鞆浦地区富于历史特色的环境暂获保全(上篇)

港口设施填海造桥规划被取消,从江户时代至今的历史得以延续。

广岛2012年6月25日,广岛县知事汤崎英彦向福山市长羽田皓宣布,取消鞆浦的填海造桥规划,改为在山上开凿一条隧道。鞆浦是一个沿海风景区,从位于广岛县东南部的福山市市中心乘公交车,向南经30多分钟就可以达到。鞆浦的街区布局还保持着江户时代初期以来的老样子,道路狭窄,影响了福山市中心区域与鞆浦以西的临海区域的公路交通。为了消除这个瓶颈,早在30年前就制定了对港湾的一部分进行填埋,建造一座跨海公路桥的规划。

鞆浦位于濑户内航道接近中央的位置,近代之前是濑户内海的海上交通要冲。洋流在满潮时会从濑户内海的东西两侧流向中央,退潮时则从中央流向东西两侧。古人就是这样乘着洋流出海,鞆浦也曾作为“待潮之港”而繁荣昌盛。

鞆浦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传说中,神功皇后曾经到过这里,而万叶集里有吟咏鞆浦的句子,确是千真万确的。这里最古老的寺庙,是僧人最澄创建的。从中央逃到九州的足利尊在这里重振旗鼓,而被织田信长逐出京都的足利义昭也曾长期幽居于此,因此才有“室町幕府兴于鞆、亡于鞆”的说法。如今的街区布局,据说出自丰臣秀吉的部下、在关原合战之后(17世纪初叶)统治过现在的广岛县一带的福岛正则。作为一个港口城镇,鞆浦在江户时代臻于繁荣,这从特产的药酒“保命酒”上也可略见一斑。当年经营药酒的官商旧宅邸中,至今保留着幕府末期七卿出逃事件时七人(三条实美等讨幕派公卿共7人)逗留过的房间。鞆浦作为坂本龙马的“以吕波丸事件”中最初的谈判地点也夙为人所知。除此之外,在这片并不大的范围内,还凝集着各个时代的众多史迹。

到了近代,船舶的动力系统变成蒸汽机,带累了航程和航速的提高,“待潮之港”逐渐失去了它的价值。同时由于铁路的发展,鞆浦与交通大动脉渐行渐远。但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江户时代的日本港口据说有长明灯、码头、梯蹬、焚场和船番所等5种设施,而全都保存下来的,在全日本也只有鞆浦一处。长明灯位于港的入口,类似于今天的灯塔,用于指明海港入口;码头用来防止外海波浪;梯蹬是台阶状的码头,在船体随着涨落潮上下浮沉时能降低与码头间的高度差,方便装卸货物;焚场是对附着于木船船底的贝类进行剥离的地方,据说现在已经很少了;船番所是监控船舶出入港口的建筑。长明灯如今已成为鞆浦的标志,而填海造桥将会在长明灯的附近海面架桥,要对焚场进行填埋,一旦开工,将对具有旅游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的景观带来巨大的破坏。

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十七世纪初叶至今的街区布局也确实导致了道路交通的不便。来到鞆浦,你很快就会发现道路的狭窄。到处都张贴着呼吁在会车时互相礼让的标识,到了周末游客纷纷前来,更是经常能目睹汽车费力地交错而行的场面。所以在需要采取改进措施这一点上,我没有不同意见。

但在目睹了当地现状之后,也会让人感到困惑。港湾的东侧是鞆地区,西侧是平地区,前者旅游资源丰富,籍此得到了很多收入,填海造桥当然会带来负面影响,而平地区基本没有旅游收入,自然热切盼望填海造桥。虽然两地的道路都很狭窄,但平地区的交通量显得较少,是因为设置了简易信号机。即使仅就鞆地区而言,道路狭窄且有多条道路在部分路段并行,汽车也可以通行。目前是双方向行车,如果改为单行道,应该可以部分缓解交通压力。事实上,反对填海造桥的居民运动也主张单行道方式(接下篇)。

(相关文章)

・鞆浦地区富于历史特色的环境暂获保全(下篇)
 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12072702J

