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草根力量—秦皇岛西部生活垃圾焚烧厂行动见闻(下)

河北省甚至表示,目前垃圾乱堆乱填的象就是因停了焚厂的故,好像只有焚厂建起来,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似的。

                        垃圾堆到洋河

就在我们从北戴河火车站往潘官营村去的一路上,二潘不时向我们介绍窗外的景物:“你看,这是污染严重的造纸厂……那座污水处理厂从来就没有运行过……这家屠宰场的垃圾、污水直排到河沟里……”

我们随二潘一起来到了洋河边的一座简易垃圾填埋场。

洋河是抚宁县的母亲河,其入海口紧邻北戴河海滨。洋河上游水质清澈,是沿线居民重要的饮用水源,中下游已遭受各种工农业活动的严重污染。近年来,大量产生的城乡生活垃圾也开始被堆积到了洋河边。

潘佐富介绍,洋河沿岸之所以逐渐变成垃圾堆放点,主要是因为原来这里是人们挖沙的地方,久而久之,河边的沙石被挖完后,留下的一个个大坑正好可以用垃圾进行回填。只不过,包括潘佐富在内的许多当地人都意识到,这种堆填垃圾的方法,肯定会对洋河构成污染,因为垃圾坑离河很近,又没有任何防渗措施。

我们走访的那一处堆填场位于L16省道横跨洋河的公路桥边。整个垃圾场的外围都有围墙。走进大门,并没看见有工作人员在作业,只见近处停着一台带推铲的拖拉机,远处是还没有覆土的垃圾堆,堆上立着数不清的白鹭,我和陈立雯走到了垃圾堆跟前,除了感受到污秽和恶臭,还能看见黑呼呼的渗滤液从垃圾覆土中向外渗出,不时冒着气泡(我们知道那应该是沼气)。

在往回走的路上,潘佐富说,当地的生活垃圾污染确实越来越严重,我们刚才见到的填埋场还不是最糟糕的。不过,按照潘佐富的描述,当地环卫部门似乎并不急于治理垃圾填埋场的污染,他们甚至表示,目前垃圾乱堆乱填的现象就是因为停了焚烧厂的缘故,好像只有焚烧厂建起来,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似的。

而我个人也在心中思索,不论秦皇岛西部生活垃圾焚烧厂应否建设,城市的垃圾围城现象已经渐渐蔓延到了小城镇和广大农村地区,它也是农村居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未来,潘官营的村民们是否也会像一些城市反焚居民那样,问责政府与反求诸己并行,成为引领垃圾减量和分类时尚的先锋?

焚烧厂能否变成博物馆?

下午四点多,短短一天的潘官营之旅几近结束。坐在返回北戴河火车站的汽车上,远处田野中矗立的焚烧厂半成品许久都没有离开我们的视线。看着它那灰色的钢筋水泥框架和烟囱,我突然心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这座焚烧厂最终无法复建,能否不把它拆掉,而将它改造成一个博物馆?

这样的博物馆以环保为主题再合适不过,因为它除了标新立异的外形具有反衬主题的艺术感外,本身就是当代公民环境运动的象征之物。我以为,它可以至少象征着五个方面的时代转变:一,公民从环境权利受压抑向主动利用法律法规维护正当权益的转变;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从弄虚作假、唯利是图向严谨、公开、透明的转变;三,公共事业建设项目从官商学垄断决策向广泛、真诚听取公民意见的转变;四,生活垃圾管理从末端被动处理向注重减量、分类、综合利用的全过程管理的转变;五,民间环保工作者从自居绿色理念倡导者向积极接应和援助受环境伤害群体的转变。

不如就把这座象征之物命名为“中国民间环保博物馆”吧!(文章出自毛达博客)

 

编码 C12102402C
作者 毛达环友科技秘书长
稿源 投稿
团体名称 北京市朝阳区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