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草根力量—秦皇岛西部生活垃圾焚烧厂行动见闻(上)

河北省眼看看那座因村民维权而被迫停工的秦皇西部生活垃圾焚厂,并拜访维权中起领头作用的潘志中、潘佐富两位村民

 

今年9月6日,我和自然大学垃圾学院的同事陈立雯终于来到了河北省抚宁县留守营镇潘官营村。

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亲眼看看那座因村民维权行动而被迫停工的秦皇岛西部生活垃圾焚烧厂,并拜访在维权行动中起领头作用的潘志中、潘佐富两位村民。
被村民“叫停”的焚烧厂

潘官营村实际紧邻中国的海滨旅游胜地北戴河。正如《财经》杂志在7月2日所描述的,远远望去,厂房如田野中的一座孤岛。

穿过了种植水稻、玉米和生姜的大片田地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焚烧厂跟前,而眼前的景象仅能以“破败”二字形容。

使眼前这座总投资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的城市生活垃圾处理项目在基建阶段就被迫停工的主角就是我们身边的潘志中和潘佐富,以及周围十里八乡一直支持着他们的父老乡亲。关于他们如何成功阻止焚烧厂建设的故事,《财经》、《第一财经日报》、《凤凰周刊》等国内媒体已给予了详尽的报道。

触目惊心的环评造假

仍有必要再提的一件事是潘志中、潘佐富在维权过程中走过的最为关键的一步,即在代理律师的协助下,努力获取秦皇岛西部生活垃圾焚烧厂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公众参与部分造假的证据。

在我国,建设项目的环评报告全本通常都被政府和开发商以“机密”为理由,不向公众公开。

这本环评报告的所谓公众参与部分,除了展示了当时地方政府和环评单位向周边村民公示、公开项目设计和建设的一些简单信息外,便是附上了上百份的公众意见调查表,而这些调查表的“填写者”几乎全都表达了赞同焚烧厂建设的意见。

但真实性一经核查,结果令人震惊。二潘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的取证结果——一张张附有村民签字、书面证词和红手指印的调查表复印件。一眼望去,签字作证的村民全都表示原调查表署名并非出自于其本人,而且他们反对垃圾焚烧厂建设。

更为荒唐的是两张“来自”南桃园村的调查问卷,其中一张问卷的署名者竟是一位失踪8年的村民,另一张问卷的署名者根本就是伪造。对此,南桃园村村委会郑重地在问卷上做出书面声明,并盖上了村委会的公章。

(2011年6月20日,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达尔问环境研究所、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和绿家园志愿者5家环保组织联合致信环境保护部,申请取消为北京市苏家坨垃圾焚烧项目做环评报告的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甲级环评资质”,并按照国家规定,对其处以相应的罚款。点击查看相关报道)

“还我选举权!”

午后,在潘佐富的家里,我们四人坐下来,喝喝茶,谈起维权行动的形势。潘佐富说:“厂房就这么搁着肯定不是个事儿,我们的目标是让它彻底搬走!”

他们认为当年村委会将焚烧厂所占土地出让的行为是非法的,因为有相关居民并未在领取土地补偿的协议中签字。

土地问题牵扯村委会这一集体法人,若掌握不了村委会的决策权,村民无法就土地问题展开合法的追讨行动。

可能正是因为了解村委会权力所属这一利害环节,潘官营村的上级政府迟迟不依法组织该村的村委会选举。

于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原本一件“普通”的环境维权事件又被叠加上了中国基层民主选举中面临的一些共同问题。

潘氏二人目前非常期盼外界能够关注他们村的基层选举问题,这不仅仅是一座焚烧厂该不该建起来的事情。

 

编码 C12102401C
作者 毛达环友科技秘书长
稿源 投稿
团体名称 北京市朝阳区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