【作者】相川 泰(AIKAWA, Yasushi) / NPO法人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Center) / 投稿 /  [J12072701C]
【翻译】徐波]]>

鞆浦地区富于历史特色的环境暂获保全(下篇)

电影《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的原型地得以保留

广岛自从30年前出现填海造桥的方案以来,通过以吕波丸事件、宫崎骏导演的动漫电影《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等手段,项目反对派通过应时地抛出话题,获得了日本国内外的关注,其居民运动的方式颇有特色。

在构思《悬崖上的金鱼公主》时,宫崎骏导演曾在鞆浦逗留,至少部分情节是因鞆浦而获得了灵感,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然在一开始,也有人否定二者的关系,看来制作方与当地的、特别是填海造桥项目赞成派各有各的想法,但在掩饰“电影的原型地”的存在上,双方的意图却不谋而合。而在项目反对派之中,也有人声称原本就是自己把导演请来的,原型地当然就是鞆浦,而且电影里也蕴含着反对填海造桥的寓意。这一时期,反对派在旅游景点中心地区附近开展了引人注目的活动,先不说电影制作方的想法,起码当地的项目赞成派目睹电影带来了更多的游客,导致填海造桥项目的问题广为人知,总是不太痛快吧。

在媒体报道了原型地之争的2008年9月,我首次造访了鞆浦。在与填海造桥工程的支持、反对没什么关系的细节部分,我听到了只有原型地才有的各种趣闻轶事。其中有一个电影场景,我曾以为原型地就在附近,但实际上却完全是另一个地方。

两个月之后我再去的时候,遇到了手里拿着“与金鱼公主相会”的宣传册的旅游团。很明显,掩饰电影原型地的企图没有成功。又过了一年左右,在反对派发起的、要求制止对广岛县提起的关于颁发填海造桥项目许可证的诉讼中,一审宣告原告获胜之后,在媒体采访宫崎骏导演时,自然是在“原型地就是鞆浦”的前提下进行的,而导演也明显对项目持反对态度。

据说以吕波丸事件与鞆浦的关系,原本是反对派所强调的。但是当坂本龙马成为2010年NHK大河剧的主人公之后,鞆浦作为渊源之地,连赞成派都热情地参与,给人一种类似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不知是不是上一年判决结果的影响,反对派的宣传活动变得克制,但赞成派却在醒目的场所进行着宣传,虽然活动本身决不过分夸张。这一点让人印象深刻。

这几年我数次经由福山造访鞆浦,另有一件我关心的事情:如何处理在福山车站南口的停车场及地下迎送区施工过程中出土的古代福山城石墙。古代福山城位于车站以北,但距车站实在太近,借用某位居民的说法,“简直就是在古城墙上建车站”,因此如果在车站另一侧和下方进行发掘的话,完全有可能找到新的遗址。居民运动提出了将其活用的替代方案,在站前做了宣传活动,在2008年11月,施工工地的完工示意图(概要图)上也标注出要对这些意见进行研究,但在2010年3月的完工示意图上,却无法明了研究结果如何,而说明却不见了。看来,福山市的一部分人之所以不喜欢外界对鞆浦显示太多的关注,遗址问题也是原因之一。现任市长是否会因为破坏了两处日本人祖先留下的宝贵历史和文化环境遗产而遭到后世唾弃,就看他如何处理鞆浦的问题了。

在取消鞆浦的填海造桥规划的同时,广岛县知事对市长所说的“在山上开凿一条隧道”,指的是不再建设跨海公路桥,而是在鞆地区西部的山上挖掘隧道的方案。反对派一贯认为,替代方案同样能减少鞆地区的交通量,同时在环境负荷、工期和费用等方面优于填海方案。听说在有的评估中,得出的数字正好相反,但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富于历史特色的环境,把这些难以数值化的损失考虑进去的话,只要客观指标差距不大,那么隧道方案理应更好。当然,这一方案不但遭到了填海造桥赞成派的反对(部分媒体指出了与砂土相关的利益链条),连填海造桥反对派之中,也有部分人怀疑这一破坏自然环境的工程是否必要。

