸟类,包括绿头鸭、小鹀、普通翠鸟、白头鹎、灰椋鸟、家燕、普通楼燕、褐柳莺、红喉姬鹟、红尾伯劳、黑卷尾等鸟类。这说明莲花池公园虽然人工化得非常严重,但还是有不少鸟类在里面居留和生活。

同时我也注意到,莲花池的水面上,有不少绿头鸭,数量有十多只。据我的观察,莲花池公园全年都可见到绿头鸭,它们有的长年在莲花池公园生活,有的在完成了繁殖之后会向南迁徙,有的则是从北方的繁殖地迁徙经过此地暂时停驻。

现在正是繁殖季节,有两对绿头鸭夫妇已经成功了实现了繁殖,一对繁殖了5只,一对繁殖了10只,小鸭子们在父母的带领下努力地学习们生存的技巧。当然,岸边的游人会出于好心而给他们投食,这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它们掌握在自然界中生存的本领。而白天游船频繁的惊扰,给这些游禽的正常生活也带来了一定的骚扰。

鸟类大体都不愿意与人类离得太近,尤其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伤害鸟类,这让鸟类几乎都患上了严重的人类恐惧症。因此,像公园这样的具有一定自然属性的“公共用地”,应当适度考虑鸟类和其他野生动植物的生存。这包括适度留出部分水面不被侵扰,让野花野草有自由生长的空间,而不要只培植那些园林植物。因为自然界的各个物种是相互支撑的,某一个物种的弱化会影响其他物种的生存,最终导致整个生态链的崩溃。

比如,公园的水面虽然较大,但对于绿头鸭来说水体可能过深,因为绿头鸭属于游禽,不太擅长像潜鸟那样潜入水下去捕食,它们更乐于在水相对浅的地方觅食。因此,如果有可能,适度把水深在10厘米左右的水体给绿头鸭作为栖息地,可能是比较尊重生态系统本性的做法。

但在我看来,现在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是把湖西边的那个小岛,改造为“野鸭岛”。因为绿头鸭在夜间需要有个休息之处,让它们长时间泡在水里、漂在水面,对它们生存会有不良的影响。现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不少绿头鸭都趴到湖南边的游船上休息,但由于游船经常要出动,它们的休息过程总是不得安宁。

我观察了一下,莲花池公园只有一个岛,这个岛目前上面扎着几个仿造的“蒙古包”,有些已经破败,进入这个小岛的“木桥”目前是加了一道阻隔栏,显然,这个小岛目前属于“废弃状态”。假如把这些蒙古包拆除,留下岛上的空地,让本地植物自由生长,那么,这个小岛就会成为很多鸟类和其他动物的安居之地。

当然,为了保证它们的生活不被随意侵扰,需要把通往小岛的小桥拆除。为了便利绿头鸭能够随意上岛下岛,需要在岛的东面修一个缓坡——其工程非常简单,就是石岸给拆除一部分,修改成缓坡,鸟类来往就通畅了,否则它们还需要“就地起跳”。

一个普通的丰台区居民:冯永锋

2011年5月15日

【作者】冯永锋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1051801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