据后续报道说,当地赞成填海造桥方案的舆论本身就占据优势,在广岛县准备实施的停止填海、开凿隧道方案的听证会上,并没有得到多数居民和福山市长的支持。另一方面,关于制止对填海造桥项目颁发许可证的诉讼(二审),也将因广岛县决定取消许可证而获得解决。只是解决的前提是当地居民和福山市对广岛县的方针表示理解,因此解决的具体时期还不能确定。这样的话,即使县知事决定“中止”、“取消”或“方针”,也让人疑心这是否值得相信。看来今后还是需要持续关注这一事件。

(相关文章)

・鞆浦地区富于历史特色的环境暂获保全(上篇)
 http://www.enviroasia.info/news/news_detail.php3/J12072701C

【作者】相川 泰(AIKAWA, Yasushi) / NPO法人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Center) / 投稿 /  [J12072702C]
【翻译】徐波 ]]>

京城“汪洋”更应反思水泥城市危机

发展是必然的,自然更是无情物。世界在工业文明的诱导中撇弃了“生态文明”,在单方的辉煌中一步步陷入生态危机的泥沼

北京市发展是必然的,自然更是无情物。世界在工业文明的诱导中撇弃了“生态文明”,在单方的辉煌中一步步陷入生态危机的泥沼。中国也未能例外,尤其是经济发展速度如此迅速的今天,牺牲生态环境似乎不可避免地成了经济发展的代价。

此次北京发生的特大暴雨,降雨总量之多、强降雨历时之长、局部雨强之大都是历史罕见。暴雨过程导致北京受灾面积16000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90万人,1万多辆汽车受损,据初步统计全市经济损失近百亿元。已致77人死亡。这一数字令人震惊而沉痛。谈论这次京城暴雨“汪洋” 灾害, 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说,特大自然灾害给我们的教训异常深刻,在灾害面前,我们的规划建设、基础设施、应急管理都暴露出许多问题。在这里,想想已经逝去的生命,看看受灾的群众,我们必须深刻反思,永远铭记这个教训(7月27日 人民网)。

回顾最近几年,暴雨似乎频频光临北京:2004年“7•10”城区暴雨,2011年“6•23”城区特大暴雨,2011年“7•24”密云、平谷山区特大暴雨等,每一次都造成巨大损失。7月22日,香港凤凰网刊出网文称,此次北京大水,有几个原因:一是城市对农地侵占过分,一些农田消失;二是汽车社会使停车位遍地,公路遍地,北京成为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央视《中国之声》报道,京港澳高速公路出京方向17.5公里处南岗洼铁路桥下严重积水,最深处6米,几十辆汽车被淹。北京的地面就丧失渗水性。这个分析值得思考。据报载,下雨前,北京市防汛办表示,北京城区90座下凹式立交桥已建立“一桥一预案。然而,事实证明,在强大的暴雨面前,多处立交桥下出现严重积水。实际上,北京61年大暴雨酿成的大灾害,既要看到地区气候改变的影响,也要看到城市生态危机的出现。

谓之城市生态危机,人们多会想到城市人口爆炸,城市交通拥挤,城市某些商品链条中断等,而较少考虑城市房地产过度开发和私家车膨胀带来的危害。

在中国很多城市,实际上已成了混凝土的“一统天下”,不但楼房地盘为混凝土,就是公路街道铺设的也是混凝土。客观而言,城市排水设施不是没有,但密不透风的混凝土世界实际上筑成不透气的墙,在特大暴雨作用下,排水疏水就成了问题。

当然,在北京暴雨中心的北海团城却出现了“雨过地皮湿,地面只略湿”,11个水眼无一例积水报告。与北京其他地方水浸数十毫米甚至几米的惨状形成比照。这个北海团城有600年历史,为明朝建成,据悉,团城上的青砖造型很特别,上大下小呈倒梯形同时是有很强的吸水性,每块砖就像一个微型水库一样。下雨天雨水会通过青砖缝隙流入到地下,若遇到大雨或连续降雨,多余的雨水便函会借北高南低走势汇入到石质的水眼中。对于担负着城市规划和建设主体一职的政府,如果在地下排水系统设计建造方面一直没有真正大规模的动作,那么可以预见,每次暴雨之后,批评的声音都会传向政府。

发展是必然的,自然更是无情物。世界在工业文明的诱导中撇弃了“生态文明”,在单方的辉煌中一步步陷入生态危机的泥沼。中国也未能例外,尤其是经济发展速度如此迅速的今天,牺牲生态环境似乎不可避免地成了经济发展的代价。惨痛的教训还不能给我们敲响警钟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77_48277.html

【作者】观点中国:冯创志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2072502C]
]]>

济南20吨油污水泄漏污染河流 沿岸居民现不适

蓝星石油已用大量吸油毡对油污进行回收,雨水来临之前基本回收完毕,但部分油污仍被冲刷至小清河,因油污挥发性比较强,所以气味比较强烈

山东省7月21日蓝星石油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简称蓝星石油)发生漏油事件后,小清河及其支流梁王河(又称石河)出现大面积油污,沿岸很多村民闻后出现胸闷、气短等不适症状。23日,济南市环保局通报该事故的处置情况,称漏油因员工操作不当,造成20吨油污水泄漏,所含油污大部分为柴油,有少量汽油。通过检测,油污水未对小清河干流水质造成明显影响。

23日,济南市环保局通报蓝星石油含油污水泄漏事件处置情况:事故因员工操作不当造成,蓝星石油20吨含油污水泄漏石河,所含油污大部为柴油,有少量汽油。通过检测,未对小清河干流水质造成明显影响。

济南市环保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21日中午12时45分,蓝星石油在停工检修期间,对含油污水罐脱水作业时,因员工擅自脱离岗位、私自提前打开雨水排放阀和污水管道堵塞等原因,致使含油污水经雨水沟排入小清河支流梁王河,泄漏量大约为20吨,油污水含水率达90%以上。事后蓝星石油共在梁王河设置了5处围油设施进行拦截,并组织5部油罐车对污染物进行现场回收。截至22日上午10时,泄漏污染物基本回收完毕,“污染物被控制在梁王河内”。

当记者表示曾在小清河机场路看到油污并闻到刺鼻气味时,环保局一位赵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蓝星石油已用大量吸油毡对油污进行回收,雨水来临之前基本回收完毕,但部分油污仍被冲刷至小清河,因油污挥发性比较强,所以气味比较强烈。”

该工作人员称,事发当日及次日的监测结果显示,小清河出境断面石油类浓度均小于标准值(1毫克/升),未超标,漏油未对小清河干流水质造成明显影响。

济南市环保局应急处张处长告诉记者,泄漏的油污水所含油污大部分为柴油,含有少量汽油。之所以现在刘家庄村民还能闻到刺鼻的柴油味道并能看到梁王河漂有油污,是因为柴油具有吸附性和挥发性,柴油能吸附在建筑物和小草上。目前环保局已经对该事件展开调查,会根据调查结果对蓝星石油作出处理。

再探现场 部分河段依然有刺鼻气味

23日,记者再次探访受蓝星石油漏油影响的梁王河和小清河。在靠近蓝星石油的梁二村附近已经闻不到刺鼻气味。村民仇先生称,22日晚9时许,气味还比较浓烈,23日早晨就闻不到了,蓝星石油的排水管道也不再排水。

在距离蓝星石油排水管5公里外的刘家庄梁王河水闸处,依旧残留着刺鼻气味。此时梁王河水流量已变小,水面宽度也由22日的5米多变为2米多,但水面上依旧漂着一片片油污。

距离蓝星石油排水管约6公里外的大码头村紧靠小清河,村民赵先生称,23日早晨这里仍能闻到刺鼻气味,刮了一上午东北风后,气味淡了很多。中午12时许,记者在机场路小清河桥上看到水面有零星油污,但已闻不到刺鼻气味。

22日记者到蓝星石油济南分公司采访时,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23日上午11时许,记者再次来到蓝星石油,保安人员称,“领导全部出去了,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蓝星石油济南分公司办公室电话,接线人员均称领导不在,不能接受采访。


23日,小清河支流梁王河上的油污依然明显

【作者】齐鲁晚报 见习记者 刘帅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2072501C]
]]>

《蜂鸣与地球的旋转》电影鉴赏会和祝岛

影片描绘了山口县上关町祝岛岛民反核运动及生活

山口今年夏天,“2012东亚能源国际青年研讨会”的与会代表访问了位于山口县上关町的祝岛。

自1982年,中国电力公司公布将在山口县上关町四代田之浦建造第二沸水型轻水反应堆的计划以来,祝岛的岛民就开始了反对核电站的运动。按照计划,核电站将建在祝岛的对岸。如果核电站的计划得到实施,祝岛的岛民不得不每天面对着核电站生活。而且,祝岛和核电站预设地之间有一片渔业资源丰富的渔场。这里不只是渔民、更是全体岛民的生活基地。

电影《蜂鸣与地球的旋转》是曾经执导过《六所村狂想曲》的导演濂仲瞳先生的又一部作品。一千多年前,祝岛就有居民居住并以打渔为生。战后,人口曾达到5000人,虽然根据国策栽培蜜橘,但由于国家允许自由进口柑子,岛民难以继续靠种植橘子维持生计。嫁到岛外和离开祝岛的人越来越多,现在人口只有500人。因为电力公司制定了建设核电站的计划,居民们掀起了激烈的反对运动。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祝岛的反对派和促进派两个对立的派别处于僵持状态。原本是岛内互帮互助的居民,现在却变成了几乎不说话的两个对立的派别。

在岛内进行反对运动的人们并不认为单凭岛民运动核电站计划就能取消。而是通过继续这项运动,让计划动工的时间被推迟。在此期间,也许社会形势将有变化,说不准会出现没有核电站的局势。

这部电影虽是于2009年-2010年拍摄的两年前的作品,但受到去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影响,并随着每周五反核能游行的深入发展,国民意识可以说比以前提高了很多。
这部电影正在日本各地应观众要求特约上映。电影的故事情节是由核电站的故事、岛民生活状态以及瑞典利用再生能源生活地区的故事构成,对第一次接触核电能源问题的观众来说,也十分容易理解。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观看。

祝岛的官方网站

http://www.iwaishima.jp/

电影《蜂鸣与地球的旋转》的官方网站

http://888earth.net/top.html

同时,今年夏天参加 “2012东亚能源国际青年研究会”的代表们也去参观了该影片背景地的祝岛。请感兴趣的朋友一定关注后续报道。

2012东亚能源国际青年研讨会
http://www.eden-j.org/pdf/EAEWS1208.pdf

【作者】莲见瑠依(HASUMI, Rui) / NPO法人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Center) / 投稿 /  [J12072002C]
【翻译】肖瑶]]>

淮河卫士大学生暑期实践活动圆满结束

根据走访得知,经过多年的努力,淮河水质有明显好转。但是污染产生的后果还在继续,尤其村民的饮水问题亟待解决

河南省2012年7月6日,淮河卫士与北京科技大学,南京河海大学联合举办的“爱之村——救赎癌症暖阳团实践团”正式结束了为期12天的暑期实践活动。活动期间,团队33名成员在民间环保社团淮河卫士的带领下,先后前往大王楼、赵古台、东孙楼、黄冢、洼子庄等村庄进行实地调研和访谈,了解淮河污染的改善情况、村民生活状况以及企业环保的情况。

7月3日,实践团到达了当地在环境保护方面卓有成效的企业代表——莲花味精公司和国奥皮革厂,并就工业生产流程中的环境保护问题进行了会谈。团员们参观了莲花味精和皮革厂的污水处理设施,对其成效进行了充分的了解,之后与淮河卫士一起为国奥皮革厂悬挂了环境信息公示牌。

根据走访得知,经过多年的努力,淮河水质有明显好转。但是污染产生的后果还在继续,尤其村民的饮水问题亟待解决。目前受污染村庄的饮水途径主要有三种:国家投资的深水井,通过募集资金建造的净水装置,以及村民自建的深井。而第一种方式存在“费用高,氟超标,水超采,地断裂”等缺点。经过调研,同时饮用过深井水和净水装置净化水的人都反映后者的水质更好,口感更好,而且经过水样检测,其水质达到饮用水标准。但由于资金和政策问题,不能得到有效推广。在走访过程中,实践人员也极力推广净水装置,并进行了环保宣传。
此外,实践团还发现,随着经济水平地提高,农村污染却日趋严重。目前国内的城市污染已经形成了比较规范的处理流程,然而,农村污染由于缺乏资金和有效的管理手段,还不能得到有效治理,需要得到更大程度的重视。

活动结束后,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生及河海大学的学生均对此活动发表了自己的感想,河海大学与淮河卫士还进一步建立了合作关系,将淮河卫士这一民间环保机构作为在校大学生的社会实践基地。


河海大学实践分队与淮河卫士进行合作

实践团参观污水处理设施

悬挂环境信息公示牌

【作者】淮河卫士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投稿 /  [C12071801C]
]]>

温州郑州五彩河频现背后 谁在给河流上色?

近期温州瓯海区瞿溪河、郑州七里河突然“上色”的消息,在社会引发关注,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这些河流的污染居然是在一夜之间。

中国全国近期温州瓯海区瞿溪河、郑州七里河突然“上色”的消息,在社会引发关注,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这些河流的污染居然是在一夜之间。

在温州瓯海区瞿溪河附近,在河边住了一辈子的林桥村村民周大伯说,7月9日一早推窗眺望瞿溪河,河水竟然变成了白色,“还以为在梦中”。同样,郑州七里河在7月8日晚的一场暴雨后,变成了红色。

“变了色”的“五彩河”给当地居民生活生产带来诸多不便。瞿溪河边的居民告诉记者,几十年前这河水就是家里吃的水,后来不能吃了就洗衣洗菜,现在连洗衣洗菜都不敢了。七里河附近商户凌耀军说,河水比较浅,但是村民洗菜洗衣差不多都用这里的水,夏天孩子们还会在河里嬉水玩耍,看着红色的水感觉很吓人,谁还会用啊?

那么,河水是怎么一夜之间变了色呢?瞿溪河变身“牛奶河”的“元凶”则是上游从事天然乳胶销售的温州大树林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前几日从海南购买了一槽罐天然乳胶,7月8日晚上在通过输送皮管向自己公司储藏罐输送过程中,皮管发生破裂,乳胶外泄。公司负责人张建华说,此次泄漏的乳胶有两三百斤,遭污染的河段超过1公里。

郑州当地环保部门告诉记者,七里河变“红水河”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暴雨冲破了上游污水明渠周围市政管网,导致大量污水从中涌出,下泄至十八里河,再流至七里河。当地村民告诉记者,“红水河”可不是第一次出现,以前一下雨就有。

经过当地及时处理以及河流自净,至记者实地调查时,瞿溪河和七里河都已经“褪了色”。但是,“褪色”就能证明污染问题得到解决了吗?

“被污染的水会不会影响地下水呢?”凌耀军说,“河水虽然变清了,但还是有点臭味,熏得人不敢出门,蚊子也比以前多了,污染估计还在。”

瞿溪河的清理要麻烦些。环保部门先对源头残留的乳胶进行了清理,随后在污染源头至红桥段设置抽水点,动用12台大功率抽水泵,把白色的河水抽送到污水处理厂管网内,在下游,事故处理小组通过充气堤坝对河水进行了拦截。目前瞿溪河基本恢复原貌。但是,瞿溪河附近的居民担忧地说:“水看着清了,但是河里死鱼多了,那些白色的化学东西有多少危害啊!”

瓯海区环保局局长凌晓敏说,天然乳胶无毒,但会造成水体含氧量下降和水生生物的死亡,最终使得河水发黑发臭。据监测,7月9日遭污染河段化学需氧量严重超标,在泄漏口最浓的达到700毫克/L,远超地表水化学需氧量40毫克/L的最高限值,造成河内部分鱼类死亡。

浙江省环境科学学会秘书长金均说,部分企业总想着打擦边球,能逃避环评就逃避,最后酿成事故。要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首先要加强对企业的环保教育;其次,环保部门也需加强环保监督,尤其在最初的环评环节上,严格把关,同时严厉打击偷排偷放的行为;政府部门要加强建设预警机制,在突发事件发生时, 能够及时解决问题,把危害降到最低。

【作者】北京日报记者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2071802C]
]]>

环保部:年均公布113城市水源水质监测信息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召开联组会议,就对国务院关于保障饮用水安全工作情况进行专题询问

中国全国6月29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召开联组会议,就对国务院关于保障饮用水安全工作情况进行专题询问。

在回答吴晓灵委员询问能否增加城乡饮水水源地关键指标监控情况的透明度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说,环境保护部积极推动环境信息公开。2008年环境保护部就印发了环境保护部信息公开目录及环境保护部信息公开指南,对环境信息公开工作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张力军说,近年来,在饮用水水源、环境信息监控公开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监测发布饮用水水源水质信息。环保部每年将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监测工作纳入到年度全国环境监测工作的要点,要求各级环保部门加强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监测。在每年发布的中国环境状况公报上,都要公开发布113个全国重点城市的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监测信息。

二是建立了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基础环境状况调查评估工作机制。每年环保部都要组织对全国地级以上城市集中式水源地的环境状况进行评估,评估的结果由环保部通报给这个城市所在的省级人民政府,由省级人民政府督促城市饮用水水源存在问题的整改。

三是公开饮用水水源的管理信息。我们在互联网等媒体上公开饮用水水源环境保护相关的法规、技术、标准和规范性的文件,提升公众饮用水水源安全保障意识和水平,公开全国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的环境保护规划的主要内容和目标,公开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重点流域污染防治规划等水源保护的相关规划,公开规划执行的情况和环境执法的信息,逐步搭建饮用水水源保护公众参与的平台。

在信息公开不足的方面是全国城镇县城、县级市的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没有进行公开,主要的原因是109项指标在这些城市的环境监测部门中尚未具备109项的监测能力。我们在财政部的支持下,近期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来武装环境监测的能力。我们近期也已经编制了全国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水质监测方案,要求县级以上的城镇都要进一步加大饮用水源水质监测的力度,并公开监测的信息。

【作者】新华网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账 /  [C12071102C]
]]>

大学生骑行探源金水河 追忆感恩郑州母亲河

传说2500年前因纪念郑国政治家子产而得名的金水河,贯穿郑州市区,曾有过丰实的物产和迷人的风光

河南省“斯水千年,育我家邦……今拜金水,城市母亲;子孙追思,郑州灵魂……”昨天上午,在郑州市中原路与大学路交叉口东南角的金水河畔,《金水河祭颂》朗朗的吟诵声与淙淙的流水声相互交织,汇成一道亮丽的风景。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河南小组负责人崔晟带领12名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和20名少年先锋学校小学生身着汉服,面朝金水河,进行庄重的祭河仪式。行礼后,大学生们将写满环保愿望和口号的“心愿船”放入河中。

随后,河南水利厅宣外处王延荣处长致辞,并宣布此次河流调研活动正式启动。之后,该活动将以“绿色在行动,寻访母亲河”为中心,进行为期五天的考察。

传说2500年前因纪念郑国政治家子产而得名的金水河,贯穿郑州市区,曾有过丰实的物产和迷人的风光,但近年来,因城市规划、污水排放等问题而水质不佳。未加强治理之前,金水河曾一度被市民唤作“臭水河”。

据河南省水利厅宣传中心处处长王延荣介绍,全省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490多条,这些河道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污染。从河南境内看,一部分城市河流水质很好,但是一大部分的城市河流水质有一定的问题。“像金水河这样的属于中小型河流,但是它对于城市的景观和市民生活很重要。”“目前,金水河因没有水源,正承担着城市防洪排水、中水处理等功能。等到南水北调工程竣工后,会把水引入,使它成为一条清水河。”

自然之友河南小组负责人崔晟表示,此次活动是关于河流的调查和保护,尤其是注重地域性河流的保护。这次活动以文化为环保哲学的契机,以文化为环保忧患的激发点,让人们关注文化的热情和视角转移到环境现状的危机中来,激发公众热爱传统文化,热爱家乡,关注家乡河流,保护家乡河流,珍重自己的民族文化,促进和谐社会建设。下一步,崔晟和大学生们一行将以大学路中原路河段为中心,先后考察金水河子产文化园、金海水库(帝湖)、樱桃沟、金水河源头、碧沙岗和毛泽东视察遗址纪念亭等地点,进行河流水质调查和数据发布。

仪式结束后,崔晟一行13人沿河向上游骑行,寻访沿岸生态和金水河源头,追忆、感恩郑州市的母亲河金水河,激发人们关注金水河的变迁,并关注金水河的污染、断流、忧患。


大学生在唱祭歌

【作者】大河网-大河报记者王迎节实习生张恒文记者晋远图 /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 转载 /  [C12071101C]
]]>

中长期能源政策的第4种选项

站在市民的角度解读政府的能源及环境政策选项

东京2012年6月29日,针对中长期能源政策的选项,日本政府的能源及环境会议提出了2030年电力供给中核电所占比例的3个选项,分别是0%、15%、20%~25%。今后再经过“全民性”讨论,将于8月末确定其中之一为最终的政策。

7月4日,日本WWF(世界自然基金会)、FoE Japan、气候网络等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团体在参议院议员会馆举办了题为“追问政府能源及环境政策中的‘选项’问题”的紧急研讨会,从气候变化的角度对政府的中长期能源政策的选项问题进行了说明和讨论。

首先发言的是气候网络的代表浅冈美惠,她对3个选项的来龙去脉及要点进行了说明。她指出三者均以减排10%-15%为前提进行计算,对碳减排的作用都不明显,完全放弃了到2020年为止减排25%的目标。同时存在以下问题:在3个选项中火力发电的比例依然很高;在每个方案中通过节能来减排的比例都被统一为10%;3个选项都是在今后仍维持当前生产活动状态的前提下计算的。

接下来日本WWF的气候变化能源项目负责人小西雅子对国际上应对气候变化的流程进行了介绍。她指出,为了将工业革命后的全球平均温度的上升幅度控制在2度以内,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否则将悔之无及,因此呼吁全民积极参与对日本中期目标选项的讨论。

接着,以“‘雄心勃勃’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可能性”为题,各个团体的专家们对于核能无法抑制全球变暖、告别核电与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存,以及气候变化、自然能源对经济产业的影响、长期性减排的前景等问题,提出了各自的见解。其中,气候网络东京事务所所长平田仁子指出,目前的任何一个方案都不包含应对气候变化的选项,同时还提出了通过节能、使用再生能源及推行燃料变更而达成2020年25%减排目标的方案。接着CASA(思考地球环境和大气污染全国市民会议)的上园昌武与WWF的山岸尚之也出示了更进一步的选项,即通过市民团体提出减排方案。

最后,针对由普通参会人员提出的、由普通市民构思出第4选项并进行共享的方案,CASA专务理事早川光俊呼吁为了将来的气候和我们的下一代,全体国民应殚精竭虑,以必胜之态度采取行动。他指出,为了这个目标,重要的是应持有一个扎实牢固的观点,并提出第4选项应能成为直接引起国民关注的选项。

从7月2日至7月31日,政府的环境及能源会议开始面向全社会征集针对“关于能源及环境的选项”的意见(公众评论)(截止日期:7月31日)。由“e转换”及“告别核电1000万人行动实施委员会”等市民团体网络组织所结成的“零核电公众评论之会”向市民呼吁:通过公众评论改变未来,希望每个人都尽可能地向政府发出自己的呼声。

相关网站
・紧急研讨会“追问政府的能源及环境‘选项’”视频
 http://www.ustream.tv/recorded/23715685 (日文)

・通过公众评论改变未来(零核电公众评论之会)
 http://publiccomment.wordpress.com/(日文)

・关于对“能源及环境政策选项”征集意见(公众评论)的说明(国家战略室) http://www.npu.go.jp/policy/policy09/pdf/20120702/20120702.pdf (日文)

【作者】朴 梅花(PIAO, Meihua) / NPO法人 亚洲环境信息中心(East Asia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Center) / 投稿 /  [J12070601C]
【翻译】徐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